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 于无色处生繁花
于无色处生繁花

于无色处生繁花林潇潇-著

14人在追
精彩节选 高山是淮扬市的县,坐标其北,盘地30平方公里,漫天遍野皆是浩渺水域,逢秋季大片芦苇拔地而起,抽出大把…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12:47:3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高山是淮扬市的县,坐标其北,盘地30平方公里,漫天遍野皆是浩渺水域,逢秋季大片芦苇拔地而起,抽出大把大把白色穗花,远远瞧去不见人影,只得遍野苍茫,甚是壮观。

由于地处平原地带,又兼临渭运河,风刮不到,水淹不到,旱跑不到,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当地人在灾荒最严重的年代都没怎么发过愁,犁地插秧,放鸭种田,安生至极。灾荒结束之后,在别的小城还在卖力恢复元气时,高山已经建起了当地第一所钢铁厂。

“牛槽舅,我爸说,以后也想让我去钢铁厂呢。”

9岁的小六握着一根折断的芦苇杆赶鸭子,鸭子浩浩荡荡地在他面前摇摆,时有不听话的想脱离队伍钻进一边的芦苇荡,均被小六眼疾手快地用杆子警示进了队伍。

被唤牛槽的是个身量不高的青年,二十来岁左右,一张脸虽然不俊却透着股憨气,身上穿着一件青绿褂子,脚上踏着布鞋,跟周围路过的穿着草鞋的粗布乡民看起来不甚肖似,颇有些村里那位城里知青的样子。

牛槽可不是知青,土生土长的乡下小子,小六她妈的亲哥哥。

“你太小了,大些时候可以去。”牛槽闷闷道。

小六子没瞧出来牛槽其实并不大高兴,又兴奋地摩挲着牛槽身上的衣料:“舅,你这衣服也这么好看,我们这里就没人能穿你这么好看的。”

牛槽看了眼小六脚上已经磨破了的草鞋,又看了看他迫切的眼神,叹了口气:“今天晚上舅给你做双布鞋,再裁件褂子,你明天凌晨早些起,寻个空到湖滩边的木屋来拿。”

今晚轮到他值夜了,晚上正好消磨时间。

“哦,真的?太好了!”小六一蹦三尺高,手上的芦苇杆不小心抽到一只麻鸭,肥鸭子吓得崴着屁股“嘎嘎”直叫唤,小六子瞧着好玩,笑的前俯后仰。

牛槽见小六子这么开心摸了摸他的头,脸上的愁容失了些许。

傍晚六点,牛家村家家户户都升起了灶膛,一缕缕白色炊烟从烟囱里冒出来歪歪扭扭飘向天际,空气中饭菜香混合在一起,小六摸了摸“咕噜”作响的肚子,迎面见阿斌扛着锄头一脸喜气洋洋地走来,阿斌见牛槽跟六子也没放慢步子,打了个招呼便擦着两人往家赶。

路边老汉直发笑:“这阿斌,想着新娶的媳妇儿,瞧这走路带起的风,都能卷跑一头牛了。”

阿斌听闻扭头呵呵一笑,却是依旧没放缓步子,很快没了人影。

老汉见寻不到阿斌乐子又开始用眼睛瞟牛槽:“牛槽啊,你也20吧,前两天说的那门亲事咋吹了啊?”

老汉说罢缓缓抽出一卷烟,牛槽闻言顿了顿,没搭理老汉,起步速度更快了,三两步将小六落下,惹得小六直叫唤。

回去后果然是没有一口热饭,爸妈应该是又去哥嫂家了。牛槽熟练地将锅中剩饭放在铁锅里热好,就着猪油、辣椒酱拌了一大碗,坐在桌上大口扒拉。

后门开着,风一吹,猪圈边桑葚树的叶子簌簌往下落,猪屎味混合着辣椒猪油味刺入鼻尖,不知为何就想到了阿斌家传出来的红烧肉味,连带着阿斌那新娶媳妇儿娇俏的模样也在眼前晃悠,碗里的饭立马就不香了。

“人家嫌你矮。”媒婆的声音传来。

“老大啊,你说说你这身高能干什么?种田种田不能,打工打工不成。”老娘唉声叹气的声音传来。

“别拿着你那针线了,人都笑话我老牛生了个大姑娘。”老爹恨铁不不成钢的声音传来。

各种声音交杂在耳边,吵得他心烦意乱。

嫂嫂早些时候还撺掇着给她介绍个姑娘,这两年见他身高一直不见长也不管他了。要说只是在姑娘那儿不讨便宜倒算了,生产队也是这样,明明他牛槽干什么都不差,比那些混日子的小子能干多了,但就因为他身量小,所有人都嘲笑他贪工分,这次去钢铁厂别人看来羡慕,实则没人知道他吃了多大苦才让厂长首肯。

牛槽越想越膈地慌,干脆不吃了,将碗一推,掏出藏在床底的针线又卷了些旧布料去木屋。

高山是出了名的“鱼米之乡”,物资丰富,当地人也勤恳聪慧,能将丰饶的作物尽最大化利用,比如用蒲草包肉做成蒲包肉,又比如将发霉长毛的豆腐做成霉豆腐装起来吃上一个冬天,总归有办法让物资发挥它最大的价值。

秋日百草凋零,生产队长见湖滩上都是枯草,在秋雨中腐烂实在浪费,干脆一纸令下央大家将草料割下捆了起来,可以卖去赚钱还可以给牛羊吃,更可以打草浆做纸跟布料,再不济也能作花肥,可谓便身是宝。

牛家村水域辽阔,西边便是高山湖,草料众多,打下捆完愣是堆了两座小山高,队长怕其他村眼红偷了去,排了执勤表,遣人每晚轮流守着,今天正好就到牛槽了。

到了木屋已经七点多了,牛槽寻思着前一个值守的应该还在,准备扣门,手刚伸到半空,木门“吱呀”一声开了,牛槽愣了愣,出来那两人见着牛槽也是愣了愣。

“牛槽哥。”竟然是小丽。

小丽是牛家村一枝花,也是村里不少青年爱慕的人,两人小时候关系挺好,穿着开裆裤时就一起玩,长大后反倒不怎么往来了。

牛槽晓得男女大防,也知道自个长得不好看,小丽这般俊,跟戏台子上的西施似的,他却像按下了暂停键,演武大郎都不带化妆,人家搭理他作甚。

只是,他没想到往常那样骄傲的小丽此时竟然红着一张脸,跟月色下开出的鸡冠花似的。

“我给柳先生送饭的。”她慌忙指了指身边人。

柳先生就是那位城里来的知青,有学问还一表人才,村里人十分敬仰他。见牛槽看过去,他淡淡瞥了眼,朝他点点头,也没多言,径自跨步扎进了夜色里。

小丽见状赶紧埋头跟了上去。

牛槽心头忽而有些堵,在门口站了半晌,直到身后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谁?”牛槽猛地回头。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