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种田 ››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宋安,韩钰 《田园医女:攻略夫君很用心》作者:苏珀可柚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宋安,韩钰 《田园医女:攻略夫君很用心》作者:苏珀可柚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宋安,韩钰 《田园医女:攻略夫君很用心》作者:苏珀可柚 最新章节列表佚名-著

10人在追
小说:田园医女:攻略夫君很用心 小说:种田 作者:苏珀可柚 简介:一场车祸,宋安挥泪告别幸福人生,结果穿越后大…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08 13:23:27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田园医女:攻略夫君很用心

小说:种田

作者:苏珀可柚

简介:一场车祸,宋安挥泪告别幸福人生,结果穿越后大婶大伯还有恶毒堂姐等一众人等轮番欺负她?送上门的脸哪有不打的道理?举世难医的疑难杂症?她身为医界圣手关门弟子根本不带怂的。只是这新嫁的白给相公有些可怕……不对,这明明她理想中的完美夫君啊!还逃什么?果断攻略!她要做最有钱的富婆,睡最极品的男人!

角色:宋安,韩钰

田园医女:攻略夫君很用心

《田园医女:攻略夫君很用心》第1章 玉面阎王免费阅读

丰缘村今日要办一桩喜事,宋家的三姑娘今天要嫁人了。

虽然她本尊现在大抵不觉得这是一件喜事。

“老天你确定这不是在玩我吗?”

在房间里来回踱了两圈步,宋安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思来想去翻来覆去了一晚上,也没想出个好的对策来,现在几乎已经处于情绪即将崩溃的临界点。

为什么崩溃?事情还要从昨天中午说起。

宋安本是一个根正苗红爱国爱党的好好少女,却在昨天中午回家的路上过马路时被一辆闯红灯的货车飞驰而来结束了二十一年来的生命。

那一刻她以为什么都完了,往日声色俱厉的师父在那一刻都显得格外和蔼可亲,那一瞬间,她体会到了无穷无尽的恐惧遗憾以及不舍。

没想到啊没想到,天不绝人路,她居然又活过来了?!本来是死里逃生可喜可贺的大喜事,可是看看她现在在哪儿?!

她居然,穿越了?!

宋安躺在摇摇晃晃的木架床上醒来的那一刹那,脑子几乎一片空白,随后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向她席卷,她几乎花了整整半天的时间才从这些变故中稍微理清了点头绪。

她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在了一个即将重生的女孩身上。而这,也是造成她现在极度恐慌的原因。

这原主名为宋安,名字倒是和她一样,相貌也差不了多少,可是性格极度自卑,自卑过头就成了自负,十五岁的年龄不仅不和其他穷人家的女儿一样懂事,居然还刁蛮任性,除了一副好嗓子以外,没有一点可取之处,而这原主,在十五岁这年,嫁给了一个名叫韩钰的同村少年。

嫁就嫁了,好好过日子不成?原主偏不,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总嚷嚷着要和韩钰行周公之礼,可韩钰不仅没碰过她一根手指头不说,还厌恶她厌恶的紧,可这韩钰在人前却待她彬彬有礼,谁见了都说一声好夫君,而就在他们婚后,原主逐渐发现了韩钰的异常之处。

这异常,说来可就多了。

直到三年后的一天,韩钰已经是一方领袖,同邻国结盟,并且休弃了原主,娶了邻国国君的小公主,原主终于按耐不住,非常不知死活的拿韩钰的秘密来要挟他,甚至去和韩钰的死敌暗中勾结,而韩钰只是冷冷一笑,不复往日温儒,他在派人捉拿了原主,并且……并且切断了她的手脚,刺瞎了她的双眼,再割去舌耳浸泡在罐子里……将她做成了人彘!

原主就以这样的姿态还存活了半月之久,终于在第十六天,断了气。

在断气的这一刹那,原主重生回了三年前,她即将嫁与韩钰的前一天。可也就是同一天,现世的宋安被车撞死了,并且穿越到了即将重生的原主身上。

也就是说,她代替原主,重生了。

“这不是闹么?”宋安咬着手指头,急的想哭,指甲都啃掉了,“还是让我死了算了!这重生的剧本不该是我拿啊喂!”

难道不是原主复活后恍然大悟悔不当初然后性情大变对待韩钰无微不至最后将大魔王感化双宿双飞的故事么!

