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纯爱 ›› 病娇世子他撩人不自知
病娇世子他撩人不自知

病娇世子他撩人不自知暮紫雨乔-著

26人在追
精彩节选 夜深人静,灯火寥寥,更夫重复着日复一日的口号,“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三个黑衣人朝榆州知府陈恒官邸…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17:08:0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夜深人静,灯火寥寥,更夫重复着日复一日的口号,“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三个黑衣人朝榆州知府陈恒官邸方向飞身而去,偶尔踩碎瓦砾声声,转眼消失在夜色里。

“真想看看从陈知府家中搬出民脂民膏,他会是个什么表情,想想还真有些期待。”萧南星轻声笑道。

“我秦燕燕平生最瞧不起的,就是仗势欺人之人,尤其是朝廷走狗,为官不仁,哼,大哥,我一定要给他揍成猪头!”

自称秦燕燕的少女,握着白玉似的拳头,虽然戴着黑纱看不清表情,但那拧紧的眉头,瞪大的杏仁眼,就知道她确实很生气。

“嗯,陈恒算不上好官,趋炎附势,聚敛无厌,前车散财之鉴不但没给到他警示,反而变本加厉,笼络那些奸商恶霸打着云萧燕名号胡作非为,也是时候收拾他了。”

被叫大哥的男人敏锐地观察四周,压低略带磁性的声音对他们说:“知府府兵众多,守卫森严,大家小心行事。”

“是。”

三人中秦燕燕轻功最是了得,人如其名,身轻如燕,几个转身便轻而易举躲开巡卫视线,找到知府书房,随即向二人勾勾手指,示意安全,可进。

“把钱财藏在书房,陈知府怕是史上第一人吧。可这也太不像能藏的住的地方啊?”萧南星抓抓脑门,转了一圈也没嗅到金钱的味道。

“怕是有机关暗道,再找找。”被唤作大哥的男人轻声道。

男人身高八尺,身材削瘦,一双剑眉稍稍上扬,细长的桃花眼正凝结出凌厉的光芒。

浅色的眸子向四周扫去,书案上一封展开一半的信封吸引了他的注意。借着昏暗的月色艰难辨认上面的字迹。

‘匈奴奸细’四个大字赫然映入眼中,被唤大哥的男人不禁往后踉跄一步,耳际嗡鸣,失神地陷入回忆。

“君子立于世,有所为有所不为,本王一生镇守北疆,从未勾结匈奴,”说话的男人声如洪钟,目呲欲裂似要焚起火来,转头望向身后,声音瞬间柔和起来:“子宸,你相信父王吗?”

镇北王徐北穆一杆银色长枪只身荡开一众涌上来的黑甲士兵,浑身是血地站在王府院中,眼神决绝地望着孩儿徐子宸。

徐子宸重重地点头,略显稚嫩的声音如同发狂的小兽,凶狠地呜咽:“爹爹是北疆的守护神,是匈奴闻风丧胆的战神!我相信爹爹!我相信爹爹!”

徐北穆舒心地笑了,他眼里噙着泪却笑得坦然,只冲徐子宸喊了句“快走!”便冲向面前一片黑压压的铁甲阵中。

徐子宸虎口逃生,辗转三日,来到清茗寺山下一废弃竹舍。

一恩:“徐子宸的名字不能再用,虽然朝廷一时半会找不到此处,安全起见还是隐姓埋名的好。以后你就叫……‘许云安’,裂石穿云,一世长安。”

徐子宸跪地俯首叩拜,“谢一恩大师救命之恩。”再拜,“谢一恩大师赐名收留之恩。”

“找到了,找到了,大哥,燕燕,果然有机关。”萧南星兴奋地叫出声来。

秦燕燕赶紧做了个“嘘”的噤声手势,顺便白了他一眼。

大哥徐子宸也在萧南星的叫喊声中回过神来,眼中闪现一丝无人察觉的哀伤,将信原样放回。

只见堆满卷宗的书架上层隐藏着一个隔层,里面摆放着一只通身泛光的金蟾,脚下踩着金元宝,眯着眼睛张大着嘴巴。

萧南星左瞧瞧右瞧瞧,拉过秦燕燕,悄声说:“你看它,像不像陈恒?”

