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悬疑 ›› 不得到达
不得到达

不得到达闲来杂笔-著

32人在追
精彩节选 真是一个幸运的开始。 这是一个寻常周六的傍晚,兰德尔.沃恩结束了本周的祷告,从太阳教会的教堂中离开。…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02:08:4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真是一个幸运的开始。

这是一个寻常周六的傍晚,兰德尔.沃恩结束了本周的祷告,从太阳教会的教堂中离开。此时的他步履轻快,志得意满,似乎是碰到了什么好事。

“艾默尔大街,43号。”隔着衣服又小心地捏了捏放在外套里侧口袋的那封信,他似乎下定了决心,拦下一辆马车离去。

等从马车上下来时,天已经彻底黑了。借助街道上不算明亮的路灯,兰德尔辨识出了自己的目的地——一间同整个大街上所有建筑一样破旧的,不起眼的小屋。

强压住自己心头的兴奋,他来到门前。透过木门,屋子里传来若有若无的交谈声。

看来里面有人在。兰德尔轻轻敲了敲房门,开口叫门。

“请问卡斯塔先生在吗?”

屋子里的交谈声大了几分,但门却没开,里面的人看来没有注意到屋外的动静。于是兰德尔清了清嗓子,大声道。

“请问卡斯塔先生在吗?”

交谈声变得更嘈杂了,似乎有好几个人在里面聊着天。又耐心地等待了一小会,兰德尔发现不但没有人来开门,屋里的声音反而越来越大,顿有股自己被人戏耍了的恼怒。

“我是兰德尔.沃恩,今天收到了一封从这寄出的信,现在我已经按信上的要求一个人来了,请问卡斯塔先生在吗?”兰德尔几乎朝门内吼了起来。但屋内的人似乎是在做比赛一样,也拔高了自己的声音,仿佛里面是一个吵闹的集市一般,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来开门。

砰。

这一次,兰德尔忍不住握拳用力地砸门,但刚砸一下,这扇木门便应声打开——门居然一直都是虚掩着的。

兰德尔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下自己略微愠怒的心情,又习惯性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便迈步踏进了这间屋子。

一瞬间,周围安静了下来。

安静的原因,并非是因为兰德尔的突然造访惊扰了里面聊天的众人,而是某个更加直白,也更加简单的原因。

屋子里,什么人都没有。

客厅,厨房,卧室。这是一间狭小到几乎不能称为住宅的建筑,不几步兰德尔就将整间屋子都逛了个遍。

空无一人。

明明窗户都是关闭的,明明除了他进来的门外没有其它出口,本来人声鼎沸的屋子此刻却是空荡寂静。一瞬间,兰德尔的背后传来了寒毛耸立的恐惧感。

但下一刻,另一个更值得他注意的事物,将他的注意力彻底吸引了过去。

一本放在卧室桌上的书。

这本书不薄不厚,不新不旧。除了书的封面没有文字,只是画了一只潦草到像是孩童涂鸦的闭着的眼睛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此刻的兰德尔全身心都在因激动而战栗。

这本书就是他今晚前来的目标所在。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小心地捧起这本书,兰德尔的心头愈发笃定,嘴角也从略微扬起变成了肆无忌惮的狂笑。

这不能怪兰德尔喜形于色,实在是因为他找这本书太久了。

仅凭一封陌生人的信件,便愿意跨过小半个城市来寻找一本书,对其它人而言可能是难以理解的事情,但对兰德尔而言,却是再正常也不过。

不是因为他身为森塔市市立图书馆的管理员,对书本有着超脱常人的热爱,而是因为他的另一个身份–地下教派‘求知者’的信徒。

这是一个鲜为人知,但历史悠久的教派。不同于塞戈德王国普遍信仰的太阳教,‘求知者’没有特定崇拜的神灵,他们信奉的是知识本身。

而在三年前,选择背弃他信仰了十数年的太阳神教,选择加入‘求知者’的兰德尔.沃恩,从‘接引人’那里接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任务,就是‘找到一本书’。

“只要找到那本书,教派‘知识秘藏’的大门将永远对你敞开。”那一天,‘接引人’除给带给一张绘制了书外观的素描外,还给了兰德尔一个承诺。

知识秘藏,即便是在求知者教派的内部,也是一个笼罩着层层神秘面纱的存在。有人说知识密藏是一间硕大的图书馆,里面收录着各类珍奇孤本;有人说是一位不死的传承人,见证了不知多少年来的兴亡衰替。但不论哪种传言,都对知识秘藏有一个共同的表述:

无论任何人,追寻的任何知识,都可以在那里找到答案。

对兰德尔而言,这是一个无法抵挡的诱惑。现在,传言中的秘藏已是唾手可得。兰德尔激动地在书粗糙的封面上来回摩挲,如果这本书是真的,只要将它带到‘接引人’那里,就可以实现自己多年来地夙愿。

“终于……”兰德尔好不容易才平息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准备赶紧带上书离开。一个念头突然在他的脑海中闪过。

要不要看一看书的内容,好确认真伪?

兰德尔手自然地搭在了书上,准备翻开它。下一刻,他又自嘲地笑了笑,摇了摇头。自己除了那张素描外,对教派要寻找的这本书根本一无所知。就算看了又能怎么样?这本书教派会如此看重,肯定万分重要。自己还是不要随意翻看的好。

但是能让教派重视到用最大的底牌做奖励,这本书里,到底写着什么呢?

好奇心如同生命旺盛的种子,一旦播下,便注定难以遏制地破土而出。纠结了不多一会,冲动便打破了约束。兰德尔将书拿到煤油灯下。

要打开吗?

脑海里似乎有一个微弱的声音试图劝说他,但还没来得及让大脑思考,身体已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翻开了这本书。

——

深夜的街道上空空荡荡,除去路灯外就连一丝月光都没有。一只野猫悠闲地蹲坐在地上,舔舐着自己的前爪。突然,它浑身的毛发炸起,扩大的瞳孔死死盯着从街角出现的人影,虚张声势地嘶叫了两声,便灰溜溜地消失在了巷子的阴暗之中。

来人正是兰德尔.沃恩。此时的他双目充血,视线昏暗,耳内被尖锐的哀嚎与刺耳的嬉笑声灌满,使他昏头转向。他试图抬起左脚,结果却被自己的右脚绊倒。身体的各项机能仿佛已经乱套,自顾自地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只留大脑在那一次又一次无能地尝试。

“要把……这东西……藏到……”兰德尔裹紧了衣服里藏的那本书。最后一点理智像一束光,指示着他的行动。他靠着这束光,强撑着身体,跌跌撞撞地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仿佛这就是他人生最后的意义。

只是在这样的黑夜里,一束光又能照亮多久呢?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