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啊!虽然她死而复生了,可是说实话……有点高兴不起来。

毕竟她即将嫁的这人可不是什么善茬,而是一尊煞神!超狠超无情的那种煞神!

她可不要代替原主再体验一遍被做成人彘的经历啊!

原主的经历在宋安脑子里挥之不去,大概是因为她穿上了原主的身,所以那些经历,简直就让她感同身受,以至于醒来的那一刹那,无数的记忆涌入脑海时,她第一反应是下意识的摸了摸四肢和五官,确认是否都健全。

健全是健全的,可是原主被做成人彘时的痛苦已经深深残留在记忆中,现在分毫不差的转移到了她身上。

她现在只要一想到韩钰那张脸就牙齿直打颤……

“哎,安安,你怎么还在这发愣?多少吃点东西,别叫为娘的伤心。”身穿灰蓝色粗布衣衫的妇人看起来约莫四十多岁,那张积压着贫苦与劳累的面庞上生着皱纹,连皮肤的颜色都是粗糙的黄色,可饶是这样,也能轻而易举的看出那些风霜之下,妇人原本美丽端庄的相貌。

“呃……”宋安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这个她现在的娘亲有些不知所措。

她前世是个孤儿,从小养在福利院中,七岁时被一医界泰斗收为徒弟,天资聪颖,天赋极高,在二十一岁时就已经成了师父最得意的关门弟子。

虽说师父一家人都很疼她,可再怎么说,妈妈这种存在对她来说也是陌生的。

不过再陌生,她也差不多知道女儿一定是要孝敬尊敬母亲的。

于是她开口道:“……娘,我让您操心了。”

无论如何,是她抢走了原主原本能重活一次的机会,她的家人,她绝对会真心相待。

她这一开口不要紧,可把面前的妇人给惊讶到了。

因为原主本身就是个粗鲁无礼又任性的性格,更别说会对自己的娘亲说这种话了。

“没事,没事,”妇人只是愣了一下,低头抹了抹眼角因为她那一句话而渗出的眼泪。

“娘?”宋安有些慌了,“您哭什么啊?”

“娘是高兴的,”妇人抬头,沧桑的眼里满是欣慰的泪,“安安要嫁人了,是大姑娘了,长大了也知道懂事了,娘高兴。”

这下可好了,宋安也被带的有些想哭,虽说她没见过自己亲娘,但面前妇人对她的疼爱与善意却是十足的。

既然她代替原主重生了,那面前的妇人,日后就是她的亲娘了,她定然会好好孝顺她。

“娘,您放心,我以后一定好好孝顺你!”

“傻孩子,你马上就要嫁人了,嫁了人就是夫家的媳妇了,可不能三天两头往娘家跑。”妇人被她这话给逗笑了,一想到刚知道懂事的女儿就要为人妻了,心里又是难过又是不舍。

宋安浑身一僵。

只顾着煽情了,她忘了自己即将踏入龙潭虎穴了!

“快别说那些了,这里有娘给你蒸的一个窝窝头,快吃了吧。”妇人把一个温热的红薯塞到她手里,“再过一个时辰新郎官可就来了,你快点吃,娘还得为你梳妆呢。”

宋安的肚子很应景的叫了一声,可她并未接过红薯,而是抿了下唇试探性的问:“娘,我可不可以不嫁啦?我还想多陪陪您呢。”

妇人神色一凛,不赞成的看着她:“婚姻大事怎么能儿戏?你奶奶把礼金都收了,哪还有退回去的道理?况且你不是一直缠着要嫁给谢大娘的儿子吗?你往日总爱追着钰儿跑,怎么这会子不愿意了?不成不成,这不合规矩。”

宋安见她这态度心里一沉,也是,这古人最讲究规矩,更何况是婚姻之事?

可她嫁过去不就是找死么??

“王雪梅!你们磨蹭什么呢?还不赶紧的收拾收拾?”外面传来一个妇人尖锐的催促声,末了那妇人还骂了一句:“真是一窝拖油瓶!好歹等到今儿嫁了一个,还在磨磨蹭蹭,想赖在家里多久?一群吃白饭的!呸!”

