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双鱼记
穿越之双鱼记

穿越之双鱼记霍尊-著

7人在追
精彩节选 三、同是天涯沦落人   一曲轻柔婉转的哼唱在亡灵高塔的监牢最深处传出,若有若无间隐隐透着丝丝缕缕的悲…
更新到:十一、日记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8-30 14:03:4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三、同是天涯沦落人 更新时间:2021-08-30 14:03:40
四、常识 更新时间:2021-08-30 14:03:40
五、雷电的灵感 更新时间:2021-08-30 14:03:40
七、风筝实验 更新时间:2021-08-30 14:03:40
九、霍尊的灵魂契约 更新时间:2021-08-30 14:03:40
十、精神修炼 更新时间:2021-08-30 14:03:40
十一、日记 更新时间:2021-08-30 14:03:40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三、同是天涯沦落人

  一曲轻柔婉转的哼唱在亡灵高塔的监牢最深处传出,若有若无间隐隐透着丝丝缕缕的悲哀。

  云片羽从未想过,她的生活会充斥着这样多的苦难。

  自从被测试出什么见鬼双系体质的那天开始,她的生活就掉入了地狱,霍尊布罗斯,那位自称是亡灵法师的恐怖骷髅,将她当成了实验小白鼠,进行了各种奇怪残酷的实验,抽血、电击、喂药、精神探查,最多的是将她禁锢在雕刻有各种图案不同的实验台中,催动魔法阵,观察她承受元素力打击的反应,有时还会把一些诡异的法器强塞到她手中,然后威逼她启动什么精神力去发动那些法器物品,见鬼的,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精神力,当然就不懂得如何输入和运用,最后还是霍尊强行对她输入精神力,再通过她的身体输入到法器中,将当她当做一段导体,那滋味,就像把大脑先让到火上烧至五成熟,再扔到冰水混合物中。

  云片羽反抗过无数次,没有一次成功,下场只是让自己受伤更重,霍尊的助手骷髅们明明都是骨架却力大无穷还毫无疼感,云片羽的防身术根本不够看。有一次,她狠狠用脚踹了一个骷髅的肋骨,感觉就像跺在花岗岩上,除了自己小腿骨折外,对方浑然无事。

  霍尊也不是每天都折磨她,通常他会选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日子里,做上一个复杂庞大的实验,在她身上花费好几个小时来不断研究并验证他的实验设想,直至把她弄到精神力耗竭一空昏死过去的程度才会放手,然后,云片羽将得到三至五天不等的休息期。

  而且不管她在实验中受了多重的伤,都会被霍尊治好,哪怕断手断脚,也能恢复如新。

  这样不断重复的痛苦生活,绝望得一眼看不到头,就仿佛被沉入深海,窒息压抑得无法忍耐。

  【玩家请努力,目前距离任务限时日期,还有6个月29天18时……】

  歌声戈然停止,云片羽面无表情的摔碎了杯子,捡起最锋利的碎片,借着灰蒙蒙的太阳光,她左手拿着刚刚制作的‘刀’,将刃口对准了自己的右腕动脉。

  用力割下去后能不能穿回到原来的世界?她不知道。

  但是,如果今后她的下半生,哪怕只有七个月可活——就是要被这个疯狂恐怖的亡灵法师当做试验品折磨致死的话,那她还不如立马死掉算了。

  她受够了。

  云片羽的手腕,原本显得略丰满白皙的轮廓已经瘦了足足一圈,惨白皮肤下青蓝色的血管分外明显,虽然被捆绑时的青紫勒痕也消除了,可曾经承受的那些不堪的痛苦却深深记录在每一组肌肉与血管中,不断提醒着她。

  “爸妈,原谅女儿不孝。”泪珠滴落。

  咚咚!

  她准备割腕时,背后的墙壁突然响起重重的敲击声。

  云片羽愣了,直到墙壁再次传来响声。

  对面有人!

