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穿越食神:拐个王爷当夫君
穿越食神:拐个王爷当夫君

穿越食神:拐个王爷当夫君落九天-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她居然穿越了 “砰!” 一道重物的撞击声将梁小笙的意识从浑浑噩噩中拉回。 她猛地从床上惊坐起…
更新到:第5章 实力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8-31 12:28:02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她居然穿越了 更新时间:2021-08-31 12:28:02
第2章 意外获得金手指 更新时间:2021-08-31 12:28:02
第3章 欠条 更新时间:2021-08-31 12:28:02
第4章 比试 更新时间:2021-08-31 12:28:02
第5章 实力 更新时间:2021-08-31 12:28:02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她居然穿越了

“砰!”

一道重物的撞击声将梁小笙的意识从浑浑噩噩中拉回。

她猛地从床上惊坐起,大口地喘着粗气。

方才无数陌生的记忆顿时涌入她脑海职中,那一幕幕如电影剧情般闪过,真实的让她区分不了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可再仔细一看这周围的场景……到处都是实木制成的家具与装饰。

她居然穿越了?

梁小笙掐了掐自己的脸。

“嘶~疼!”

这是真实发生的,这不是梦。

她本是现代国际知名厨师,精通中外美食,却因一场车祸竟然穿越到这个到处都彰显着落后的地方。
从自己身上的穿着来看,这应当是个古时朝代。

巧的是,这身体的原主与她同名同姓,生活在一个极为贫困的家庭,父亲早年不幸病逝,家中只剩她与母亲两人。
如此悲苦的生活,还总是受到大伯一家的欺负。

“砰!”

门外又是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

梁小笙愣了一下,随后才小心翼翼地下床去推开了内室的房门,顺着声源一路往前。

当她出现在前厅时,只见众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齐刷刷地向她看来。

那地上一片狼藉,一个束发的中年男人拿起手边的东西就往地上砸。

记忆之中,这粗鲁的男子应当是她的大伯梁大海,在旁站着的是其妻刘氏与其女梁小欣,二人倚在门边看好戏。

“小笙,快进屋,你莫要管这里!”趴在地上一身穿着朴素的女人冲她喊道。

梁小笙愣在原地,大脑里搜索着记忆。

这女人便是原主的母亲陈氏。

陈氏瞥到梁小笙单薄的身影,面上闪过一丝急切之色。

“你在这里叫什么,好像我们会吃人似的,真是括噪!”梁大海伸手一推,刘氏跌倒在地。

梁小欣留意到梁小笙冷冷地目光,心下只觉得不爽:“你个贱丫头,是谁教你用这种不尊敬的目光看长辈的!”

她抱胸向梁小笙的方向走去,却被陈氏死死拽住了衣角。

“小笙快进屋!锁上门,不要出来!”

梁小欣提起裙角,厌恶的瞥了陈氏一眼,向她的心窝踹了脚:“我的裙子可是新的,你弄脏了赔得起吗?”

陈氏挣扎起身欲拦,却因心口吃痛又跌倒在地,无力的看着梁小欣走向梁小笙,面上满是焦急。

“啪!”

一声脆响乍起,梁小欣光洁的脸上落上了鲜红的巴掌印。

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她们两人。

梁小欣捂着被打的面颊睁大了眼,吃惊地瞪着梁小笙:“你个与野男人厮混的不洁野丫头,凭什么打我!”

梁小笙从腰间掏出张帕子,仔细地擦了擦手,这当是黄花闺女随身携的帕子罢。
随后她才漫不津心的抬起眼皮看向面前的女孩子。

“我打你,一是为了告诫姐姐要尊敬长辈,二是让姐姐知道不能乱说话。

好歹那刘氏是原主的母亲,她既然已占了原主的身子,那必是有责任为她母亲出头的。
若非如此,就算她是个路人也是瞧不下去的。

一大家子就欺负一个妇孺,谁能不生气?

梁小欣怒视着梁小笙,一副要将她生吞活剥的模样:“你被人发现衣衫不整的昏迷在后山,难道不是失了洁?我说错了吗!”

梁小笙扬起抹讥讽的笑:“姐姐觉得被树枝勾损了衣衫就叫失洁,姐姐是在实话实说还是在造谣污蔑,想必大家都清楚。

梁小欣扬起巴掌就向梁小笙扑过来,却被她拉住衣角一个转身躲过。

“刺啦——”

她俩的剧烈动作,将梁小欣的衣服扯出了一个大口子。

“诶呀!”梁小笙捂嘴故作诧异,一双美眸里闪着狡黠的光点,“姐姐怎么可以当众失洁呀!还当着伯父伯母的面,那岂不是要被千刀万剐了?”

梁小欣窘迫的捂着被撕开的衣料,动都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走光。

刘氏忙上前遮掩住她破损的衣衫,带着她就想要出门。

“慢着!”梁小笙上前拦在门口,瘦小的跟竹竿似的身体现在却让梁小欣感觉恐惧。

“你还想做什么?”刘氏心下一颤,今天这个贱丫头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梁小笙目光冷冷地撇过地上零散的家具:“你们做完坏事就想甩手离开,这是什么理?”

“不过几个破家具,值几个钱?”梁大海伸手去推挡在他面前的梁小笙。

梁小笙唇畔勾起抹冷笑,她背身弓腰,膝盖微曲,随后双脚用力蹬起,身体伸直,用头撞向梁大海的下颚。

梁大海被一撞只觉得头昏脑涨,还未等他回过神就觉得下身一疼,大叫出声。

梁小笙用手肘击向他的脊柱,顺势双手抱住他的头,再使用膝盖打他的下颚。

“怎么样,你还敢说我家的古董家具不值钱?”她一脚踩在梁大海的身上,一只手揪起他的头发,斜睨着她。

她杏眼微眯,周身散发着森森的寒气。

笑话,好好说话不听,非要她动粗。

刘氏母女大惊,木头般的呆在原地,就是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梁大海吃痛大喊:“值钱!我破坏这些古董真是罪该万死!”

梁小笙平日里跟豆芽菜一般的身形,现在却如同地府来索命的厉鬼般。

“长辈无缘无故对晚辈动粗,还欺辱弱女子是否应感到不耻?”

梁大海点头如捣蒜:“小笙,大伯刚刚是一时冲动,现已经知错了!”

梁小笙杏眼里不屑的神色更甚。

“既如此,那大伯给一百两银子作为赔偿如何?”

刘氏面露难色,“小笙,这一百两银子太多了,我们小户人家如何凑的起?”

梁小笙将梁大海的头往后一提:“大伯,你觉得伯母说的对吗?”

“不就是一百两银子嘛,我们给陈氏他们家带来这么多麻烦,应该的!”

梁小笙松手,梁大海赶忙从地上爬起来,带着妻儿麻溜的往外走。

梁小笙回首看向正趴在地上的刘氏,轻叹一声。

“娘,地凉,您快起来看看伤了哪里。

陈氏性格软弱,受欺负了也不敢吭声,这才使梁大海一家吃相越来越难看,总是来占她们的便宜!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