外面这泼妇就是宋安的大婶了,总是尖酸刻薄的嘴脸,自打原主母亲王雪梅的丈夫,也就是原主的父亲宋传根在十年前得病死了后就一直欺压她们一家三口,别说是吃食了,就连一针一线都得想尽办法克扣去。

“姐姐……”嫩声嫩气的童音响起,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童抱着宋安的腿,有些营养不足的小脸黄黄的,怯怯的看着她。

宋安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这是王雪梅的小儿子,名叫宋宁,也是她的弟弟。

“虎子乖。”大概是因为血缘之亲,她虽是个陌生的灵魂,却莫名的对他们有种亲切感,于是宋安摸摸他的头,温声道:“没事的。”

虎子是宋宁的乳名。

看家里这情况,她今天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了。

“虽说谢大娘家里穷困,但那韩钰娘是知道的,生的是一表人才,为人也纯良老实,你嫁过去好生与他过日子就是了,种些地,也不至于饿死。”王雪梅拍了拍她的肩膀,“谢大娘人也和蔼是个好脾性的,向来不会给你气受,总比跟娘待在这家里天天受气强。”

宋安心头沉了沉,思来想去了许久,才点了点头把红薯接了过来:“我知道了,娘,您给我梳头吧。”

既然推脱不掉,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既然原主是因为自己作死而落的那副下场,那她不作不就没事了?韩钰再怎么狠辣,她别让他有杀她的理由就好了。

宋家并不富裕,一大家子人口也充其量就是能活下去的程度,王雪梅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不能和男人一样分担家中的农活,更是不被重视,饥一顿饱一顿也是常有的事,奶奶徐素芬极为重男轻女,对于她这个“克死她儿子的女人的孩子”更是没有好脸色。

宋安今天与其说是嫁人,倒不如说是被卖给了人家做媳妇。

就连家里应该添置的嫁妆,也是没有的,只有王雪梅趁四下无人的时候偷偷塞了个银镯子到她手里。

那镯子出乎意料的做工精致,上面是精细的花纹,能在这种家里看到这种东西,确实让宋安有些讶异。

“这是娘当年嫁人的嫁妆,你就拿着,做压箱底的,可别给人家看见了,娘没本事,也给不了你什么。”王雪梅又抹了一把眼泪,“公家不给你添置嫁衣,娘也买不起布,只有这一套粗布嫁衣是娘当年穿的,也只能先拿来用了。”

“都怪娘没用,”王雪梅低下头哽咽的抹了抹眼角,“就连你嫁人,也嫁的这么寒酸。”

眼前的木头箱子里端端正正叠着一件暗淡的红嫁衣,连纹样都简单粗暴,还有些未曾去掉的线头,虽不华丽,却被清洗的十分干净,叠的整整齐齐,没有一丝褶皱,想来也是王雪梅多年心爱之物了。

“娘……”宋安觉得喉咙有些哽咽,一个女人在丈夫去世后却对这个家不离不弃,辛辛苦苦把她和弟弟拉扯大,这得有多大的毅力?

“我觉得挺好看的,我特别喜欢,给我别的我还不爱穿呢。”宋安扬起笑容,“娘,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的。”

梳妆基本是不用什么时间,因为没有任何首饰和脂粉可用,王雪梅就从灶台里捡了一块炭,大略给宋安描了描眉也就作罢了。

穷人家是连铜镜也买不起的,宋安只能从水盆里看自己的脸,这张脸和她前世无二,只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和风吹日晒而变得粗糙暗黄,完全不像宋安前世那张脸,白嫩而可爱。

母女俩又坐在屋里说了好一会子的话,就看见虎子跑进来叫道:“阿姐,娘,钰哥哥来了。”

宋安没有花轿可坐,也没有人为她吹唢呐庆祝,徐素芬向来不喜欢她,她大婶孙艳红是个视钱如命的主,平日里掉在地上一粒米都要捡起来,更别说摆什么宴席了,她得自己走出去,这一路也没几个人相送,且不说公家人对宋安不喜爱,宋安这个任性粗鲁的脾性,在村里的口碑也是极差。

王雪梅扶着她,为她盖上粗布做的红盖头,虎子拿着两个不知道从哪捡回来的铁片,走一路敲一路,也算作庆祝。

虽说农家人嫁女儿不如高门大户的华丽奢侈,可最是重规矩,该有的体面也不会少,宋家这次嫁孙女,可谓是寒酸寒酸到了极点,体面体面也丝毫没有。

——

作者有话说:

大家耐心看下去啦~超甜无虐!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