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纯爱 ›› 情深未可到白头
情深未可到白头

情深未可到白头普杬蘇生-著

18人在追
精彩节选 2010年6月孔欢参加高考,7月父母带他出国旅行,8月如愿收到长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孔方帅就知道他儿…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05:07:0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2010年6月孔欢参加高考,7月父母带他出国旅行,8月如愿收到长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孔方帅就知道他儿子能上重点。

长宁市不大却因长宁大学名扬内外,土生土长的孔欢对这地方闭眼都能摸个门儿清。

原以为能被第一志愿录取,离家远点,哪承想是这样的结果,嚷嚷着要重读一年,父母坚决反对,胳膊拧不过大腿自己也就认命了。

开学前一家人从老房子搬到一年前装修好的新房,小区规划算得上一流,过马路走个五百米就是长宁公园。

搬家那天中午,太阳毒得能把人晒化,孔欢买了根冰棍儿,超市的冷气爽得他脱掉外衣,白色背心被汗浸的一块一块,咬着冰棍儿走出来,看了眼斜对面的长宁大学。

真好!就在家门口,还有什么可说的,老老实实再呆四年,工作了说什么也要出去。

“妈,我来搬!”

“你可悠着点吧!胳膊还没好利索呢。”

“拆石膏就没事儿了,给我吧!” ,孟静说什么也不让他拿。

孔欢自己搬了点零七八碎的东西,上了电梯。

“阿欢,我和你们大学的管理主任打过招呼了,胳膊没好利索之前你就住家里,离学校近每天上下学也方便。”

孔欢无奈,“从小到大天天在你们眼皮子底下晃悠就不烦我?”

“要不是你胳膊骨折,你以为我和你爸想搬这来!”

“那你们还买房干嘛!”

孟静上前一巴掌拍在他后脖颈上:“还不是给你这小祖宗娶媳妇用,等政宇来上高中我和你爸就回老房子去。”

孔欢暗喜,到时候自己住着两室一厅舒坦又清净。

“阿欢,妈手机还在车里你下去拿上来。”

没出单元门就见一只白色的比熊朝自己摇尾巴,孔欢喜欢狗,逗了半天。

“欢欢,回家!”,声音从隔壁门传出。

欢欢?孔欢听着别扭,小时候亲戚也这么叫他,现在大了该叫还叫。

狗跑向主人。

等他扭过头时一个个子和自己一般高的男孩儿从旁经过,没看清脸,皮肤倒是白净。

打扫了一下午,孟静累得瘫在沙发上,等孔方帅下班做饭。

两人结婚时就打下孔方帅做饭的底,这些年老孔一句抱怨话都没有,孟静不是不会做就是难吃,孔方帅宠她不然不能这么多年厨艺一点长进都没有。

夫妻俩你侬我侬丝毫不避讳。从小到大孔欢已经习惯也见怪不怪。

晚饭父母闲聊,孔欢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

“静儿,你说时间过得多快儿子都上大学了,过几年毕业工作就该成家了。”

“也不知道哪个姑娘能相中你儿子!”孟静夹了块排骨放到孔欢碗里。

“你找媳妇可要找一个做饭好吃的,别像你妈。”

“我怎么了,拴不住你的胃?”

“能!太能了!”

夫妻俩一唱一和。

孔欢没说话,低头扒拉两口饭,放下筷子回屋去看电影。

手机响了,是凌傲群。

“阿欢,明晚上出来,哥几个好好聚聚。”

“几点?”语气不冷不淡言简意赅。

“晚上6点出门呗,金浪KTV!”

凌傲群和孔欢从初中玩到高中,现在又一起考进了长宁大学的药学专业,按照凌傲群的话说就是兄弟情深,分不开!

第二天晚上,孔欢下车见到门口叼着烟头的凌傲群。

“等你半天了磨磨蹭蹭!走上去!”揽过孔欢的肩膀走了进去。

推开包厢门,男男女女基本面熟,高中认识的几个朋友大学也考在了本地。

一群人叽叽喳喳,吵得他头疼,随手拿起桌上一听可乐打开喝了一口。

孔欢不太合群,他什么脾性大家都了解,表面生人勿近实则骚得一批,说的骚话都不是废话,句句明了直戳要害。

要是这热闹他能掺和进来那就不正常,即使这样大家还是喜欢和他玩。

“孔欢,可以加你么?”

女同学靠得有点近,他往旁边挪得老远。

“哦!好!”

