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纯爱 ›› 末世:偏执大佬重生了
末世:偏执大佬重生了

末世:偏执大佬重生了顽强的烧饼子-著

8人在追
精彩节选 蓝星。 这已经不是人的国度了。 满目疮痍,在繁杂的浓灰色下还能依稀看出路的影子,到处都是车的残骸,往…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0 14:13:4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蓝星。

这已经不是人的国度了。

满目疮痍,在繁杂的浓灰色下还能依稀看出路的影子,到处都是车的残骸,往常那些高高伫立着的高楼也变成了一片废墟。

狰狞的钢筋直挺挺地暴露在地上,地上全是一片片的暗红,细看却是一层厚厚的血垢。

突然,有东西来了。

是一只瘦得只剩骨头的老猫。

它从一个角落窜出,两个后腿轻轻着地,扭转头扫视了周围一圈,里面透出的光警惕而又带着浑浊。

似乎是没有发现什么,开始用爪子扒拉起废墟。

“嗬,嗬,嗬…”

抬起的眼中闪过一丝人性化的恐惧。

“喵!——”

这声猫叫只持续了一两秒,就被一个又一个的怪物掩盖了。

这个怪物还有一个名字,叫“丧尸”。

这时,一个痴痴呆呆的男人从这堆怪物旁走过,步伐跄跄,让人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但奇怪的是,丧尸仿佛没有看到他似的,依然在那里大快朵颐,对这人视若不见。

马上,这个男人的身影不见了。

这里,又恢复了原样。

只是,又多了一具肢体不全的丧尸猫。

H市。

某个豪华公寓里。

白邱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骨节分明,白皙修长,是他的,是他以前的。

他快要忘了,他快要忘了啊!

白邱眼里闪过一丝疯狂与执念。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他手忙脚乱地去拿手机,由于动作太大摔在了地上,他也不在意,近乎于爬的拿起了包,手机,手机。

白邱捧着手机,一瞬间竟不知道该如何使用,他感觉自己有点哆嗦。然后小心地,慢慢地把手指印在了屏幕解锁处。

2025年7月1号。

末世的三个月前。

”哈哈哈哈!“白邱痴痴地笑了起来,眼泪不知不觉从脸上流了下来,他也浑然不觉,笑得像个疯子。

不,他就是疯子,他已经疯了。末世十年,没有异能的普通人活得比草芥还不如,从心有傲气到卑躬屈膝,从见不得血到见丧尸如家常便饭,他已经被逼疯了。

突然,笑声止住了。

他想起了一个人,一字一顿地吐出:“郁卿!”

仿佛像拉开了匣子似的,白邱一个人在角落里喃喃。

如果有人凑到他跟前的话,就会听到他嘴里只有两个字,郁卿!郁卿!郁卿!一遍又一遍,让人不禁悚然一惊。

末世的三个月前,这可真让人期待啊。

郁卿,你,准备好了吗?

“嗯?”一个纯黑色的晶体突然掉落到地上,就像在半空中突然出现一样。

白邱皱眉,这是……

那是在末世的第五年,也是郁卿离开的第四年。

在基地里,普通人要每天劳作才能获得食物,一个粗饼子,连五分饱都做不到,巨大的劳动量让吃进去的还没有在胃里待久一点,就直接被消耗掉了。

想要吃饱也可以,选择出去杀丧尸,异能者出去尚且有威胁,而他们这些普通人出去的话基本上是十死无生。

但有个特例,是个叫张虎的,生得高大健壮,即使饥一顿饱一顿,块头还是大,不知怎地,一直护着他。

张虎跟着异能者队出去了好几次,得了那堆异能者大人的趣,竟都平安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不少吃的,但张虎自己却藏着不吃,一直带给白邱吃。

直到那次,他憨憨地笑着,依然喊他白少,跟着队伍走了。

回来的时候却变成了一个血人,狰狞的手掌里紧紧攥着一块黑色晶体,直到把那晶体放到他手中,才敢咽了气,奇怪的是,张虎死时眼里居然带了一股悔意懊恼。

白邱心里突兀地升起一丝疑惑来。

这个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落魄成这样,已经没有什么能给别人的了不是吗?

甚至,郁卿也离开了。

不过,即便种种念头闪过,他只是轻轻合上了张虎的眼,内心仅仅有些许触动,便再次了无痕迹了。

白邱看着自己的手,枯黄而粗砺,满是一道道的裂纹。

手上放着的黑色晶体表面沾了血,更显邪意。

这是晶核吗?

他见过低级晶核,淡黄色的晶体,浑浊不堪,偏偏里面蕴含着能量。

可是他从没听说过晶核有这个颜色的。

可惜,他是个普通人,即便有幸得到一枚也无法吸收。

但是,他不甘心啊!

白邱的眼里有狠戾之色出现,从地上捡起一块薄薄的石片,握着尖锐的石片背部,猛地在自己的小腹上划开了一个深深的口子!

“嗤嗤—”

那是石头割开血肉的声音!

剧烈的疼痛让他不由闷哼一声,但是白邱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慢慢地把晶体放了进去。

他的手上沾满了自己的血。

哈哈哈,我得不到的,也不会造就你们!

白邱看着腹上巨大的伤口,本想找针线粗陋地缝上,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伤口居然自动愈合了。

后来他又浑浑噩噩活了五年,可直到死这块晶体都没有出现过,他也差不多要忘记它的存在了。

白邱拿起那块黑色晶体,半仰对着窗户,刺眼的阳光从中穿透而过,其中流光溢彩,更显瑰丽。

这,是一次机遇。

他捻起那块晶体,吞入腹中。

也就过了片刻,一阵绞痛突然从腹中传来,又传遍全身,白邱死死咬住嘴唇,他平常遭受的殴打在这种疼痛面前感觉就像挠痒痒一样。不只是身体上的,感觉连灵魂都在阵痛着。

白邱在冰凉的地上蜷曲着,眼前阵阵发黑,我要死了吗?

绝望如跗骨之疽一般密密麻麻地缠绕着他的心。

内心难得有点空茫。

可笑的是,最后他脑海里出现的居然是郁卿的脸,想到了郁卿最后决绝的样子。

不!

不能!

我不能死!

他终是晕了过去。

刚才还鲜活的人昏躺在了地上,身体毫无起伏,让人不禁怀疑此人是否还活着。

然而,有一丝丝淡淡的黑色雾气从白邱身上溢出来,盘旋在他身子周围,竟然没有消散。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