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 开局诗仙,我家女帝贼凶残
开局诗仙,我家女帝贼凶残

开局诗仙,我家女帝贼凶残晏昱-著

10人在追
精彩节选 李昱作为一名大学生,生在新时代,长在红旗下,他是幸运的,不幸的事是他被雷劈了。 如果有人再说发誓没用…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13:44:5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李昱作为一名大学生,生在新时代,长在红旗下,他是幸运的,不幸的事是他被雷劈了。

如果有人再说发誓没用的话,李昱一定腾空旋转三周半一刀砍下他的狗头。

李昱再次有意识时,自己灵魂飘悬在漩涡,想要动弹手脚,手脚却重如千斤,想要说话却无法开口!

耳边的风呼呼的刮。

兹兹,李昱身体再次抽搐,跟电麻了一样。

【滴滴,宿主获得大魏生存系统,现在绑定宿主!】

【滴,宿主获得中百仓储超市一座!】

【滴,宿主获得国家图书馆一座!】

【滴,宿主获得……】

“少爷少爷,快醒醒,马上到你啦!”一名家丁莫样的人推搡着正在迷糊的李昱。

嗯?吵闹声将他吵醒了

李昱眼睛一抬看了一眼推他的人。

家丁编号9527,够衰。

李昱缓缓睁开了眼睛,朦胧看着周围。

眼前算是虚影与幻觉。

唯一可以看见的是这些人全部穿着古装。

与现代世界完全不同?

拍戏还是穿越?

李昱心中诧异:“这是穿越了吗?屌丝小说yy的事,真的发生了?”

李昱感觉自己周围被人看着,很受瞩目,只是不是崇拜!

只听有人在一旁讥笑着,嘲讽着说道:“看那李家的大傻子,今年又来搞笑了。”

“是吗?去年的中秋诗会,听说就被人说得吐了三丈鲜血!”

“嘿嘿,你们知道吗?你知道,去年他做的是什么诗吗?”

有人嘿嘿一笑,仿佛自己拿着一个宝藏。

“什么诗什么诗,赶快说说。”一旁的人一边催促着,一边看向李昱的方向。

“当然是,山下一群鹅,嘘声赶下河,落河捉鹅医肚饿,吃完回家玩……”那人语气一顿,一副你懂的眼神看着周围。

“哈哈,回家玩什么什么?”

“张兄还用问吗?还能玩什么?”

那个看了一眼提问的那人!

“啊?啊!确实确实!”

“听说李家太公听完这诗,用来走路的拐杖舞成了剑,抽这大傻子生生抽断了三根!”

“哈哈哈!”

众人听完哄堂大笑,充满着快活的气息。

李昱虽然没有听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看他们的眼神应该是在嘲笑自己。

之前或许还在怀疑,如今已经确信,把应该去掉。

李昱此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是看着周围的人。

他们看着自己,是在看一个笑话。

就连最旁边的一个家丁模样的人也在捂着嘴偷笑着。

李昱摇了摇头,想让自己迷糊的脑袋清醒一些。

只见不远处高呼:下面有请李家公子李昱前来提诗。

此话说完,旁边的家丁模样的人便推着自己向前,边走边说道:“少爷,赶紧去,今天是你大放光彩的日子。”

家丁说完,继续捂嘴偷着笑,仿佛又可以看到一个笑话。

家丁不敢笑出声,但是笑的非常猖狂。

在李昱眼中确实是这样!

周围的人都躁动起来,纷纷说道:“快看纳,李家的大傻子!”

李昱看着周围的人,心中呵呵一笑,说出吾诗,吓汝一跳!

李昱晃晃悠悠的被人推到前面。

腿撞在楼阶上差点摔了趔趄。

前面是一个大台子,很大,足够装下像李昱这样的大傻子。

李昱还未抬脚,就有人哄然一笑。

李昱他也不理会其他人的嘲笑,慢慢的走上台去。

台上有一个书案,上面写着许许多多的诗词。

主持人模样的人带着笑走了过来,跟李昱说:“李公子,请提诗吧”

李昱看得出来,主持人压抑着自己的笑声,憋了很久了。

“笑吧,笑吧,等会儿让你们笑个够。”李昱心中想着。

“大爷脑子里唐诗宋词上千首,还比不过你们这些歪瓜裂枣做的事。”

李昱看向桌上的诗,瞳孔一缩。这个世界的文化水平是小学?

什么一片两片三四片,四片五片六七片,这也能叫诗吗?

怎么还有夏眠不知晓,处处蚊子咬。夜来风雨声,一声一个包。真是受不了,还好还好?

卧槽你搁着套娃呢?

也能叫诗?这是诗吗?我用脚写都比他们好。

李昱一看落款:大魏景春十二年?哪有什么景春?莫不是穿到其他历史朝代了?

老铁,这雷劈得没毛病!

穿越到历史朝代自己还能把握的住,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还玩个锤子?

主持人似乎有些急了,催促着李昱赶快写着。

人也跟着起哄,催促着“快写呀,李大诗人快写诗呀!”

李昱手一抬,拿起桌上的毛笔。

心中笑道:“看我嫖上一首,吓汝一跳!”

刚要落笔却又停住了。

写点啥呢?

写错了岂不是闹了更大的笑话?

众人见他手抬起又放下,更加热闹的催促着。

“李大诗人是不是不会写啦,你可以写山下一群鹅呀!哈哈”

更有甚者直接说出了李昱之前写的诗:“山下一群鹅,……”

李昱没有理会他们的起哄,偏头看着憋笑憋的通红的主持人。

“今天的诗会以什么为主题”

“诗会嘛,今天月圆之夜当然以月亮呀。李大才子怎么不知道呢?”

李昱心中暗骂“月亮?尽搁这扯王八犊子?之前那几个人写的月?”

不过李昱也不在乎,毛笔在纸上笔走龙蛇,如有神助!

刷刷

李昱将笔一抛,笔滚落地上,溅起一滴墨,飞到一名观众脸上。

又是一阵哄笑。

主持人忍着笑走来。心中已经决定看李昱的笑话了。

只是入眼一看,眼光猛的一缩,震惊,巨大的震惊!

这,这,这字?

众人以为主持人说李昱的字非常丑,于是笑道“怎么你李大诗人连字都不会写了吗?”

哈哈!人又笑了起来,李昱便是他们的笑话源泉。

“你赶紧念吧。不然周围的人就要笑死了。”李昱催促着主持人说道。

“哦,好好!”

主持人拿起桌上的纸。一句一句的念道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寂静,震惊,

本是哄笑的众人不敢想象这诗那个写回家玩老婆的人写的?

一些人不信,飞快跑来,众人齐呼说道:怎么可能!

这诗击穿了他们的虚荣心,不敢相信。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