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签到:系统让我搞事情
签到:系统让我搞事情

签到:系统让我搞事情丰祥-著

11人在追
精彩节选 今天是进入炎魔盆地的第六天。 微风,万里无云。 可莫剑的心情却不像天气一样风平浪静,他正在被人追杀,…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16:18:15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今天是进入炎魔盆地的第六天。

微风,万里无云。

可莫剑的心情却不像天气一样风平浪静,他正在被人追杀,气喘吁吁却也热血沸腾,享受着这种刺激的生死追逐。

身后嘈杂的辱骂声像是箭矢一般簌簌飞来。

“站住,交出潮汐石。”

“小子,敢虎口夺食,抢老子的猎物,也不打听打听,整个孤斗城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你算是活腻了!”

“我们冒险团击杀的汐兽也敢抢,英雄出少年啊!”

几位糙汉子出现密林之中,手持利器,凶神恶煞,将他团团围住后,嘴里还不停的嘟囔。

可惜他们不知道,面前这个黑发冷漠的青年,是故意引他们上钩的。

环顾四周,确定敌人的大部队没有跟来后,青年露出轻松的笑意,“好像差不多了,欢迎你们的到来,也希望你们能够尽到人生中最后一点贡献!”

一位头戴黑巾,肩膀略宽,有几分猿人模样的汉子站到队伍前方,不屑一顾。

“小子,很猖狂啊,敢招惹我们血腥冒险团,下辈子长点眼睛,知道吗?”

认为黑发青年插翅难逃,汉子们算是放下心来,也不忘跟着发出最后的嘲笑。

“看着细皮嫩肉的,要不让兄弟们玩玩,也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呢!”其中一位黑面鬼咯咯的笑了几声,面容说不出的猥琐。

“就是就是,好久没有开荤了,我先来。”有人附和,并迫不及待脱起衣服。

但他们谁也没有发现,自己越是猖狂,青年的眼神就越是冷冽,“很好,不愧是臭名昭著的血腥冒险团,我也算为民除害了!”

“小子,真是不知死活。”

莫剑没有再回话,而是从胸膛中摸出一块流光溢彩的不规则石头,拇指大小,刚一取出来,就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是潮汐石!”有人大喊。

“副队长,看来功劳是我们的啦!”黑面鬼拍着马屁,幻想拿到赏赐的场景。

“你们想要?”青年忽然露出肆无忌惮的笑容,并将潮汐石高高拿起,对准太阳,而后在汉子们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当场吞下,“那就到我肚子里来取吧!”

“居然是个疯子!”黑面鬼感到不可思议。

众所周知,潮汐石只能当做材料使用,吞进肚里,无异于自寻死路。

“杀了他,开膛破肚。”黑巾男子抽出腰间的弯刀,咬牙切齿的喊道。

其他几人迅速包围过来。

莫剑眼底的笑意越发浓郁,潮汐石顺着喉咙直接滑落肚里,他却没有丝毫难受的感觉,仿佛吞的不是石头,而是一块光滑的果冻,也就在这一刻,变故突生!

“来吧,将你们最擅长的东西全部交给我吧!”

低吼出最后一句话后,无穷无尽的煞气便由心底迸发,差一点便冲散了他的理智。

血色的气息冲天而起,犹如狂风过岗,杀意弥漫。

他似乎进入另一种奇妙的境界,精神高度集中,仿佛开启天眼,四面八方全无死角。

半梦半醒间,身体也自发产生反击动作。

微微一撇,以毫厘之差躲开了袭向面门的刀剑,身形偏转,就是一记侧踢还击而去,势大力沉的一脚直接踹在黑巾男子的胸膛,将他和身后的一人一同撞翻。

但莫剑可没有乘胜追击的时间,更多敌人前赴后继向他扑去。

两把阔刀同时砍来,一把朝着肩膀,另一把直扑下盘,杀气凛然,不留后手,完全封锁了他行进路线。

不得已,只能后退。

单脚轻点地面,莫剑仿佛一阵流风向后掠去,密集的刀影眨眼间便劈落地面,虽然没有对他造成伤害,却也割得皮肤生疼。

这时,一股更为凌厉的气息升起。

剑气沸腾,火光如同獠牙般撕咬而至,那是一位刀疤脸的武技,带给他巨大的威胁。

“总算是舍得使用点压箱底的招式了,不枉此行啊!”莫剑不惊反喜,他要的正是这个。

巨大的压力迫使他不得不认真对待,来而不往非礼也,他单手一甩,将一发压缩风刃掷出,虽然威力不大,速度却极快,恰到好处落在刀疤脸的手指上,将他刚刚成型的火焰之剑扼杀于萌芽之中。

“啊!”惨叫声响起,刀疤脸痛苦倒地。

在敌人们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他抽出腰间别致的长剑,仰天长啸。

“哈哈哈,现在,它是我的啦!”随手一抹,如出一辙的火光照耀半空,映照出他不可一世的笑脸。

居然只用了短短几秒,便复制了刀疤脸的绝学!

