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重生后,她抱紧财阀老公不撒手
重生后,她抱紧财阀老公不撒手

重生后,她抱紧财阀老公不撒手金怀盐-著

11人在追
精彩节选 裴辛云从床上醒来,眼前的一切有些不真实。这是她和闵少洲的房间,所有的布置都没变!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06:08:0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裴辛云从床上醒来,眼前的一切有些不真实。这是她和闵少洲的房间,所有的布置都没变!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8月15日!

鞋都不穿就冲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己还没死?她回到8月15日了!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她这是,重生了。

8月15日是她和闵少洲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也是她签离婚协议书的日子。

上一世被宋徽月和郁亭川欺骗,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闵少洲。因为郁亭川她和父母决裂,被公司除名。她还被宋徽月带到了酒店染上艾滋,新闻报道后她身败名裂。快要死的时候还是闵少洲帮她收尸。

裴辛云看着镜子里重生的自己,这一世她不要再信宋微月和那个人渣的话!

老天给了她机会补救,那她就要活出自己,别再任人摆布!她要宋徽月和郁亭川付出代价!

上一世的闵少洲现在还没回来,她还有机会。从床头柜里翻出来那份郁亭川帮她写的离婚协议,毫不犹豫拿到了后院点火烧掉。

“你又在干什么?”

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 ,裴辛云回头一看就看到了闵少洲。

他还是那么耀眼 ,目如朗星,挺鼻薄唇。真不知道自己上一世是怎么放着家里这么一个有钱老公不要,还要出轨。

裴辛云刚才就算照了镜子也没注意到自己的样子像一个疯婆子,披头散发凌乱不堪。笑着上去抱着闵少洲的手臂,用温柔的声音跟他解释道:

“我在烧离婚协议呢老公。”

闵少洲不会信她,之前她不仅跑,还要跳江。哭着喊着要他签离婚协议,发了疯一般威胁他要跳楼,总之裴辛云为了和他离婚就差没死。

“你觉得我会信吗?”

闵少洲不知道她要玩什么花样,总之他绝对不会签离婚协议。裴辛云当然知道他不相信,也知道自己之前做错了。

“老公你不在我好无聊。”

放开他的手臂,走到他面前抱着他的腰,隔着西装的布料感受到了闵少洲的心跳。闵少洲倒是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反应,因为裴辛云从没抱过他,也没有这么温柔地叫过他老公。

“如果你要我签离婚协议,那你还是放开。”

闵少洲几乎是冷笑,他还不知道她的招数?高大的身躯挡在裴辛云面前,轻轻一推就把她推开了,视线触及到她光着踩在草坪上的脚,眉头一皱将她打横抱上了楼。

“下次看好夫人。”

这句话是对佣人小玉说的,小玉20出头就来当佣人养家糊口,这份工作她很珍惜。

“对不起先生,我下次会看好夫人的。”

“不关她的事,是我自己跑下来的。”

裴辛云就在闵少洲怀里,顺势搂住他的脖子,靠着他闷声不响地说着话。

“老公你是不是还生气,上楼我给你看样东西好不好?”

闵少洲的动作又是一愣,她今天怎么这样?他直视她的眼睛,试图从她眼里看出一点破绽,没想到下一秒。

裴辛云仰起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还脸红着把头埋在他颈间。闵少洲这下更不知道怎么办,这是裴辛云第一次主动亲他。

“老公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还记得吗?”

闵少洲抱着她进了电梯,按下了五楼的按键。这房子五层楼,顶层是他们的房间。

“嗯。”

说实话闵少洲很希望每天回家她都能这样,可是他不会相信裴辛云。因为从始至终裴辛云都只是想要和他离婚。

郁家如果没有裴辛云拦着,他想要郁家死是分分钟的事。把裴辛云抱到了浴室冲洗着她的脚掌,闵少洲动作轻柔,生怕把她弄疼了。

西庭的董事长,亚洲十大富豪的儿子竟然在给她洗脚。裴辛云心里的内疚越发深了,觉得自己对不起闵少洲,同时也下了决心发誓再也不要让他失望。

温水冲洗干净了,用毛巾轻轻裹住,闵少洲又把她抱到了床上。而自己就把西装外套脱下,走到门前锁了门。整个房间除了门就连窗子也是加固的,因为裴辛云跳过楼威胁他。

“老公你过来我给你看东西。”

裴辛云眨着眼睛神神秘秘地朝闵少洲招手,闵少洲也不怕她干什么,挽了挽袖子就坐到了床边。

把她抱在自己腿上,双手禁锢着她的自由。裴辛云知道他还是不放心,拿起自己的手机,先是删了宋徽月和郁亭川的微信,然后打开了联系人。

闵少洲也不急,在他看来裴辛云还在演戏。腰上的力道没有减小半分,游新云找到了郁亭川的名字,给他打了电话。但腰上的力道不仅没有减小反而还加重了几分,身后传来闵少洲暴怒的声音。

“你当着我的面给他打电话?裴辛云你真当我是死的?”

裴辛云只觉得一阵晕眩,然后就被闵少洲甩在床上,手机被他猛地摔在了地上。裴辛云好不容易才撑起来想跟他解释,但是闵少洲正气头上哪里会听她说话。

钳制住裴辛云,欺身而上。闵少洲的狂怒已经让他失去理智,掐着她的下巴看着她挣扎的样子。

“老公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是想和他彻底断了,我不是…唔”

咬开裴辛云的唇一点点地侵占着她,最后的话也被他一并吞没。

电话已经接通,刚才慌乱之际按到了免提,电话那头传来郁亭川的声音。

“宝贝怎么了?”

闵少洲一听到那两个字,瞬间勃然大怒,抓起裴辛云就往床下拖,另一只手控制她一只手把电话捡起来。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