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 喝最烈的酒 挨最毒的打
喝最烈的酒 挨最毒的打

喝最烈的酒 挨最毒的打烂泥怪-著

15人在追
精彩节选 临川异能高中,校门外,人山人海。 “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咯!” “芬哒芬哒,高分通达!” …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0 22:27:4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临川异能高中,校门外,人山人海。

“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咯!”

“芬哒芬哒,高分通达!”

“小兄弟,来一瓶紫牛不?一瓶下肚猛如牛,异能考核定当旗开得胜!”

“五块钱,五块钱,童叟无欺哈!”

楚中天身穿白色文化衫T恤,胸前还印着“正太饲料”四个红字。

下身穿着大裤衩子,人字拖。

手里一把大蒲扇,一边热情地招揽客人,一边给问津的客人扇风。

至于他卖的,

当然是最普通的饮料了。

不过是抓住客人们图彩头的心理,胡言乱语一顿吹嘘,也就是想多挣几个辛苦钱。

“诶诶,小姐姐,过来参加异能考核是吧?来瓶嚎叫吧,农夫三拳出品,一瓶下肚,一会儿通过考核,尽情嚎叫!”

少女脸微微一红,倒也没有像有些客人一样一脸漠然地摆摆手。

“多少钱一瓶?”

“四块,这边扫码!”

一单成功,楚中天连忙给少女扇风解暑,好不殷勤。

楚中天,年芳17。

这个年龄好一点的应该在异能高中学习异能操控。

哪怕是差一点的,也该在普通高中学习文化知识。

他却已经辍学一年了。

原因很简单,义务教育结束后,读书是要花钱的。

除非能进入异能高中。

一年前,他也抱着巨大的希望来这里。

初中同校有几个同学顺利通过考核,而他被判定无任何异能。

不是资质差,是完全没有。

对于普通学生来说,没有异能就没有异能呗。

不行就和几百年前没出现异能时一样,读个高中考个好大学,一样能出人头地,当上霸道总裁,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对于楚中天来说,没有异能就彻底断送了读书生涯。

因为他家没钱,或者说他没钱,反正意思都一样,他一个就等于他家。

本来楚中天也不想来这个“伤心地”,只是人穷志短。

英雄不为五斗米折腰,不过对于楚中天而言都是屁话。

别说五斗米了,一斗米都可以。

辍学后,楚中天的流动小推车就会出现在所有人流密集的地方。

比如今天的异能考核,全临川上万初中毕业生聚集在此,只为爬上象牙塔,进入临川唯一的异能学校—-临川异能高中。

……

“诶,这不是楚学霸吗?凯哥孟哥,快来看,我们十七中的楚学霸诶!”

说话的人楚中天认识,名叫何晓焰。

以前读初中时,自己隔壁班的学渣,到现在还欠自己20块钱作业费。

很快何晓焰领着一男一女围在楚中天的小摊前。

如商场里面看见活蹦乱跳的猴儿一般,打趣地看着楚中天。

“哟,还真是当年收费帮写作业的楚中天呀!”

孟凯面带微笑伸手就拿起两罐紫牛。

楚中天也想伸手阻拦,只是他哪里有身怀异能的孟凯速度快。

“老同学,搁这卖饮料呢?跟我爸打招呼了没?一会儿要是城管追你,你就说是我老同学,肯定不会打断你的腿,最多没收你的小推车!”

何晓焰也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跟着也取了一瓶维他水。

“嗑嘣!”

孟凯娴熟地拉开易拉罐,递给身旁新交的女朋友。

然后打开另一罐,自己咕敦敦敦一口气灌进肚子。

他和何小焰都是异能高中即将上高二的学生,今天到这里也是应学校要求过来帮忙维持考核秩序的。

毕竟考生连同家长有两万多号人呢。

炎炎酷暑,两人早已经口干舌燥,这不瞌睡来了有枕头?碰巧遇见了卖饮料的老同学。

喝你几罐饮料不过分吧?

给钱?

老同学啊!生份了不是?