虽然不清楚名字,姑且就叫做飞火吧!

第一个武技轻松到手,莫剑了然于胸,趁现在潮汐状态还有一定的时间,赶紧压榨敌人最后的价值吧!

最好的办法肯定是给他们更大的压力,不然谁会使用压箱底的招数呢!

挥舞了几下飞火剑,火焰飞溅,如臂驱使,他嘲讽道,“你们这群土鸡瓦狗,简直不堪一击,一起上吧,别让老子失望!”

“我一定要撕烂你的嘴!”

激将法无论什么时候都好用,特别是配合他那张脸更是功率全开。

对面几人虽然吃了一惊,但也仅此而已,面面相觑一番,再次提着武器冲了上来。

天色已晚,莫剑打算速战速决,血腥冒险团来此猎杀汐兽足足组织有上百人之多,虽然让他浑水摸鱼,摘得头筹,但迟则生变,更得小心应对。

就在莫剑走神之际,第一个人已经欺身靠近,长刀佯攻,巨大的风压遮得他睁不开眼睛,说时迟那时快,黑巾男子一个轰拳,正面击中胸膛,直挺挺的将他击飞出去,撞倒了好几颗大树。

“干掉了吗?”刀疤脸惊魂未定,他的胡子和头发已经被火焰烧光,脸上全是灼热的痛感,

“可能吧!你去看看。”

还没等黑巾男子说完,树枝翻折,莫剑从地上爬了起来,摇头晃脑。

“不用了,还活着,真疼啊,可惜就是力道稍微弱了点!”

差点阴沟里翻船,还好他学过石体术,不然刚刚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不过,呵呵,谢谢你的绝招。”拂去衣服上的尘土,莫剑疯了一样冲去。

同时右手成拳,左手出爪,前一秒还在十几米以外,下一个眨眼便出现了血腥冒险团几人身前,拳掌如风,招招不离要害。

串步,极大的提高短时间内的移动速度,就好像瞬移一样,但距离较短,只适合猝不及防的偷袭,也是他从别人手里复制而来的招数,异常实用。

这一次,他拿出了全部的实力,毫无保留,大开大合的攻势,逼得几人连连后退。

当然,这只是开胃菜,真正的杀招隐藏在不经意间。

行云流水的动作却不是出自他的本意,就像陷入本能的猎手,每一次动作都不留余力且浑然天成。

越来越多的伤痕出现在血腥冒险团一行人身体之上。

但击败他们很简单,就算不进入潮汐状态莫剑也可以轻松做到,他需要的是陷入潮汐状态后的特殊效果。

复制。

只要是敌人在他潮汐状态时使用的一切招数,他都能原封不动,一模一样的学习过来。

血腥冒险团几人越打越胆战心惊,此时此刻,他们才发现一个事实,青年在戏耍他们,更有眼尖者认出了他那把别致,且与一般制式兵器大不相同的长剑。

那剑修长轻盈,剑柄略长,有更独特的护手保护手腕。

“血枭,你是血枭,传说中杀人如麻,酷爱折磨敌人的血枭。”有人大喊出来,仿佛看见了魔鬼,连连后退。

看着那张不羁的笑脸,众人才明白笑容中讥嘲的意味。

孤斗城最近流传着一个传说,某位英俊小生最爱折磨敌人,会让敌人战斗到精疲力尽,然后再病态般杀死,本以为是危言耸听,没想到确有其事。

“被你们发现了呢!”他喃喃自语,手中动作却更为凌厉。

战斗不知过了多久,莫剑将几人蹂躏得体无完肤,当燥热的感觉散去时,他知道该结束这场单方面的碾压了。

连续惨叫声响起,很快又复鸦雀无声。

寂静的森林中,横七竖八堆满了尸体,仔细看去,扭曲的面容上布满了恐惧。

……

收剑入鞘,莫剑忍受着如潮水般涌来的痛楚,清点着此次的收获。

除了完成任务以外,还得到两种相当不错的武技,分别是飞火剑技,贴身轰拳。

以及这几人全部的身家,几把普通兵器与一小袋郁金币。

他这才有空查看自身的伤势。

“身体似乎承受不住,看来短时间内不能继续使用潮汐石复制武技了,得消化消化。”

