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盘龙修仙传
盘龙修仙传

盘龙修仙传勿九大叔-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五月末的乡间清晨,天刚微微亮,清新的空气让人感觉十分舒适。四下的田野,已经有很多趁凉爽起早干农活的村…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18:14:0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五月末的乡间清晨,天刚微微亮,清新的空气让人感觉十分舒适。四下的田野,已经有很多趁凉爽起早干农活的村人。

潘东文斜挎着碎布做的书包,有些懒散地走在乡间的阡陌小道上。

他十三岁的年龄,身材有些瘦弱,一张光洁白皙的脸庞上,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虽然衣着朴素,却遮挡不住他的俊朗。他走路看似懒散,表情却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嘴中念念有词,原来是在背诵文章,因为学堂的先生有要求,这篇文章每个人都必须会背,而且今天要挨个检查,不能背诵会被处罚。

“东文,等等我!”

潘东文正专心地默念着文章,身后传来一声叫喊,于是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原来是和他同村的好伙伴潘阳光,正飞奔而来;阳光身后三步之远,还跟着一个人,手中抓着书包,也是跑的飞快,却是邻村石庄的石勇。

潘阳光和石勇跑到潘东文身边停了下来,因为跑的太急,此刻大口地喘着气。

“刚才在家等了你和林浩很久,还以为你跟他一样,怕今天背诵文章所以逃课了。”

潘东文惊讶地说道,他家在村口,是去学堂的必经之路,所以每次都是在家等到他最好的两个同岁伙伴林浩和阳光后,三人一起结伴去学堂。

“我哪里敢逃课,让我爹知道了非打断我的腿。”潘阳光双手撑着膝盖,喘着气回应道。

片刻后,喘息稍稍平缓,潘阳光立起身子,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说道:“东文,石勇说他见到神仙了。”

“神仙?”潘东文吃了一惊,诧异地望向潘阳光身后的石勇,这个小他们三岁的小伙伴,特别地伶牙俐齿,平时总喜欢跟在阳光后面当跟屁虫,最喜欢和阳光及林浩抬杠斗嘴,此时附和地点着头。

“真的假的?”潘东文愣了一下,不敢相信地问道。

“我觉得吧,肯定不真。他估计没睡醒,被一只野鸡吓到了,然后就以为自己遇到了神仙。”潘阳光抢先说道,为自己想到的解释洋洋得意,说完后哈哈大笑起来。

“才不是,野鸡怎么会吓得到我,我抓的野鸡还少吗?”石勇一脸不爽的样子,不乐意地反驳道。

“阳光你别捣乱,石勇你详细说说怎么回事?”潘东文感兴趣地问道。

“我早上起来上茅厕,抬头看到东边天空中有一道红芒,本以为是一片云彩,仔细一看,它还会动,而且速度非常快,然后就看到是一道人影在上面,脚下踩着的就是红光光芒,吓得我差点坐地上。我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真的是有个人在飞,你想想,除了神仙还有谁会飞?”

石勇讲的很认真,毕竟潘东文是学堂先生最看重的学生,读书又好人又聪明,他极为敬佩。

“那人往哪儿飞了,后来呢?”潘东文问道。

“一直在往北飞,我当时快吓死了,准备叫我父亲,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敢叫,等我再看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石勇挠了挠头,仍然心有余悸地说道。

“北边又没山,一望无际,怎么能凭空消失呢?太假了。”潘阳光插嘴说道。

“那我怎么知道,反正就是说不见就不见了。”石勇虽然是个小跟班,说话却一点也不像跟班的样,想到什么说什么,经常和阳光争论。

潘东文倒不纠结凭空消失的问题,先生说过宇宙浩渺,未知的事情和不可思议的事情太多,远不是一介凡人能理解的,如果真的是神仙,自然有凭空消失的本事。

“会不会是升仙大会的仙师来了?”潘东文稍一琢磨,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升仙大会,是一家很遥远地方的修仙门派,每隔九年来他们国家挑选修仙弟子的盛会。在一代一代人的口口相传下,这些少年郎们自小就知道升仙大会的事,而且极为向往。当然,能被选中的修仙弟子条件十分苛刻,必须是年龄段八至十六岁的少年,而且前提是此人身俱仙根,因为只有具备仙根,才能吸纳天地之精华灵气,最终修炼成仙。而具备仙根的人,一万人中才可能出现一个。

“对对对,升仙大会,九年一次的升仙大会就是今年,几天前我爷爷还在念叨,果然如期来挑选人了,我竟然给忘了,哈哈哈。”潘阳光情绪立刻激动起来,“仙师,肯定是仙师。哇,升仙大会要开始了,我要去修仙!”

