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生活 ›› 校霸她认栽了
校霸她认栽了

校霸她认栽了锦云兮-著

20人在追
精彩节选 惊蛰的清晨已经带了些湿热的暑气。烈日的骄阳倾泄在前夜还下过暴雨的石板小路。 静谧得像是要发生什么美好…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0 15:12:1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惊蛰的清晨已经带了些湿热的暑气。烈日的骄阳倾泄在前夜还下过暴雨的石板小路。

静谧得像是要发生什么美好的故事。

踏踏踏——

身形高挑的女孩单肩背着大开的书包匆匆闯进教室,掀起因困倦而垂下的眼睑。

站定微微扫视几眼便选定目标,然后女孩就像看不见讲台上黑着脸的老师一般,大步流星直直走向唯一空着的座位。

虽然没有同学出声,但几乎所有人的心声都一样——她真好看啊。

一双瞳色偏浅的桃花眼满是漫不经心,淡然自若地眯着。

见这人大摇大摆走向空位,众人纷纷向空位边的人投向同情又嫉妒的目光。

面对同学们的悲悯,江清衍只是对这位自己的准同桌燃起了更深的好奇心。

“你叫什么名字!”老师胸口起伏,食指颤抖狠狠对着女孩,震声吼道。

女孩身形一顿,回过头莞尔轻笑,慵懒的眉眼间满溢着戏谑,“我叫宋绛,老师,什么事?”

什么事?是迟到、是不穿校服,还是旷课一整天?

见宋绛毫无悔改之意,老师火气直窜颅顶,险些没能忍住在开学第一天劈头盖脸把人训一顿。

“下课来教导处领处分,叫你家长过来!”老师怒火中烧,吼道。

闻言,宋绛大大方方站到江清衍身边的空座,面不改色从包里掏出皱巴巴的作业本传给组长。

那题目的中间漫天的空白,再次雷到了看戏的江清衍。

早自习的时间过于充裕,江清衍愈加无聊,便逐渐开始用余光描摹四周的景色。

比如已经在打瞌睡却站立得笔直的同桌。

微微敞开的衣领贴着清瘦肩颈,凌乱的发丝随意绾起,白玉般的小巧耳垂打了一对黑耳钉。

注意到带着探究意味的视线,女孩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似笑非笑半眯着,挑眉以表达疑惑。

那锐利的眼神直直对上他的目光,眸中含着警告,但仍是礼貌地收敛着。

江清衍心中惊诧,忙转移焦点,却已经看不进去任何文字了。

完了,好像不是个好相处的。原想和同桌有个好关系,开始便因为作死而碰了壁。

他垂头轻叹一声,像以往一样下意识随手从蓝白校服的衣兜抓了颗糖含进嘴里解闷。

不知原因,江清衍觉着气氛不对劲,抬眼观察着老师,分明不曾注意最后一排靠窗的他。

空气中弥漫着冰冷,他觉得背后发寒,像是有人在暗处阴恻恻地凝视着自己。

江清衍倏然扭头,便看见了他本在打盹的同桌,精致的脸上先前的漫不经心已经消失,发红的双眼死死盯着他唇边露出的一截糖棍,像是要剐出一个洞。

大约是错觉,他觉得她眉间都带着戾气与愤恨。

是想吃糖吗?江清衍对她友好地微笑,递给她一颗。

宋绛没有接过,只是微微勾起唇角,眼底却全无笑意,俯下身在他耳边低语,“不了,我惜命。”

不等江清衍发问,宋绛眸光中寒芒闪动,语气轻佻补充道:“同学,真的要吃糖吗,就不怕当场噎死,表演一个含笑九泉?”

“……多谢提醒,”静默片刻,江清衍礼尚往来,漠然道,“真希望你能活到那一天。”

开学第二天还是有些忙碌的,江清衍知道社交的重要性,一整天忙着熟悉新班级。

万砚中学说到底是个重点高中,虽然说氛围相当和谐,竞争却还是激烈的。

但A班个个都是考进来的优秀同学,即使性格各异也都心中有数,像同桌一样刻薄至此的人还是个例,大家相处起来都很舒服。

他为人温和友善,天赋好还用功努力,清楚见什么人该说什么话,难免讨老师和同学喜欢。

如果有人用心就能发现,常常附和、偶尔发起话题的江清衍,笑得眉眼弯弯,眼底却波澜不惊。

于是在交流中,左右逢源·江清衍在短短一个上午就知道了,大家公认的校霸是哪位大仙。

不知哪来的消息,所谓宋绛和多少人约架,同时和几个混混男友交往,大家一笑而过,他也就不出言提什么质疑。她是一个和整个万砚格格不入的人。

虽然这天的开头过得有些艰难,但也是很快过去了。

转眼到了傍晚,江清衍将放学前要交出的作业放在讲台的作业堆,快速收拾好东西便背包,步履艰难地离开了。

今天不完全是顺利的,起码收尾要完美吧,他一边想着,一边奔走向公交站希望赶上这号车。

然而一心二用的后果就是,他险些没有躲开前方空中疾速砸向自己的异物。

“——啊!!!!!”

