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槃归:争宠到九天
槃归:争宠到九天

槃归:争宠到九天七涯-著

10人在追
精彩节选 “大荒之外,东海之中,有山名曰归墟,日月所出。” 世人以为归墟山是仙境。 其实,归墟山不过住了修仙者…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21:11:3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大荒之外,东海之中,有山名曰归墟,日月所出。”

世人以为归墟山是仙境。

其实,归墟山不过住了修仙者。

归墟山极大,俨然像海上大陆。

苍色的群山跌宕起伏,如同大海的波涛一样,延伸远方,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天尽头,山峦由一座座高峰连续相叠,在云海之中若隐若现,许多峰上常年云雾缭绕,看不清峰顶。

没人说得清归墟山到底有多少峰多少山头,只相信其与天地同归。

修道者在归墟山中悟求天道,归墟派是人界最古老的修仙门派。

这一天,归墟派新入门小弟子沈云在方壶峰后山捡到一颗很奇怪的蛋。

方壶峰在归墟山西边临海处,多花草树木,多鸟兽,景色很像普通的内陆山峰。

后山算是其山上的草药园兼后花园,山势平山路较宽,路不陡峭,空气清新,是新弟子们遛弯比较喜欢去逛的地方,还可顺手采集一些灵花灵草。

后山是方壶峰区域里唯一没啥鸟兽的地方,更别提灵兽。

而沈云捡到的这一颗奇怪的蛋却是一颗灵兽蛋。

沈云把蛋放在手上观察。这蛋的体积显然比一般山鸡蛋要大许多,重量比鸟雀蛋轻,握在手中几乎感觉不到多少重。

灵兽蛋没征兆大咧咧出现在山路中间,太稀奇了!更让他觉得不同寻常的是,这颗蛋长相不凡,非常好看!

蛋壳上清晰地显现着两道黑白漩涡纹,纹路会变化,一会看像两只眼睛,再过一会看像水墨山水。不知道是随着光线在变化还是随着心情在变化。

沈云拿到它后就有点爱不释手,决定收下这颗蛋。

他向蛋身上注了一点灵气,准备先把它带走再做下一步。没想到,蛋竟变大了一点点,刚好大到没法揣兜里。

蛋对此有意见?

蛋不仅变大,还在沈云手上摇晃,好像在撒娇。让沈云有刹那的恍惚,仿佛以前就认识这颗蛋,知道它脾气大,却爱撒娇。

看这蛋的表现,好像是在抱怨怎么让它等这么久,又好像是在开心终于找到它。

真是一颗奇怪的蛋啊!

“我得请教师兄们看怎么把你孵出来。”沈云对蛋说。

蛋便不再动了,就黑白花纹继续变化着。

这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沈云无从理解一颗蛋的心思。

再等了一会,见蛋没其它变化,沈云就取出披风,包裹起变大了的又和他套过近乎的蛋,把它带回住处。

归墟派每二十年开山门一次,收二十位新弟子。

新弟子们一律住方壶峰,从练气进入练气期开始学习仙道,等通过新人大比或有长老过来收徒才有机会入住其它峰。

沈云是最新一批新弟子中进山门最晚的一个,排行二十,前面整整齐齐排有十九位师兄。

充当着新弟子培训基地的方壶峰,一向很尘世热闹。

凡人的许多习惯,串门、八卦、养宠物、看比赛等等,在方壶峰这里依然流行。

当然,学习和修行是最主要的事。

沈云捧着蛋回到方壶峰住处时,除大师兄二师兄被掌门派去师门任务刚巧不在之外,其他师兄们都在,且正好都呆在问道大殿里。

问道大殿的各个角落,三三两两人群,看书的看书,背口诀的背口诀,练习的练习,洋溢着一股属于新人们的新鲜风气。

对比之下,从后山摸鱼回来的沈云,有点显眼。

正在问道大殿门边一起研究试验涤尘术的三师兄薛可学和五师兄蓝韵一眼看见他。

“你上哪偷懒去了?你这捧着什么呀?” 蓝韵二连问。他看到沈云神采奕奕地捧着个披风,里面裹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很好奇。

“我在后山发现了一个颗奇怪的蛋,不知道是什么。”沈云回答。

“没遇上什么成年的兽守着吧?”薛可学关切地问,同时一甩绣着云纹的青色长袖,把原本大殿门槛前的几片落叶全变没,收手。

“后山,哎,后山能遇上啥?”蓝韵顿变得兴趣不浓。

后山除了花花草草啥都没有,他不以为沈云能捡到什么灵蛋。

“真捡到一颗不知道品种的奇怪的灵兽蛋。”沈云边说边走进大殿。他把蛋从披风里取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大殿中心的青玉案上,展示蛋给薛可学和蓝韵看。