“看你激动的傻样,又不是你想修就能修的。”潘东文笑着说道。

“就是,修仙有那么容易的话,神仙早就多的满天飞了。咱们方圆十里八村,就从来没有被挑中过弟子,你也别想了,没那么容易的。”石勇嘿嘿一笑,恰到好处地补上一刀,有东文在,他似乎永远是站在阳光和林浩的对立面。

“不容易也比你容易,怎么着我们还有个神仙祖宗,论机会也比你们大的多。”潘阳光对石勇得意地说道。

“又拿你们的神仙祖宗说事,我爷爷说,你们的神仙祖宗是假的,都是你们自以为的。”石勇一脸轻视地说道。

“自以为?我们的‘昌蓝石、东阳龙、雪玉开’的字辈就是证据,你不信也没用,你们不信那是因为你们嫉妒,有眼不识晴山玉,哼。”潘阳光有些火大地说道。

“又抬出你们的字辈压人,有字辈就了不起吗?有字辈的家族多了,也没见他们都说自己的祖宗是神仙。”石勇不甘示弱地反击道。

“他们的字辈里面有龙有玉吗?他们的家族有仙谱吗?”潘阳光恼怒地说道。

“有龙有玉又怎么样?你们的长辈都解释不清楚还洋洋得意。得,又抬出你们的仙谱了,每次都拿这两样东西说事,一本破家谱,有个‘仙’字就成仙谱了?那里面有记载哪个人去修仙了吗?”

“我当然能解释的清楚……”

潘东文摇了摇头,不再理会这两个人的争吵,大踏步地走起路来,耽误了一些时间,有可能会迟到。

不过,潘东文内心里却是喜悦的,他相信自己的判断,石勇见到的应该是仙师,如此说来,升仙大会就要召开了,他也很期待升仙大会,谁不想成为神仙呢?谁不想翱翔天空、呼风唤雨、长生不老呢?一个人一生只有这一次机会,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有一丝希望总比完全没有希望好。

而且,他和潘阳光一样,坚信自己的祖宗中有出过修仙者,这是老人们从小对他们不断灌输的结果,虽然证据不多,谜团重重,这也是他们这些后代以后需要解开家族谜团的任务。

三人匆匆忙忙赶到学堂,正巧赶上教书先生晃晃悠悠地走进学堂,于是赶紧溜到座位上,拿出书本开始早读。

学堂是一栋三间大瓦房,摆放着七张大大的四方桌子,围坐着三十多个高矮不齐年龄不一的少年郎,一个个表情严肃,背着双手,摇头晃脑地读着文章。

天气逐渐热了起来,窗外的知了开始叫起来,汇入到读书声中。

先生比较瘦小,五十来岁的样子,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却是一脸严峻,背着双手,右手中拿着一把一尺长的戒尺,不停地在学堂中巡视。

读过一阵书后,先生拍拍手,叫停了大家读书,开始一个挨一个地让学生背书。先生并不说话,会背的学生,他点点头,示意其坐下;不会背或者背错的学生,他一瞪眼,学生自觉地伸出一只手,然后啪啪啪打三下,打过之后还不能坐下,得继续站着。

潘东文平静地坐着,并不像有些同学那样坐立不安。

文章不长,很快轮到了潘东文,他不慌不忙地站起来,清了清嗓子,开口背道:

“天行健,志者当自强不息;地势坤,仁者以厚德载物……”

刚背两句,这时,“哐当”一声大响,虚掩的门一下子被人撞开了,一个十三、四岁长得虎背熊腰的少年出现在门口。只见他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急匆匆的样子,似乎有要紧事想冲进屋内。

少年蓬头垢面,衣着简陋,相貌普通,长得倒是很结实,一张普通的脸蛋被晒得黑里透红。

潘东文背书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屋子的人瞬间把目光投向了门口的少年。

少年似乎忘记了此时正是上课时间,吃惊地看着屋内一众人等,呆呆地愣在了门口。

正上着课被人打断,先生非常生气,看清楚门口站着的少年后,严厉地喝道:“林浩,你想干什么?”

顿了一下,先生似乎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你又没来上课,逃到哪里玩去了,还知道回来?”

当意识到自己逃课又一次被逮个正着后,这位叫林浩的少年尴尬地挠了挠头,有些窘迫。不过眨眼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窘迫一闪而逝,他毫不害怕地盯着先生,操着有些粗哑的嗓门,理直气壮地说道:“先生,我今天逃课是有原因的。”

简简单单一句解释后,林浩不再理会先生,而是朝屋内正站着背书的潘东文招了招手,大声喊道:“东文,阳光,潘家村的,都快出来,二公让我来叫你们,仙师们来收徒弟了,升仙大会开始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