  【滴!发现异界当地人,玩家触动隐藏任务,请选择,一、主动交谈;二、立刻回避。交谈任务内容:……。】

  “谁?谁在哪里?”云片羽不理会系统君的声音,丢下了瓷片,连滚带爬的过来,双手在墙壁上摸索。

  她用力拍着墙壁上的石砖,大喊:“有人嘛?是谁在哪里?”

  砰砰!砰砰砰!声音变得更沉闷,就像铁锤敲击。

  墙壁上,石砖与石砖之间突然滚落了一块碎石,一束白光从墙壁里射出,照向她的脸和眼睛。

  “你是谁?”她往后退开一点,不确定的问:“你是谁?”

  “小声点,会被听到的。”小洞里头,一个男人嗓音虚弱的说。

  云片羽一手下意识掩住嘴以压住惊呼,经历了这么多天后,终于听到了一个活人的声音。

  “你还有力气吗?能和我一起把洞扩大好吗?”男人又说。

  “我、我该怎么做呢?”她手边可没有撬动墙砖的工具。

  “看你的右手边,右边从下面数第三块石砖,从左边数起七块石砖,我把它撬松了,你在那边也帮忙一起撬开它。注意,不能发出太大的声响。”

  “好的好的。”云片羽往四处望,见到地上的碎杯子,捡起碎片,沿着石砖与石砖之间的缝隙,开始撬动它的边缘。

  这座建筑不是用水泥建造,也没有很好的砖头粘合剂,云片羽沿着边缘刮,很快就刮下一层层的白灰,亦或者是墙壁另一侧的人已经将它撬得很松了,总之没费太大的劲,五六分钟后石砖就异常松动了。

  “可以了,请你让开,最好到角落里躲着,我怕伤到你。”墙壁那边的人说。

  “好的。”云片羽听话的走到墙角。

  嘭!足有五六斤重的石砖,突然飞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而从石砖的洞口,伸出一只握拳的手臂。

  等到手臂缩回去后,云片羽马上爬了过去。

  “你是谁?”云片羽隔着洞口往里望,话语脱口而出。

  昏暗的视线中,露出一个青年男子的模糊身影,以及他背后的铁栏杆,与她的监牢一样的铁栏杆。

  “我叫沙威廉.雅克.贝.戴纳。是双月城的戴纳男爵家的长子。请问您是?”

  【获得当地人姓名。输入游戏系统,绑定为玩家的第一个熟人,请玩家发展为朋友。】

  “我?云片羽。我姓云。”

  “你也是被抓来的吗?”两人异口同声。

  “看来,你也一样吧。”沉默几秒的互看后,云片羽的目光从他脖子上一模一样的金属环上扫过,再往他身后的铁栏上瞄去问:“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这名叫沙威廉的青年男子露出难过的神色,摇头道:“我还有个仆人随我一同被抓,但半个月前他就……”他没说完,可云片羽听明白了。

  气氛又骤然下沉。

  云片羽失望了,又一个和她一样的倒霉蛋,这有什么用?他显然是比她受过更多苦难,从他虚弱的声音和消瘦的脸颊看,他无疑也是实验品之一,可悲的小白鼠……她还是继续自杀算了,刚才碎瓦片扔哪儿去了?

  “别自杀,千万别。”沙威廉的手臂又突然伸过来,一把拉住她,透过近距离观察的洞口,他神情憔悴却真诚的劝说:“霍尊布罗斯是圣灵级的亡灵法师,他能控制刚死之人的灵魂,如果你自杀,灵魂也无法抵达冥界,他会控制你的灵魂封入你的尸体中,那样你就永无脱身之日了。”

  云片羽身体一僵,苦笑着喃喃:“难道,真的连死都不可以……”

  “请别放弃希望。光明神庇佑着我们,在没有到最后关头前,不可以绝望。”

  “你说得真容易。放手!你们的神灵庇佑不了我!”云片羽不悦的想要抽回手臂,可对方手劲大,她抽一下没抽动,便用力再抽了一下,这一抽,男人抓住她的那只手臂露出了破碎袖子底下的累累伤疤,在一截雪亮的月光下,每一道伤害都无比清晰。

