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种田 ›› 农门神医:我家王妃超凶哒
农门神医:我家王妃超凶哒

农门神医:我家王妃超凶哒钟爱自由-著

11人在追
精彩节选 “疼,好疼呀。”盛欣脑门一阵猛烈的疼痛,她叫出了声。 “叫了叫了,我再给她一针。”有男子在说话。 又…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09:09:4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疼,好疼呀。”盛欣脑门一阵猛烈的疼痛,她叫出了声。

“叫了叫了,我再给她一针。”有男子在说话。

又有针刺进了盛欣的脑门,还不停的来回转动着针头,她努力挣扎着睁开双眼大叫道:“好疼呀。”

“她醒了她醒了。”男子欢喜地大叫道。

“娘,小欣醒了。”一位小男孩惊喜的道。

一位中年妇人红肿着眼睛,不停地说:“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总算醒了。”

盛欣迷糊之间看着站在床前的小男孩,她寻思着自己家没有这么小的男孩子,难道这是自己教的哪个学生?她开口问:“他是谁呀?”

男子张着嘴大笑道:“哈哈哈,他是你的小夫君呀。” 他手上还拿着一支黑黑的长针,他打算要是盛欣再不醒来,还给她脑门刺上几下。

这话将盛欣直接从床上惊跳了起来,她茫然的睁着双眼寻找脑海里的记忆。

盛欣的最后记忆还残留在,自己放假开着新买的小车,给家里的中药铺子送药材。她在回家的路上遭遇,特大暴雨引发的洪水,将她连人带车冲走了。

她在心里不停的哀怨:原本我是有可以弃车逃命的机会呀。

盛欣很不甘心,她将一只小手伸到嘴里狠狠咬了一口:“哎哟喂。”她大叫了起来。她这下完全绝望了,小手的疼痛感如此强烈,看来不是做梦也不是晕迷产生的幻影。

盛欣清醒之后,抬起头来四处打量:她所处的房屋破旧不堪,屋内只有一张木桌和几把长木条凳子。她抬头见屋顶是茅草,再看屋子的墙面是泥土。

盛欣又将惊愕的目光移向床前站的人,一位中年妇人穿着一身古装,上面打着很多补丁,她的长发束成一个发髻,用一根木棍固定在后脑勺,一双红肿着的眼睛惊喜地看着她。

妇人的身边,有一位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子,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也是用一双红肿的眼睛看着她。

床前还站着一位身着长布褂子,手上拿着长针的成年男子,他一身的臭味,盛欣闻着像猪屎的味道。

成年男子大笑个不停,他边笑边说:“哈哈哈,没想到老夫治猪瘟的,还能治活人。”

盛欣听了这话又差点晕了过去,原来自己脑袋被人用针扎的东西,是他用来扎猪治病的,针有没有消毒?会不会给自己传染什么病?她心里一通胡思乱想。

中年妇人上前再三行礼道谢:“他叔呀,救命之恩永不会忘,让小欣认你为干爹吧。”

男子连连摆着手:“不了不了,这丫头脾气太坏,惹不起。哎哟,要不是看在小景又求又跪的份上,我哪敢前来冒这个险。”

男子收起手上的长针,他人往外走嘴里还说:“我说嫂子呀,反正她是一个童养媳,不如将她卖给别人,你另外给儿子寻一位温顺的姑娘回来做儿媳。我家舅子的外侄女……”

中年妇人送他出门,一边寻借口推脱:“他叔,这些事,我这妇道人家哪能做主?景儿他爹又不在家。”

男子点头:“那就等大兄弟回来再提这事吧。这丫头留在你们家是个祸根,这村里村外她哪个人没得罪完?”他摇头瘪嘴叹着气走了。

“他叔慢走,等景儿他爹回来请你喝酒。”

“好咧。”

小景目不转睛地看着盛欣,生怕她又像过去一样,听了这些嫌弃她的话会又哭又闹,寻死寻活。

小景惊奇地发现,这次小景没哭也没闹,像傻了一样看着自己的一双小手发着呆。

盛欣惊恐地发现,她脑海里过去的记忆在慢慢减弱,她在这个世界的记忆渐渐浮现。

她记起了这次摔伤头晕过去的事来:

一大早,有人在外叫:“林婶坐车赶集了”。

盛欣一听“赶集”二字,追上前闹着要一起去。林婶劝阻无用,只得妥协地带上她与小景去县里赶集。三人一起坐上了挤得满满是人的牛拉车里。

盛欣上了牛拉车后,她对车上一个小姑娘不客气地道:“灵儿你一个人占两个座位,让出一个给我娘。”

“这是我娘的座,凭什么让给你娘?”灵儿的口气也很冲。

“你用铜板买的位置?你有铜板吗?你家借我家银子娶媳妇几年都没还,害得我家小景学堂也上不……”盛欣指着灵儿数落着,也不理会她娘和小景在身后不停的拉扯她的衣服。

灵儿恼羞成怒立刻还嘴:“你家更穷,你不过就是一个被你爹娘卖掉的童养媳。”这话顿时让盛欣狂怒无比,她上前同灵儿厮打了起来。灵儿的兄长见妹妹吃亏,他飞起一脚将盛欣踢下了马车,盛欣头部撞在地上的石块上晕了过去。