“扑哧,”秦燕燕捂着嘴,努力憋着笑,“脑满肥肠,圆滚滚,小眼睛,没脖子,别说,还真像耶。”

萧南星挑起眉,甚是得意地炫耀道:“二位可瞧好咯。” 边说边拿玉箫按压它的舌头,“咔…”的一声,身后一侧墙面竟缓缓洞开一个暗门。临进门还喋喋不休道:“啊呸,真是个贪官,放那么高,也不怕贪的太多衔不住,最后落个人财两空。”

暗门内别有洞天。

顺着石阶而下,两面是坚硬石墙,看不出设有机关,墙上只有几盏油灯忽明忽暗,穿过长长走廊尽头,是一间无比空旷的石室。

令人震惊的是,石室内堆满了大箱小箱的玛瑙翡翠,珠宝玉器,散落一地的金光晃的人眼都睁不开。

三人看此情此景皆目瞪口呆,堂堂一州知府隐藏的钱财,比他们光顾过的奸商富贾恶霸的财物加起来都要多,这超出了他们对贪腐的认知……

“哇,我的天啊,这这这,这太夸张啦,”秦燕燕脚尖一点,轻飘飘落在一箱珠宝首饰旁,实在无处落脚。碰到脚边的玉器叮叮作响。

“这是最最最负盛名的九凤朝阳珠钗啊,还有还有这个,白玉八仙纹手镯,这可是失传好久的镯子,我只在话本子里看见过,红珊瑚猫蝶珠花,紫玉芙蓉耳铛,唔啊……”秦燕燕捧着一堆金银首饰两眼放光,兴奋地原地直跺脚。

萧南星见她如此可爱模样,心里跟被猫挠了似的,“燕燕,你要喜欢,咱们把这些都带走。”

可转眼就犯了愁,“可怎么弄出去呢?总不能把一府衙的人都打晕咯,叫二虎过来慢慢搬吧?知府守卫那么多,走一趟可以,难免再回来时不被发现。”萧南星疑惑的看着他们的大哥。

徐子宸环视堆金如山的石室,跺着步子走了一个来回,眉眼舒展,低头笑道:“既然我们搬不出去,那就只能请知府大人亲自送出去。”

萧南星,秦燕燕齐刷刷的抬起头,一副“他脑子有病吧”的表情望着他们的智囊大哥。

徐子宸眼角上扬,狡黠一笑:“走,我们先离开这里。”

三人按原路返回,刚准备打开石门,突然外面有声音传来。

“陈知府,信你已经看过了,你以为本公子此次前来就只是为了招兵买马?榆州城内窝藏匈奴奸细,知府大人不会对此一无所知吧?”

“韩公子冤枉啊,陈某一心为民,效忠陛下,即使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窝藏匈奴奸细啊。”陈恒义正言辞地喊冤道。

“陈知府误会了,在下可没说您窝藏奸细,这皇命在身,不敢耽搁,一切都跟陈知府敞开了说,都是为朝廷效力,还请知府大人务必尽早揪出那祸害,咱们都省心。”被唤作韩公子的男人气势凌人地说道。

石门后的三人起初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的往身后那满室金山望去,又齐齐的回过头来心领神会的相互点点头。

“瞧,这机会不就来了?”徐子宸轻声一笑。

秦燕燕转着眼珠,“什么机会?”

萧南星揉揉她的脑袋,边点头边说: “这姓韩的,应该就是朝廷派来的鹰眼韩少凌了。”

徐子宸沉默片刻,说道:“我引开那韩公子,你们趁机出去,带上二虎,老地方等我。”

话音刚落就听“吱”的一声,石门开出一条裂缝,黑暗处剑花翻飞,剑风呼啸,剑还未到森寒剑气已刺碎了黑夜。

陈恒瞳孔皱缩,脸色苍白,颤抖着声音道:“什,什么人!”

韩少凌,不愧将门之后,反应迅疾,只后退两步,便快速抽出随身佩剑,横挡住来势汹汹的黑衣人。

韩少凌右手持剑对抗徐子宸突如其来的压制,忽然身子微侧,左拳向对方击出,他身材健硕,比对方足足高出一个头,这拳出去,正对准了他的面门。

徐子宸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身子后仰,抬起一脚猛勾住韩少凌下盘,支撑起自身全部重量,提起另一只脚朝胸口猛踹。

韩少凌提剑挡住看似不容小觑的一脚,剑刃瞬间弯成月牙形,在强力冲击下,两人顿时分开一丈远,还未待呼吸吐匀,又缠斗在一起,剑刃在黑暗中碰撞出叮叮响声,火花四溅。

陈恒爬伏着身子躲到书案下,抖如筛糠。

秦燕燕一个飞身掠到他身边,抬起一脚踹飞了书案,凶巴巴地道:“说了把你揍成猪头,就绝不会揍成狗头!”说完卯足了劲,毫无章法地舞着拳头就往人脸上伺候。

“让你污蔑云萧燕,让你乱抓人,让你为官不正。早死一时天有眼,再留三日地无皮,今日本姑奶奶就替榆州百姓好好教训教训你。”秦燕燕越打越来劲,出拳虽无章法,却也蓄足了内力,不一会儿陈恒已经鼻青脸肿,分不清哪是鼻子哪是眼。

萧南星见差不多了,拽着秦燕燕的小臂,柔声道:“可以了,我们该撤了。”

萧南星边拉着秦燕燕往外跑去边悠悠的撂下一句话,“好一个榆州知府陈恒,石室之内,富可敌国!”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