既然本次善恶任务已经完成,满载而归,也该回家了,血腥冒险团人多势众,好手众多,现在还不宜跟他们正面碰硬。

他望向周边的树林,找出孤斗城的方向,飞驰而去。

小半日后,莫剑风尘仆仆的赶到一个隐蔽的山洞,这里是他在孤斗城外的据点,相对安全,储备着不少补给。

简单的吃了一点干粮后,他才想起今天还没签到呢,都快被善恶系统给逼疯了,赶紧签到调剂一下。

默念签到系统,他的意识突然进入了一个空灵的神秘地带,面前只有寥寥几个图标,最上面也是最显眼的是一枚血红色的按钮。

他点了进去。

【签到成功,您获得隔壁三婶的擀面杖】

面无表情,头顶黑线的看着突然出现在手中的擀面杖,莫剑感觉自己古井无波的心态似乎快要出现破防。

“尼玛,又来,老子就知道,你肯定不会给我出好东西!”

虽然已经习惯了签到系统的吝啬,但他还是忍不住吐槽几句。

想他堂堂七尺男儿,穿越到异世界得到金手指应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只是这个金手指真的很搞人心态。

每次签到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要不是连续签到礼包里能开出好东西,他早就撂担子不干了。

他又看向连续签到功能,没有10次签到礼包,只有100次签到的超级大礼包,500次签到的豪华大礼包,和1000次签到的绝世大礼包。

而他距离下一次超级大礼包还差7次签到,到时候还能得到一个500次签到的豪华大礼包。

嗯,感觉不是很遥远了,想想还挺激动的!

“超级大礼包里都能开出很有用的好东西,豪华大礼包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虽然日常签到不靠谱,但超级大礼包里都是实打实的好东西。

就比如复制能力就是从100次签到的超级大礼包中开出来的。

借助潮汐石开启潮汐状态,在持续时间里学会敌人的招式和武技,简直就是偷奸耍滑,浑水摸鱼,走上人生巅峰的捷径。

迄今为止,他最满意的签到就是复制功能了。

……

回到城门口,确认不会被人发现踪迹,莫剑提交了善恶任务。

【善恶任务:劫掠已完成,恶行值+1】

善恶系统,就是他从第2次超级签到大礼包中开出来的奖励。

与善解人意的复制能力不同,善恶系统一言难尽,怎么恶心人它怎么来,时而杀人放火,偷鸡摸狗,时而助人为乐,慷慨解囊。

害得他不得不藏头露尾,就怕被人发现了真实身份,找上门来,以至于配合上复制别人武技时的潮汐状态,成就了一个被人津津乐道的绰号,血枭。

也是善恶任务的要求,才使得他冒着危险夺走了血腥冒险团的战利品。

……

作为一名臭名昭著的危险分子,莫剑秉承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原则,绝不抛头露面,深居简出,隐藏在大街小巷。

单打独斗,谨小慎微,就是他能一个人在这危险世界生存的原因。

他在孤斗城的据点坐落于平民区,是一处平平无奇的青砖黑瓦房,就在巷弄最深处,也是他刻意挑选的结果。

还没等回到家里,他便看到了一位徘徊不定的焦急身影。

原来是隔壁三婶,一个微胖的妇人,待人和善,刚来孤斗城时给予过莫剑不少的帮助。

他从屋檐上一跃而下,轻松落在妇人面前,“怎么啦,三婶!”

妇人还是没有习惯他的神出鬼没,吓了一跳,平复心情后说道,“哎,我的擀面杖不见了。”

莫剑眉头一皱,有些不好意思,他当然知道三婶的擀面杖在哪儿。

“一个擀面杖而已,再买个不就行啦,没钱吗,我给您拿点。”说着他就从钱包里取出一枚郁银币递了过去。

作为一名杀人越货的主,他虽然算不上富有,但也不怎么缺钱,而且不是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花起来也不心疼。

三婶连连摆手,笑容中有点苦涩,“是你三叔亲自给我做的,有感情啦,算了,不见了就不见了吧!”

心底有数,莫剑却不能直接将擀面杖还给妇人,不然怎么解释呢?

晚上突然想吃面条?

“我帮您找找,您等等!”说完这句话,他又神出鬼没的消失了。

回到屋里简单洗了个热水澡后,莫剑慢悠悠的来到隔壁。

“三婶,你看这是什么?”他笑吟吟的将擀面杖放到桌前。

“你找到啦,还是你们年轻人眼神好。”妇人眉开眼笑。

“小事!”

“没吃饭吧,婶给你做点吃的。”

“那怎么好意思,谢谢啦,我要吃肉,大碗的!”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