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有妃倾国:重生后我成了腹黑暴君白月光
有妃倾国:重生后我成了腹黑暴君白月光

有妃倾国:重生后我成了腹黑暴君白月光一窗月-著

11人在追
精彩节选 北昭,庆安四年。 莺初解语,芳郊绿遍。 一路沿着玄武主街,酒楼买醉客,茶肆说书人,平京城的热闹由此可…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0 18:10:5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北昭,庆安四年。

莺初解语,芳郊绿遍。

一路沿着玄武主街,酒楼买醉客,茶肆说书人,平京城的热闹由此可见一斑。左拐进了恩沐街,人潮松动了些许,往深处,却是有几辆四驾马车引人注目。

混在其中不打眼的,是街边角落一辆一动不动的双驾马车。

马车侧帘被一只玉白的纤手掀开一道狭小的缝隙,一双明溪般的眸子从帘后向外头张望。

这双眸子清澈,也安静。

“小姐,唐小姐的马车已经走远了。”车内随侍的丫鬟瞧着言祈这般张望的姿态,低声提醒了一句。

“嗯。”言祈应了一声,仍盯着外头熙攘的街巷看了片刻,这才收了手。

车帘倏而覆下,晃荡了片刻,平静下来。

这辆双驾马车的外头,车身一角端正地刻着一个“言”字“,车内坐着的、被唤作小姐的言祈,正是北昭定远侯言冠的女儿。

时值春末三月,风恬日暖,虽是冬日的寒气已经散去,但此刻尚是辰时,朝露未晞,即便坐在马车里头,偶尔也会被风灌进一股子凉意。

饶是如此,车内坐着的三人,却独独言祈穿得最为单薄,像一点不怕冷似的。

撇开言祈一双明澈的眼眸不看,再打量她,便觉出些与她轻薄衣衫相称的干练洒脱。

果然,言祈很不端庄地往后一靠,泄气似的倚了身子:“以菱进宫了,以后只怕不能同我玩了…”

丫鬟咏儿掩嘴笑起来:“小姐你就知道玩,人家唐小姐都进宫做娘娘去了,你们一般大,你却只想着玩乐,怎么不想想快点嫁一个如意郎君?”

言祈睨了咏儿一眼,未及说话,一旁的素素插话道:“这回选秀,世家大族都得送个把女儿进宫,可选秀的册子上唯独没有咱们言府,总不会是陛下忘记了吧?”

“皇上和太后向来疏远言氏,大约是故意落下的。”言祈这么说,语气却是不以为意。

素素知道自家小姐一贯只是面上洒脱,便连忙安慰道:“也未必是宫里疏远,兴许是皇上和太后知道咱们小姐是夫人的掌上明珠,夫人就这么一个女儿,哪里舍得送进宫去。”

“那也不对啊…”咏儿将素素的话想了一遍:“萧氏那位小姐和咱们家小姐情况一样,也是独女,怎么她就被选进宫去了?”

咏儿所说的萧氏独女,正是北昭最后一任信武侯的孙女。

萧氏一门世代簪缨,在朝中颇有声望,可惜在庆和年间,最后一任信武侯与其子皆战死沙场,家中后人只剩一个女儿和孙女,无男丁可承袭侯位,就此便没落了。

说来唏嘘,而咏儿这样提了一嘴,言祈的脸色也随之变了变。

言氏的确是和萧氏相似,因为言祈的父兄,数年前也战死沙场了。

“咳…”先察觉到言祈神色的素素轻咳了一声,她朝咏儿瞪了一眼,咏儿这才反应过来,忙捂住嘴,低头瞟看言祈的脸色。

言祈倒并未说什么,只朝着外头的车夫吩咐了一声:“回府吧。”

“是,小姐。”马鞭响了一道,马车摇摇晃晃上路了。

因秀女皆是宫中专人来接,言祈不能同行相送,只能送唐以菱上了宫里的四驾马车,自己打道回府。

马车出了恩沐街,右拐上了玄武主街。

主街拥挤,加上今日宫里派了好些四驾马车出来接人,有些交叉口便被堵得水泄不通。

言府的马车一直走到鸣兴街,到底也被堵住了。

好巧不巧,前头堵得死死的,后头也跟着人和马车,言府的马车进退不得,就堪堪被堵在了鸣兴街口。

这么大一辆马车横在街口,很快招致了一片不满。

“咏儿你下去看看,前头到底怎么了,堵了这么久。”

“是。”咏儿应了一声,下马车去前头查看了。

丫鬟前脚刚走,后脚言祈就听见外头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当是谁家的马车这么不长眼,原来是言府的,难怪…俗话说好狗不挡道,看来言小姐今天是非要做一条挡道的坏狗了。”

好一番挑衅辱骂。

闻言素素身子一顿,朝言祈探询看过去,脸上却是已经露了愠色:“好像是…赵家小姐?”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