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三个哥哥八个爹:人参公主五岁半
三个哥哥八个爹:人参公主五岁半

三个哥哥八个爹:人参公主五岁半樱云漫-著

10人在追
精彩节选 “快,都稳当一些!别让皇上等着急了!!” “别摔了,你们扛的可是云妃娘娘。” 悠长的长廊中,阵阵细碎…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14:10:5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快,都稳当一些!别让皇上等着急了!!”

“别摔了,你们扛的可是云妃娘娘。”

悠长的长廊中,阵阵细碎的脚步声以及尖细的太监说话声响起,此刻长廊红柱子背后,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

一个俏皮的五岁小姑娘,一脸好奇的看着这行渐行渐远的人。

她小小的脑袋,大大的问号,歪头想:皇上?云妃娘娘?

娘亲说东寻国皇帝就是她爹!!!

吼吼吼!!!老爹,你闺女来认爹了!

小姑娘一路尾随到了清政殿,她偷摸躲在红石柱后,探头探脑的张望。

只见几个太监扛着被褥进去,再出来时已是两手空空。

等一帮人全退下后,看门的老太监开始打瞌睡,没一会就打起了鼾。

钱金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胆大的她踮脚在老太监跟前晃了晃手,结果没醒!

于是……

钱金大摇大摆的推开殿门,推出一条她能进去的门缝隙。

啊哈?她溜进来了。

钱金见满地的金色幔帐,撩起窜入,撩起窜入……

而幔帐的尽头,有个人影,只见……

站在床榻前的女子穿着暴露衣服,伸手解开外衫一扔,又娇又嗲的说:“皇上,就让臣妾伺候你一会吧!”

钱金很是疑惑,心想:这女子怎比娘亲还风骚!!!

女人低笑着,弯腰正准备实施下一步,却听……

“滚!离朕远点!!!”

气息不稳,有气无力还掺杂一丝丝暴跳如雷。

钱金眼珠子一转,嘴角上扬,露出甜甜的一个酒窝。

爹爹深陷窘境,她若帮,认爹过程水到渠成。

于是钱金左右看了一圈,寻找趁手武器。

她瞧上了一个大红花瓶,于是拿起,气势汹汹,大喊口号:“妖精!放开我爹爹!”

啪啦一声,伴随女子痛呼声,花瓶碎了,女子两眼一翻晕了。

床上的少年帝龙凤宇惊呆了:“!!!”

钱金立即跨步过去,跪坐床榻前,仰着小脑袋,眉眼弯弯,笑的又甜又糯,可可爱爱说:“爹爹,你好啊!我叫钱金,钱是钱多多的钱,金是金子多多的金。很高兴见到爹爹,余生请多指教!!

“!!!”

龙凤宇一边庆幸自己清白得保,一边与钱金干瞪眼。

这货是谁?清政殿的太监宫女都是吃屎的吗?

朕的窘迫全被这死小孩看去了!可恨!

钱金看着龙凤宇,这位爹爹脸色苍白,吸气不稳,唇略黑牙却白,一副病态之像,已是两腿一蹬,眼一闭的走向。

这个时候她若是出手医治他,爹爹会不会对她感激涕零,封个公主给她当当?

这么想着,钱金已经扒拉几下头发,用头发挫了一根细线,然后笑嘻嘻的说:“爹爹,吃了它!痛痛就飞飞,病病就拜拜。”

“你……唔唔……”

龙凤宇被喂了一嘴头发,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到底是哪儿来的智障!!!

居然给他吃头发!!

龙凤宇被逼吃下头发后,浑身不得劲,全身开始抽疼,额头冒起了细汗。

他张嘴想说什么,可发不出声。

最后他晕死过去了。

他晕死过去前还在感慨自己的一生,除了艰难就是苦。

他七岁登基,父皇从皇帝变成太上皇,久病瘫床,一病不起。

太后控制他,给他下毒,让他每月受寒毒之苦。

自此东寻国太后垂帘听政,他成傀儡皇帝,受制于人。

还有他那两个倒霉皇弟,一个嗜赌成性,一个常驻烟花柳巷。

钱金一直端详着龙凤宇,心里暗暗评价:这位爹爹长得可真好看!

狐狸娘亲的眼光真是不错!

此次下山第一站找海王娘亲的第一任相好,真是明智的决定。

她暗暗窃喜,认真守护,等待帅气爹爹醒来。

其实她是一只人参精,养育她的娘亲是一只千年修为的白色九尾狐。

千万年前狐狸娘初到人间,戏耍人间男子,吸男子精气提高修为,自此种下恶果。

而她穿梭千万年来到东寻国,为还狐狸娘的养育之恩,拯救八位被娘亲祸害的男子们,抚平他们的怨气,改变他们的命运,从而让娘亲可以得道飞仙。

今日又是离目标近了一步,钱金!要加油喽~

暗暗鼓舞自己的钱金忽而笑开了,双手托着腮,憧憬着美好未来。

龙凤宇再次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托腮憨憨傻笑的钱金。

他内心慌的一批,立马卧起身。

龙凤宇本能的开始摸索自己身上的衣裳,确定没有丢掉男子清白,这才松一口气。

钱金见龙凤宇醒了,惊喜的喊道:“爹爹!!”

龙凤宇看向钱金,清隽的脸庞垮下,冷情中含有帝王的威慑力,他只一眼目光便错开,落在了地上的云妃。

他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宛如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云妃是太后安排给他的女人,是太后内定的皇后人选,是太后侄女。

太后这狗娘们,恨不得朝堂,后宫都安插上她的人。

早晚他会将太后的哥哥左丞相,太后的弟弟兵部尚书,太后的侄子威武将军,太后的相好摄政王,通通拉出去砍头。

钱金瞅着龙凤宇,这位爹爹的脸色黑漆漆,阴沉沉的,活像是她欠了了他上万两黄金。

她咽了一口水,小心翼翼的再次开口:“爹爹?”

龙凤宇没理会,阴沉着脸下了床。

他慢条斯理的整理衣衫,回想昨日太后生辰,太后逼他与朝中官员敬酒的事,心中烧着一团火。

他不解恨的抬脚踢了一脚云妃的头颅,这才正视乱认爹的小姑娘。

龙凤宇蹙眉,不悦道:“哪家小孩这般没眼力劲?朕可是皇帝,可不是阿猫阿狗,任由你随意叫爹。”

钱金歪头,一脸疑惑。

她心里暗暗的想:爹爹这是不认吗?

她跟娘亲一丢丢都不像吗?

好吧!

可以说是一丢也不像。

钱金乖乖的掏出定情玉佩,仰着小脑袋,拿着她黑漆漆,圆溜溜的大眼睛,清澈无辜的看着一身金丝线镶边衣袍的君王,软糯开口道:“爹爹,总该认识这个吧?这可是您给娘的定情玉佩。”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