伴随一根弯折的棒球棍重重摔在眼前,一声凄惨异常的哀嚎响彻在前方,江清衍抬眼下意识想找到事情的缘由,只对上一双好像在笑却渗透寒意的桃花眼。

分明没有看见自己,却还是被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跟到这里也不容易,差不多了吧?”

“你大爷……啊啊啊!!”

宋绛眯起双眸,哼出一个疑惑的音节。

修长的手指揪紧了男人的发间,就把头硬生生拎了起来。

一个看起来已经成年的男人竟然挣脱不得,反而在慌慌张张的挣扎间,从口袋里掉出了什么。

一个小小的方形薄片,隐约可见上面写着“超薄001”。

男人惊愕,试图后退几步,脸上惧意闪动。

沉默中,宋绛玩味的脸上升起笑意,“不错,准备挺充足……”

大约是智商实在感人,男人显然是会错了意,真当她在夸自己,眼底划过一丝惊喜,愣愣望向那双笑得越发灿烂的脸。

下一秒,宋绛眸中闪过狠戾的凶光,那一瞬间江清衍在她身上看到决绝的杀意。

“就是没带脑子好好想想你他妈配不配!!!”

她转瞬抬起肘关节抡过去,极速划过空气后,向下猛撞击他的右肋骨,旋即玉腕只微微一甩,却将男人的头部狠狠摔下——

他的后脑勺便重重磕在地面!她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力道与速度之极,让男人只来得及用尽全力垂死痛哼一声,便晕了过去。

宋绛垂下睫羽掩住眼底的情绪,努力平稳跟着因愤怒喘息而起伏的胸口。

再次抬眼,她将足跟狠狠碾在那人头部。

视线一转,宋绛看见了江清衍,她怕是要动手了。

然而那张出了层薄汗的脸只是挤出欠打的笑,抬手对江清衍比了个中指。

……

他看见了,那是一枝玫瑰。

艳丽到叫人不舍得移开眼的、美好到他理解那只为美人昏庸无道的暴君,特别的玫瑰。

他本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占为己有,他要摘下她。可她为什么……不开心?

他意识到自己更想看她绽放美好年华应有的笑靥如花,他甚至不知原因病态地渴望与向往着。

这样致命的吸引让他在尖刺与烈火中穿过沼泽,披荆斩棘甘之如饴,纵然稍有不慎便要万劫不复,即便这场救赎从一开始就没有出路。

他倾尽所有放弃天下,飞身拥抱住深渊中的她。

……

可是我的小玫瑰,你为什么要哭呢?

江清衍骤然惊醒,心脏抽痛着痉挛,像是感应着什么,他喘着粗气调整呼吸,浑身冷汗。

原来是做梦了,江清衍解锁手机,果然提示外卖已经送达。

他起身找不到拖鞋,便干脆赤足踏在冰冷的地板,走向门口。

轻轻启开门,取下挂在把手上的外卖。

江清衍打算合上门时,不远处的楼梯间传来细微的抽气声。

小区的电梯是刷卡使用的,楼梯间只是一个安全通道,何况是七楼,即使单纯锻炼身体也很少有人徒步走来,除非是没有房卡的……意图不轨之人。

有备无患,去看看吧。江清衍心说。

他没有穿鞋,踏在地面的声音不大,三两步轻轻挪了过去。

楼梯间角落的朦胧人影蜷缩着抱紧自己的膝盖,清幽的月光从窗口透进来,映在一双布满泪痕的精致小脸上,一双泛红无神的桃花眼并没有对焦,浅色的眸子满溢着泪光。

她为什么在这里?是遇到了很难过的事情吗?

江清衍只觉得肺中的空气都被抽干,他知道自己应该礼貌地离开,可赤足悄悄钉在那里,无力向后迈一步。

他就这样目光灼灼、如饥似渴地,做着他自己都鄙夷不已的事情。

——宋绛。他默念着这人名字。

初春的深夜仍然是寒冷的,凉风从窗口的小缝灌进来。

宋绛哆嗦着想要站起身来,然而大约是坐了太久四肢发麻,她双腿一屈,狠狠跌进尘埃里。

这一摔看着都极疼,江清衍都嘶的一声差点上去搀扶。

可她连痛呼都没有半声,只是怔怔呆坐着。

她侧对着他,挺直的背脊垮下来,依稀可以看见有水渍潸潸落到地上,她紧绷的肩线在细细颤抖。

像是在沼泽中挣扎着想要逃跑。

江清衍没由来地想。

他在目睹中,心间一字一划写出两个连自己都觉得狂妄荒谬至极的字——救她。

宋绛沾着水光的睫羽微微颤动两下,终于压抑不住地哽咽,却仍强撑着不愿放声大哭,她将玉腕伸到唇边,死死咬住。

力道之大让她忍不住闷哼,细微的呜咽着,失声抽噎,悲痛从心口溢出,哀戚得让人窒息。

她在无耻的窥视者面前崩溃成孩子。

不知为何,她的一呼一吸都牵动着他心口的神经,紧跟着掀起丝丝抽痛。

大约只是见了好看的人哭泣不自主怜惜吧。

才不是心疼。他暗自笃定。

终于江清衍仿佛灵魂归体,匆匆离开了狭小冰凉的楼梯间。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