她在晕迷之前,看见那个在家里,常同自己吵架的小景疯了一样扑向灵儿的兄长,两人打了起来。

盛欣醒来之后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她不吃不喝想饿晕过去回到自己的车内,或者是她想在梦里回到自己过去的世界,都没有能成功。

最后,饿得两眼冒金星的盛欣,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她穿越在另一个空间里,或者是重生在平行世界里,做了另外的一个自己。她永远也回不到自己喜欢的那个富裕的时代了。

如今,她呆在这落后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家里穷得天天喝稀汤,她居然还是这种人家的童养媳,这让盛欣绝望地想自杀。她在想,或者那样她就能回去了呢。

盛欣也怀疑,老天给了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还会再给一次吗?她又不敢用生命去下这个赌注。

几天来盛欣像傻了一样在寻思要不要自杀,所以,她从没有过的安静样子在小景与林婶的眼中显得格外的害怕。

小景不停地向她保证:“小欣,我再不同你吵架了,别人骂你,我帮你骂回去。”

林婶用最后的铜板买了点肉,给她包了最爱吃的包子,懂事的小景一个也没吃,要全留给盛欣吃。林婶又将自己唯一的一件银首饰卖了,为盛欣制作了一件从前过年也穿不了的新衣,还在衣服边用丝线绣上了兰花。

林婶拿着新衣坐在破床边上,哀求地对她道:“小欣呀,等你爹回来了,咱们不吃不喝买一辆牛拉车,就你一人坐。你别生气了,娘求你了,你这样不说话娘害怕呀。”

盛欣突然间张大嘴哭了起来,她伸出手抱着林婶瘦小的腰,大叫着:“娘,娘呀……”她哭自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爷爷爸爸妈妈和家人,她哭自己被上天扔到了这里过苦哈哈的日子。

她嚎啕大哭,林婶与小景也跟着放声大哭,一家人抱在一处哭成了一团。

盛欣哭够了,她寻不到手帕擦眼泪,用两只衣袖在眼睛和鼻子处抹了几下,哑着声音道:“娘呀,我饿了,我们吃饭吧。”

“好好,小欣来吃包子,全是你的。”林婶扶着盛欣下了床,将她连扶带抱地移到桌前。

破桌的中间放着两个大碗,一个碗装着六七个包子,一个碗装着一点青菜汤。另外还摆有三个破烂的土碗和三双木棍做的筷子,

盛欣想在饭前洗一下手,她想了想又算了,都这样了还讲究什么卫生。她用长短不齐的筷子给三个破碗里各放了一个包子:“娘一个,小景一个,我一个。余下的我们明天再吃。”

林婶见她突然这样懂事,还不习惯,她同小景对视了一眼,眼神里充满了担忧,这孩子是不是脑子给摔坏了。

吃完了一个包子后,盛欣果真不再吃第二个,她主动起身收拾碗筷要去洗碗。

林婶赶紧说:“小欣,你身体还没好,洗碗让娘来。”

盛欣见母子二人担忧的模样,她想了想编了个理由来安慰他们:“娘呀,过去那些年,小欣浑浑噩噩过日子,这次摔伤了脑子,我突然想明白了,我不求咱们家荣华富贵,只想不给你们再丢脸了。”

“好好,小欣乖。”林婶又开始抹起了眼泪来,她在盛欣拿着碗筷去厨房时,转头对儿子道:“小景,娘说的对吧?总有一天小欣会懂事的。我们总算等到这一天了。”

小景偏着头问:“娘,为什么您肯定小欣会变懂事呢?”

“小欣小时候很乖很听话,还很照顾你,她在五岁时生了一场病,拖了好长时间才好起来,从那就开始她就闹脾气了。用老人的话说呀,她的魂魄被拿走了,只要她不死呢,迟早有一天会醒过来的。”林婶悄悄对儿子说了实话。

小景打了个寒颤:“娘呀,那小欣是鬼吗?”

“你这孩子,她哪是鬼呢?她只是七魂六魄缺少了一丝,现在全部回归了。阿弥陀佛,娘要去拜拜菩萨还愿。”

林婶说完冲小景摆手:“别说给小欣知道。”

“为何呢娘?”

“说了的话,要是她嫌弃咱家穷,说不定哪一天又走了。”

“哦,那我不说,娘放心吧。”

“乖,等你爹回来给你买……”林婶叹了口气,这话她同两个孩子说了好多好多次了。小景他爹也不知道在外好不好?安不安全?他有两三年没有给家里送信送银子回来了。

林婶看着天边飞过的孤雁,她的心被分成了几瓣。小欣变懂事了,她的心稍微好一了点。但是在外没有了音讯的夫君和那个失了踪影的大儿子,如今成了她心中最大的牵挂。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