  横的、竖的、椭圆的、蛇形的,还有一道刚止血不久的伤疤,可以看见的部分足有两寸长,一直延伸到袖子里……

  云片羽认得那些痕迹,跟这几天她身上的伤痕非常类似,非常非常的类似。

  一时安静。

  “你被抓多久了?”良久后,她问。

  “我是在夏末进入蓝枫森林的,之后迷路,误打误撞来到罪恶山谷附近,然后我和仆人被抓了……直到现在……”男子松开手,他的声音明明很虚弱,却在夜色中轻轻滑过时泛起温柔如水的错觉:“先前,我听到你在唱歌,很好听的歌曲……它让我想起了故乡……”

  “……谢谢。”

  “我能叫你片羽吗?你想聊聊吗?”

  “好。”云片羽点点头。

  暂时放下轻生念头的云片羽与沙威廉隔着一堵墙交谈,才弄明白将她召唤到异界来的那个亡灵法师是什么来头,他叫霍尊.布罗斯,是在贝伦斯大陆恶贯满盈的罪人,因为曾在数个国家施展禁忌的亡灵术,引发流血冲突而声名狼藉,在一百二十多年前遭到三大帝国的高手集体追杀,直至蓝枫森林内失去行踪,从此销声匿迹。

  世人都以为他身死魂灭了,没想到他居然一直隐居在罪恶山谷里面,并建立了一座亡灵高塔来进行邪术研究。

  云片羽也了解了沙威廉的来历,他是亚克多斯帝国双月城中的一位男爵家的长子,家族姓氏戴纳。他父亲在半年前因故去世,留下母亲和他与弟弟二人,他本该继承爵位,可惜天意弄人,他居然是光系体质,由于帝国法律规定光系体质者不得受封或继承爵位,无奈之下,他受当地光明教会的主教与城主两人的极力推荐,决定去往圣西凡尼国的光明圣山进修成为光明骑士,爵位则交由他弟弟继承。

  他带着一个仆人离开双月城赶往光明教会的总部,圣西凡尼国,原计划是赶在明年的光明骑士选拔前抵达,不料途中遇到风暴等意外耽搁了路程,导致旅行两个多月才抵达帝国边境,时间紧迫,他本想抄近路斜穿过蓝枫森林以减少时间,但没想到地图有误,迷了路,加上被魔兽袭击,他们主仆二人跌跌撞撞往森林深处越走越深,最终来到了罪恶山谷附近,仆人无疑触动了捕捉高阶魔兽的魔法陷阱,然后他们两人就被霍尊抓过来了,以实验品的身份囚禁起来了。半个月前,他的仆人就在一次实验中被折磨死,灵魂回归冥界,尸体被炼制成骷髅。而他由于是光系体质,被视为难得的研究材料,才得以苟活至今。

  沙威廉的遭遇不禁让云片羽唏嘘不已,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不能死在这儿,父亲临终前将家族交给我来守护,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活下去。”沙威廉靠着墙壁坐下,声音飘过洞口:“片羽,能够见到你真好,至少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了。所以,请你也不要放弃希望好吗?光明神会保护他的子民,断断不会让黑暗神的信徒逞凶。我们总有一天能出去的。而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坚定信仰。你有家人吗?”

  “有……”

  “那你就更不能死了。你得知道,你的家中,还有人在等着你回去,并且在你回家以前,他们会永远永远等着你。所以,你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死在这里。”

  跪坐在墙壁另一面的云片羽没有说话,只是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掉。

  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中被关押得不知时间流逝,见识了形形色色的骷髅、亡灵和尸骸后,被痛苦与绝望折磨得形销骨立前,见到了一个活人,纵使不是乡亲父老,可听着亲切温和的话语,心中就禁不止涌起希望。

  太好了,至少,她不是独孤一人的。

  【滴!玩家与沙威廉顺利发展为朋友,目前友谊值30%。】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