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报告王爷,王妃又在扮猪吃老虎
报告王爷,王妃又在扮猪吃老虎

报告王爷,王妃又在扮猪吃老虎萧九爷-著

7人在追
精彩节选 南陵国,十月,霜降时节。 帝京城楼上,红衣女子笑颜如花,那双明亮的眼眸里不含任何情绪,她一步一步踏上…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18:12:4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南陵国,十月,霜降时节。

帝京城楼上,红衣女子笑颜如花,那双明亮的眼眸里不含任何情绪,她一步一步踏上阶梯,站在城楼边上,低头看着下面围观的人群,她的唇边泛起浅浅的笑意。

“跳啊,怎么还不跳?”

“是不是反悔了?不敢了?”

人群中有人说出这么一句话,引得众人发笑。

红衣女子不言,她从城楼上纵身一跃。

红色的绸缎随风飘扬,坠落在地上如同鲜艳的花朵绽放一样,额头的鲜血止不住地在流,红衣女子直到坠楼的最后一刻也未曾阖上眼眸。

再次苏醒时,宁朝颜感觉到自己的头疼的有些厉害,脑海里面有太多陌生的记忆涌进来,她艰难地从地上起来,双眼模模糊糊地看见地上有一大滩殷红的鲜血。

“我这是在哪儿?”

待到完全睁开眼时,宁朝颜看着眼前人皆是穿着古代的衣服。

“这……这怎么回事?”

眼前众人在看见宁朝颜醒过来的时候就像是看见鬼一样惊讶,有人直接落荒而逃。

“她……她……诈尸了!”

“见鬼了见鬼了!”

有人直接踉踉跄跄地离开,一步一回头,担心宁朝颜突然追过去。

宁朝颜感觉有些奇怪,她碰了一下自己还在流血的头,“嘶~”

她明明经历了一场爆炸,怎么还活着?

脑海里面的记忆是关于原身宁朝颜的记忆,和她本来的名字一模一样,都是叫做宁朝颜,命运也和她的命运差不多,都是跌宕起伏。

自幼父母双亡,虽是异姓王孤女,但是因为没有后台在帝京城中饱受欺辱,就连今日准备跳楼,也没有一个人出来拦着,都想要在下面看好戏。

当真是世态炎凉,人心冷暖。

眼前这种情况,只有一种现象可以解释,那就是穿越。

原身在十月二十三日这天选择跳城楼自杀,全是因为原身的心上人宇文轩在今天要迎娶一位乐坊歌女柳卿卿,宇文轩曾在众人面前大放厥词,说他的正妃只会是高门之女,就算他迎娶歌女入府,也不会让宁朝颜进门。

至于为什么原身对宇文轩死心塌地,宁朝颜说不上来,她的脑袋有些疼,多半是从城楼上面摔下来撞到脑袋,一时半会没有缓过来。

擦干额头上的鲜血,宁朝颜的眼眸里泛起寒意,既然她没有死在爆炸里,就说明老天断定她命不该绝,又给了她一次机会,管他宇文轩还是柳卿卿,那些欺负她的人,她都要一一讨回来!作为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踩在她的头上!

踏入帝京城,宁朝颜步态从容,大红色的绸缎随着微风轻起,白皙的脸上没有任何血色,整个人周遭的气场就像是寒冰一般,让人感觉到寒气逼人。

再次踏入这片土地,她就是另外一个宁朝颜。

眼前这一幕,尽数地落在一个戴着半面银色面具的黑衣男子眼里,他刚来的时候,宁朝颜就已经跳下去了,然而没想到那么高的城楼,她摔下来流那么多血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又重新站起来。

男人黝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光亮,唇角微勾,“有意思……”

玄武街上,宁朝颜正朝着王府的方向走,眼前忽然出现一群男人将她团团围住。

为首的男人叫朱宽,宁朝颜在看见朱宽尖嘴猴腮的容貌时,就想起来他的身份,不禁想起来他的身份,脑海里面还一闪而过朱宽家里面具体有多少财产,以及土地分布情况,详细具体到有几亩地。

真是奇怪,就像是原身刻意调查过一样。

这朱宽虽是有几分人样,可是做的不是人事,曾带着家丁将宁朝颜捆起来丢进山中,是宁朝颜自己一个人好不容易才回来,不仅对宁朝颜这样,朱宽还经常欺辱读书人,私自收摊贩的保护费,但是因为朱家和官员都有几分关系,所以没有人敢动他。

想到这样的人渣到现在还活着,宁朝颜心里面就憋着一口怨气。

“听说你跳城楼,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正打算发个善心给你收尸,没想到给你买的草席白买了。”

朱宽从下人的手里面拿过来扔到宁朝颜的面前,露出猖狂地笑,“宁朝颜,送你的,你可一定要用上啊”

宁朝颜的脑海里面回想起曾经朱宽欺负她的画面,她握紧拳头,目光落在草席上面,小声道:“确实能用上……”

朱宽听完,顿时拍腿大笑,指着宁朝颜对周边人说,“看见没,果然还是草席配得上她孤女的身份。”

孤女……

宁朝颜冷哼一声。

如果不是有人默许,单凭永安郡主的身份又怎么可能被人欺负?

玄武街上,一阵马蹄踏过的声音,整齐的铁骑停在宁朝颜的身后。

宁朝颜回头去看铁骑后面的马车,微风吹动车帘,檀香木制的马车里,坐着一个男人,车帘并未被完全吹开,只是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轮廓。

男人并未走出来,可周围的百姓认出来马车是谁家的。

南陵国内,又有谁敢用檀木做马车?又有谁这么有钱,能用檀木做马车?

必定是那位虽未曾怎么露面,但却被人们记在心里的昭王宇文司寒。

要说这王爷,可是人人敬而远之的鬼阎王,谁若是和他走的太近,必定厄运缠身。

宁朝颜的记忆里面有这位王爷,只不过并不是特别熟悉,两个人可以说没有任何交集。

相传这位昭王可是模样可是一等一的好,就是脾气有些古怪,喜怒无常,更有甚者传言昭王嗜血成性。

“展炎,前面是什么情况?”

男人声音清冷,语气中还带着一丝丝怒意。

展炎回道:“王爷,外面有一条狗正带着他的狗拦路。”

“哦?”宇文司寒说,“既然是狗,那就抓起来送回去,让狗主人看好才是。”

此言一出,铁骑直接上去将人给围起来,中间的道路让开,马车可以通行,展炎驾驶着马车先离开玄武街。

马车路过宁朝颜的身边时,宁朝颜想要看清楚里面的人,然而窗帘被紧紧地拉上,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人到底长什么样。

铁骑将朱宽等人直接带走,不给朱宽任何反抗的机会。

宇文司寒的突然出现,让宁朝颜感觉有些意外。

玄武街和昭王府,似乎是相反的方向,他为什么会突然来这儿?

不过,无论如何,都是宇文司寒的出现才解决这些麻烦事,如果自己动手,恐怕只有血溅当场,不会给朱宽任何机会。

只是,朱宽买的草席可不能浪费……

思及此,宁朝颜的唇边扬起阴冷的笑容,那双眼眸中是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