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暴君的小闯祸精!
暴君的小闯祸精!

暴君的小闯祸精!酉千桦-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大兴的皇宫之中,一黑衣男子端坐在御花园的凉亭之下,男子的锦缎黑衣之上,绣着金色龙纹。 他浑身都散发着…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0 19:16:0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大兴的皇宫之中,一黑衣男子端坐在御花园的凉亭之下,男子的锦缎黑衣之上,绣着金色龙纹。

他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清冷气息,尤其是那只握着茶杯的手,白的宛如死人一般。

他黑发一半用一根白玉簪束起,白玉簪头端雕刻着云纹,镶嵌了金粉在上面。

剩余一半则是披散在身后,也有几根不听话的发丝绕过脖颈,靠着下颌。

那张脸堪称无比俊俏,只是那双眼中却含着数不尽的戾气和冰冷,让人无法直视。

伺候在他身边的人这么多,但也几乎没人注视过他那张脸。

甚至有人跟在他身边一年多,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本是夏日,外面日头正大,但候在男子周围的宫人,都把心提在嗓子眼上,背后均出了一层薄薄的凉汗。

御花园里静的发慌,所有的宫人都像是一尊雕像一般,低着头,静静候着。

离凉亭百步以外的花丛里,有两只白皙脆嫩过的手拨着带刺的花枝,露出自己的脸来,远远的观察着男子的举动。

这张脸看上去还很是稚嫩,大约十三岁的模样,眼睛圆圆的,是一双桃花眼,不过这眼睛里却充满了单纯。

黑乎乎的眼珠子乱转着,看起来有几分机灵。

苏黎沐已经看了很久了,被盯着的人除了喝茶,再没干过别的事。

他浑身上下好像都僵硬了一般,只有那只右臂和嘴唇会动一动,其余部位可是一点都没有动过。

“小姐,现在时辰正好,你出去勾引一下陛下?”苏黎沐左手边的喜鹊说道。

苏黎沐眼眸里充满了单纯,她左手食指吮吸在嘴中,“要怎么勾引?”

喜鹊忽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她有些着急:“就是……就是你出去娇嗲的说话,坐在他腿上……嗯…献媚!”

喜鹊为自己总结出来的这个词感到骄傲,认为自己总觉得非常准确。

不过,苏黎沐还是一脸的疑惑:“什么是献媚?”

“……”

喜鹊有点儿想吐血的感觉,怎么会有人连献媚都不知道。

她到底要怎么解释。

“喜鹊,要不你直接给我示范一下吧!”

苏黎沐满眼的期待,她很好奇什么是献媚。

直接让喜鹊示范不就好了,省得让喜鹊麻烦。

喜鹊却露出了难言之色,她上去示范,不就是去送命吗?

谁不知道这暴君视人命如草芥,送到他身边的女子都被他杀的没几个了吧。

但凡是接近了他的女人,都被他腰间的那把长剑,给斩死了。

“小姐,这事还得你去……奴婢……奴婢没有小姐美貌……陛下看不上奴婢。”

喜鹊憋了半天,可算是憋出来了一个合适的理由。

苏黎沐看着喜鹊,眼神纯净如水。

她歪着头思索了一下,只要不让喜鹊靠近他就行了,就算是到外面做个示范也是可以的。

“那要不你就在这里,示范一下?”

苏黎沐真诚询问道。

喜鹊眼中露出惊恐之色,“这……不好啊。”

“没事的,反正陛下是背对着我们的,他不会看到的。”

苏黎沐信心满满,难不成这个暴君还能背后长眼睛看到她不成?

“可是……”喜鹊还是犹豫着。

说实话,她很害怕暴君。

喜鹊的手都开始有一点儿抖了,一想到她等会儿,要从这个花园里面站出来,然后给苏黎沐表演示范,而且陛下就在前面,她就怕的不行。

“让你去你就去!”

在苏黎沐身后的,名唤碧玉的婢女直接将喜鹊推了出去。

“啊!”

喜鹊发出一声惊叫,很快引起了凉亭那边守卫的注意,他们正朝着这边飞速赶过来。

“救我!”

喜鹊想要回到花圃中,但是一把利剑直接从天而降,还闪着明晃晃的光,插入了喜鹊的背后,又从胸前穿出。

喜鹊倒了下去。

苏黎沐从没有见过这般场景,她眼中含着泪,想要大叫出来,嘴巴却被碧玉捂着,让她发不出丝毫声音。

她感觉自己头皮发麻,心跳停止。

她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害怕的想要昏倒过去。

她真的没想到喜鹊会死。

真的好可怕。

喜鹊死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她。

喜鹊一定是在责怪她。

苏黎沐的浑身上下都在发抖,牙关也紧咬着。

她身后捂着她嘴巴的碧玉疼的表情扭曲,但还是没发出一点儿声音来。

现在要是发出声音,一定是必死无疑。

喜鹊的尸体被人拖走了。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男子自始至终从未回过头。

他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整个御花园都静的发慌。

苏黎沐和碧玉就这样一直静静地呆着,一直等到男子走了好一会儿,碧玉才扶着苏黎沐起身离开。

若不是那地上的血,这一切都像是幻象一般。

她进宫一月,一直都在后宫里苟活着。

这位暴君已经执政一年了,听说他杀人如麻,草菅人命,每天都要杀好多人。

但是这些苏黎沐并未曾亲眼看到。

今日,确是见识到了。

虽然不是暴君亲自动手,但是却是他的手下所为。

喜鹊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她的心里还是空落落的。

苏黎沐回到自己的房内之后,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她坐在椅子上,手里紧紧攥着帕子,眼睛直勾勾盯着房门看着。

碧玉从柜子里拿出来了一个饼子,朝着苏黎沐递了过去。

“吃点饼子吧。”

苏黎沐看了一眼碧玉手上的饼子,摇了摇头,声音虚弱,“不,我吃不下。”

碧玉没有办法,只好又把饼子放回去。

正当她弓下身子关柜门时,只听苏黎沐纤细弱小的声音响起:

“我是不是杀人了?喜鹊……喜鹊是因为我死的。”

碧玉眼神里有点冷,她没好气道:“这是她罪有应得,她给你喝的补身体的药有毒,是她先给你下毒的,她不死,死的就是你。”

“可是……那也不一定是毒药呀……”

苏黎沐就是太善良了,总是把别人想的跟她一样好。

总是喜欢把所有的罪责都往自己身上揽。

“我拿到宫外验过了,那是慢性毒药,虽然不能让人致死,可是长期服用会让人身体虚弱,迟早都是要死的。”

苏黎沐还是不敢相信,喜鹊是母亲专门派来随着她一起进宫的婢女,怎么会下毒害她呢?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