女生以为他会拒绝,掏出手机赶紧记下号码。“加你了!别忘通过一下哈!”激动得就差把‘孔欢我喜欢你’几个字写在脸上。

其他女生见状全都凑了过去。

“兄弟!怎么回事儿?想通了?”凌傲群一副八卦脸。

“嗯!想通了!”孔欢戏弄地随口乱说。

哪知凌傲群拿起麦克风来了一嗓子:“暗恋孔欢的,有机会了!该冲的赶紧给我冲!”

嘴里的可乐差点喷出来,真不愧是自己的好兄弟。

他看眼表该走了,和大家打招呼道别。关门前有女生嘱咐他别忘通过好友申请。

他没打车自己溜达到长宁公园,转了转手腕长吁一口气,还是安静点比较好。沿着湖边小路走累了,坐在长椅上望天,规划未来四年的大学生活。

“欢欢!别跑。”

听声音像是那天的男孩儿,孔欢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能记住,大概是那条狗的缘故。

小狗跑到孔欢身边摇尾巴哈着舌头样子十分可爱,它认得他,小爪子扒上孔欢膝盖,求抱抱。

“欢欢,你又不听话!”男孩儿小跑过来,累得一屁股坐在孔欢旁边,他喘得厉害,“终于追上你了。”

借着路灯孔欢看清他的脸,除了白还有些好看软糯糯的,讲话的声音温柔没有一点娘里娘气的感觉,听起来舒服,他看着比自己要小。

男孩儿抬手扇风,热得脸涨红,孔欢闻到一阵香,洗发水的味道。

怪合心意的!

欢欢跳上长椅坐在中间,路灯旁两人一狗画面还挺和谐。

孔欢摩挲它的小脑袋,“几岁了?”

“两岁,”男孩儿一脸宠溺地看着欢欢,“正是淘气的时候。”

“下次你要牵绳子,跑丢了可不好找。”

男孩儿笑了笑没接话,起身,“该回家了,走!”

欢欢却没有想离开的意思。

“走了!回家了!”

它朝孔欢摇起小屁股,看样子想让他跟着一起走。

“不管你了,我走了。”男孩往前走故意不理它。

欢欢哼哼唧唧,看看男孩儿看看孔欢,急得脚步两边徘徊,最后跑回男孩儿身边。

见他们走远,他才往回走。

到家快九点,老爸老妈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有说有笑。

孔欢一度认为自己是个电灯泡 ,每次看到老爸老妈撒狗粮的模样他都忍不住想笑。

“阿欢回来了,饿不饿!”孟静转头,眼睛没挪开过屏幕只有嘴朝着孔欢。

“吃过了!”进了自己卧室。

父母对他特别放心,去哪从不过问。

打开电脑,“咳咳咳”声铺天盖地,点开申请列表。

奇怪!怎么这么多人?

随手全都通过,看着各怀心思的问候实在无趣,一条都没回退出了界面。

躺在床上,脑子里闪过欢欢。

8月底新生报到,不负凌傲群所望两人绑定的很彻底,药学本科三班。

辅导员叫吴芳,四十多岁和蔼可亲,历届的学生都称之为吴妈。

9月1日开学典礼,操场上站着所有年级,每班男一排女一排,台下学生被太阳刺得眯缝着眼,心里七个不平八个不忿看着坐在阴凉处讲话的校长。

大家都在小声议论。

“哎我去!晒死了!”

“他还能不能行了,磨磨唧唧!”

“赶紧讲完早点散吧!”

“天,这老头!”

“……”

“老师,有同学晕倒了!”,是个女生被凌傲群抱在怀里。

刚开学大家互相都不认识,那女生班里的人也没来帮忙,吴妈过去见女生嘴唇发白,带他们去了医务室。

放学的路上,孔欢突然挥手拍在凌傲群胸口。

“大群,今天英雄救美了!沉不沉?”

“怎么说呢!”他害臊。

“这样是加上了?”

“没……”凌傲群支支吾吾。

“看你那样!”

“别说我,那天聚会有相中的没?大学了不想处个对象啥的!”

“再说!”

孔欢不是没想过只是没有心动的。

“你说你!人长得不赖,追求者也多,以前问你!你说你年龄小没那心思,我信了,现在你说啥我都不信!”凌傲群一脸坏笑,“兄弟,跟我说实话,你不会是老玻璃吧!”

“去你大爷的,我要是老玻璃,你就是老玻璃碴子!”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