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纯爱 ›› 暴戾的残疾大佬总在我面前装柔弱
暴戾的残疾大佬总在我面前装柔弱

暴戾的残疾大佬总在我面前装柔弱陋巷-著

11人在追
精彩节选 头痛欲裂。 浑身酸软无力。 这是程渝意识清醒后的第一个反应。 他只不过是拍戏的时候淋雨时间长了点,再…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0 18:09:2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头痛欲裂。

浑身酸软无力。

这是程渝意识清醒后的第一个反应。

他只不过是拍戏的时候淋雨时间长了点,再加上这几天气温骤降,身体就撑不住晕倒了?

这操蛋的身体啊!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柔弱了。

程渝意识慢慢清醒,耳边也传来嘈杂声。

“已经两天了,怎么还不醒?今天可是跟路家约定好的日子,如果他们知道小鱼因为不同意这门亲事闹自杀,退婚怎么办?“

“这事谁敢说出去,我就弄死他!路宴京这人本来就多疑,要是让他知道小鱼是被逼的,他一定会猜到这是个阴谋,我和路五爷也会被他挖出来,他有多狠,你们不是不知道,所以,都把嘴巴给我闭紧了!“

“我们肯定不会说,谁跟钱过不去,毕竟那可是五千万呢,我们程家从此就抱上路家大腿,飞黄腾达了“

“这钱是我们本该得的,白白养了他二十多年,让我们儿子在外面受那么多苦,他有这个结局,算是便宜他了!“

“行了,都出去吧,我得想个法子骗过路家人再说。“

等到房间恢复了平静,程渝才慢慢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完全踩满他所有审美雷点的房间。

淡紫色壁纸,粉白色镶着金边的柜子,还有房间每个角落里形状各异的毛绒玩具。

身边还躺着一个巨大的白色玩具熊。

程渝感觉事情不对,迅速抬起手腕,看到上面绑着渗出血渍的白色绷带,顿时懵住了。

脑子里立即回想起刚才那些人提到的重要信息。

割腕自杀。

被逼跟路宴京联姻。

真假少爷。

这么熟悉的人物和剧情,怎么跟他几天前看的那本小说一样?

程渝一个咕噜从床上爬起来,慌忙跑进浴室。

等站在镜子前看到那张跟自己有几分相似的面孔时,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

这可真是操了!

他好像穿进那本小说里了。

几天前,有个朋友介绍,网上有本耽美小说,里面有个人物的名字,跟他一模一样,就连外貌描写都跟他有些相似。

他由于好奇,就下载了那个网站APP,找到那本小说,连夜看完。

小说里跟他同名的‘程渝‘,是程家的小少爷,在一次偶然事件中,才被发现,他原来是个假少爷,真少爷被人掉包,一直在孤儿院长大。

养父母把亲生儿子受的苦全部算在’程渝’身上,以大价钱卖给路五爷当棋子,安排在路家长子长孙路宴京身边当眼线。

路宴京从小天资聪慧,有勇有谋,是晋城首府路家早就内定的接班人,可是,却在一次意外中,造成双腿残疾。

天之骄子突然跌落神坛,路宴京接受不了现实,从此性情变得偏执暴躁,冷漠无情。

他不仅被家族打压陷害,还被自己最信任的枕边人‘程渝‘背叛,他变得更加冷血,手段更加毒辣。

从此一步步走上黑化之路,成了小说中杀人如魔的最大反派。

现在剧情,应该是到了‘程渝‘被逼着跟路宴京联姻的时候。

程渝是演员,曾经演过一部穿越电视剧,他知道想要回到原来世界,有一种设定是死亡。

只有这个世界的人死了,灵魂才能穿回去。

他眼神落在缠着纱布的手腕上。

只要解开纱布,把原来的伤口再次掀开,他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只是,他脑子刚有这种想法,一个奶娃音就在脑海里飘荡。

“叮!宿主你好呀,我是绑定你身体的新系统——小豆包!我和你一起穿书啦,我们没完成任务前,谁都无法回去哦!“

程渝被这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吓到了,他在浴室里翻个遍,也没找到能发出这种声音的东西。

他着实为自己这些操蛋的遭遇感到震惊。

上一秒还处在穿书的迷惑中,下一秒就被什么狗屁系统绑定。

程渝一下子火了起来。

“你谁啊,凭什么跟我绑定?赶紧滚蛋,我要回去!“

小豆包‘咯咯’笑了起来。

“我可爱的宿主,还记得五年前大明湖畔的那次车祸吗?“

“我他么还是夏雨……“

程渝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五年前,他的确在一个湖边出了车祸,当时他被一辆汽车撞出去十几米,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

可是,他却完好无损地从地上爬起来。

程渝情绪有些缓和:“你是当时救我的那个系统?“

“不是哦,那是我妈妈呀,我是她第五个儿子,我的任务就是跟你穿到这里,阻止路宴京黑化的哦。“

“系统也搞家族企业吗?你们这是组团忽悠我一个人是吗?”

小豆包顽皮地笑了。

“宿主,你好可爱哦!可还要完成任务才行呀。路宴京通往黑化的路上,会遇到很多可能,你每阻止他一次,系统就会奖励你生命值20,等到你生命值到了1000,就会回到原来世界啦!”

“一次才20,那我需要完成50次任务才行,那还不得猴年马月!”

“我们偶尔有加分项的哦,比如现在,你答应联姻,并跟路宴京领证,系统奖励100生命值哦。不过你要维持原来人设,不然,我们完成不了任务哒。”

程渝刚要开口,就听到小豆包慌里慌张地说:“宿主,来人了,我得走了!”

程渝刚在床上躺好,房间的门就被人打开了。

进来一个痞里痞气的男人。

男人身材很壮,皮肤黝黑,顶着一头奶奶灰的卷卷毛,身上的纹身几乎覆盖了所有肌肤。

这长相,这气质,应该就是程家的亲儿子程柯北了。

程柯北脸上带着让人恶心的笑。

他蹑手蹑脚靠近程渝的床,粗粝的大手摸着程渝的脸。

声音里都带着不怀好意。

“路宴京那个瘸子除了有钱,他有什么好的,让你拼死为他守身如玉。

这二十多年,你可是占着我的位置,享尽荣华富贵的。

报答我一下,你他么的还觉得亏是吗?"

程渝一把抓住程柯北的手,脸上带着牲畜无害的笑,软着声音说:“柯北哥,我的脸……不是谁想、摸、就、摸、的!“

他话音还没落,就加紧了手上的力道。

程柯北疼得‘嗷’地一下,叫了起来。

紧接着,耳边就传来程渝冷若冰霜的声音。

“程柯北,现在我就让你享受一下,我对你的报答!”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