一罐紫牛250毫升,一口的事儿,完全不解渴嘛!

“我说老同学啊,你这泡沫箱不济事啊,恨不得都烫嘴了!你搞个冰柜嘛!”

孟凯嘴里“好言相劝”,手上动作不停,在推车上的泡沫箱里翻翻捡捡,应该是想找瓶冰一些的。

“就是,就是!不过冰柜太贵了,他肯定是买不起的!”

何晓焰顺手扯下一个塑料袋,也“帮忙”挑选凉一些的。

“多装几瓶,一会儿几个老师一人不得一瓶啊?”

“还有我的许梦瑶女神!!嘿嘿!!”

楚中天哪里不知道这两人什么货色,作业费都能欠自己几年。

本来被蹭几瓶饮料就当是喂了狗了,看这两人架势,这尼玛哪里还叫蹭额!

这特么就是过来给自己一锅端了!

二人挑选过后,泡沫箱里也就只剩下几瓶矿泉水了。

然后三人说说笑笑,丝毫没有给钱的意思,也不和楚中天打个招呼,便要返回考核场地,继续维持秩序。

楚中天急忙阻拦。

“挑好了?一共72块!三位谁给钱啊?”

72块,楚中天一周的饭钱了!

“老同学,啥意思啊?”

孟凯本来就是带着新交的女朋友过来抖威风的,听闻楚中天还想要钱,脸上有些难堪。

“麻利的,给钱!”

“嘿,我说楚中天啊,咋给脸不要呢?老同学情谊就不值这几瓶饮料?再说我们,……”

孟凯又喝了口雷碧,拍了拍胸脯接着说,

“我们都是异能者,将来国家的栋梁,喝你几瓶饮料是给你面子!”

江南翻了个白眼,

“就你们这样的,喝个饮料都想白嫖,还栋梁?国家有你们这样的栋梁简直倒八辈子血霉了!不给钱是走不脱的!”

先前跟着孟凯的女孩像是动了恻隐之心,或是怕惹麻烦,拉了拉孟凯的衣角。

只是这个动作反而更让孟凯感觉丢面子,恶狠狠地说:

“姓楚的,喊你一声老同学是给你面子,再敢说一个字,老子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给钱!!”

不是楚中天不怕被揍,是他饿怕了!被揍一顿,能要回一周的饭钱,揍也就揍了。

只是他话音未落,一拳便至。

孟凯,力量觉醒者,虽然刚刚进入异能高中一年,战斗力也非一般同龄人可比的。

一拳结结实实地轰在楚中天的肚子上。

biu~!~!

楚中天在空中划过一条漂亮的抛物线,然后重重落地。

胃中翻江倒海,整个身体弯成了一只煮熟的虾米,要不是腹中空空,他好歹也得吐出几口隔夜饭来。

孟凯收拳,扶了扶并不存在的衣袖,背过手去,故作高人态。

现在就差个有眼力见的狗腿子在一旁吟诗一首: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后拂袖去,深藏功与名!”

一副剑仙风采。

很遗憾,何晓焰马屁功夫尚未炉火纯青。

只是远处的楚中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所有人都当他装死避祸。

但实际上他是被脑中猝不及防的声音吓了一跳。

“叮!恭喜宿主激活本系统!赠送五连抽一份!”

一个慵懒又有几分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系统?好家伙,老夫可算是迎来了开挂人生了!你是啥系统啊?”

“挨打就变强系统!”那声音爱答不理。

“啥玩意儿?挨打变强,意思就是让我当个受呗?天天被人揍呗?别人伸手拿脸往上凑呗?”

“能换个方式不?”

“不能!”

“阿西吧,说好的开挂人生呢?我看是受虐人生吧!”

“宿主现在有唯一一次解除绑定的机会,一旦解除绑定,五连抽也取消,宿主此生再无缘任何系统!”

“请问宿主是否解绑?”

“解绑?解绑个锤子!”

这种事情也就在小说里见过,真遇到了,哪有解绑的道理?

“好的宿主,正在解除与宿主绑定!10%……”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