青玉案是大殿内既当书桌又当杂物桌的一个灵器,有聚灵作用。

蛋一放上去,和青玉案之间立刻产生一些感应,一阵灵气波动从它们之间扩散开来。

蓝韵看呆了,薛可学也看呆了,他俩立刻也靠近青云案处欣赏这只蛋。

“这是一颗比较高级的灵兽蛋吧,灵气这么强?” 薛可学感慨。

站在青玉案边上,离蛋近了,能感受到蛋内有一股极强的灵气。

或许是被放在青玉案上后,蛋内灵气通过青玉案与周围空间里的灵气产生共鸣,灵气开始在大殿内流动回转,感受范围开始扩大至整个大殿。

同时,各个角落都变得凉快起来。

好像放到这案上的不是灵兽蛋,而是冰块。

“这灵兽极可能会冰系法术。” 蓝韵猜测。

四周的师兄弟全被蛋吸引过来。

最勤勉课业的八师兄杜书好都放下了在读的修炼书,和其他人一起簇拥在蛋的四周。

十八双眼睛齐齐盯着这一颗奇怪的蛋。

“这该是锦鸡蛋吧?或者雪鸡蛋?”性子有点急的十六师兄邱长生忍不住轻拿起蛋,掂着重量,“但它怎么这么轻?”

“锦鸡蛋和雪鸡蛋里没有黑白色的,锦鸡蛋是彩色的,雪鸡蛋只有白色的,”蓝韵比较有见识一些,“有着这种花纹和灵气的蛋必须是再高级点的灵兽蛋,我猜是归海鹰蛋。”

“灵兽蛋的重量与它们会的法术能力有关,掂重量判断和看大小一样,没用。” 六师兄陆耿说。

“有没有可能是再高级一点的凤凰蛋呢?”十师兄袁迟弱弱地问。“我听过什么灰白凤凰会黑白发灰……”

“从没听说过凤凰蛋有黑白色!”薛可学肯定地否认。

“这不太可能是归海鹰蛋,我在书上看到过归海鹰蛋的样子,不是这样的。”陆耿继续猜测,“我觉得可能是驮山龟蛋,上个月二师兄刚从掌门那里得到一只,和这有点像。”

“这真太棒了!我希望是仙鹤蛋,仙鹤蛋好像有黑白色的。”十七师兄盛温文开始憧憬他想象的美事,“这样,我们以后进出山门由它载着飞行又快又方便!”

“不管是什么蛋啦,肯定是只厉害的灵兽蛋!”

“把它养在房间里能帮助睡眠吧,这天生凉气真不错。”

“小师弟运气真好!”

“有谁知道怎么孵化吗?”

“问问二师兄不就有答案了。”

“我听说要用地火烧过……”

“那不烤焦了?”

“灵兽蛋不是普通蛋,怎么会烤焦?”

“如果用神火烤,可能烤焦的,虽然灵兽蛋的蛋壳有天然防护结界。”

“对,对,这真太棒了!我读到过瀛洲峰神厨道长写的烤灵兽蛋技巧,灵兽蛋也可以入药可以吃的。”

“谁吃得起灵兽呀?”

“谁舍得吃灵兽呀?”

“神厨道长是谁?”

……

话题开始转向奇怪的方向。

全程,没人发现过蛋身上的灵气和纹路的变化,其实是一种沟通。

——主人,我想死你了!

——笨蛋,一群笨蛋!

——主人,你快召唤我把我放出来!

——哎,我自己没法打破这结界!

蛋的黑白花纹一直在变化。

可惜,这群练气期的新弟子师兄弟们太菜,无人能懂这颗奇怪的蛋。

蛋沟通了个寂寞。

蛋被或盯或晾了半个下午后,众人一致的主意是沈云先把蛋带回自己的房去孵化再说,反正确定是一颗灵兽蛋,等孵化了就知道它是什么了。

沈云捧着蛋回了房。

他裁剪披风缝制出一个软布窝,把蛋放在里面,再用师兄们提供的各种材料,在窝外倒腾好一会,成功摆放了一个简易的聚灵阵,辅助蛋吸收灵气自我孵化。

稍晚些,大师兄向山和二师兄侯叶回到方壶峰,得知此事,也过来研究蛋。

这两人都盯了好一会蛋上的花纹,依然也认不出这是什么蛋——也没读懂花纹,便也同其他人一样鼓励沈云先孵化了再看,孵不亏本。

向山捐献了一些灵石,侯叶送了几张灵兽蛋的孵化灵符。侯叶还根据自身的养蛋经验分享给沈云一些孵化指导,同时叮嘱沈云孵化必须有耐心,不能急。

向山和侯叶还都提醒沈云聚灵阵很耗灵石,即使是简易的阵法,每天也需放入一颗灵石才能维持最基础的运转。沈云需要存足够的灵石。

一般来说,越珍奇的灵兽蛋越难被孵化,孵化所需时间也越长。

侯叶正在孵的驮山龟蛋,孵了一个月只现出一丝细缝。

驮山龟蛋孵化期在七九六十三天以上,平均破壳期为三个月,品质好的需要等上半年甚至一年。

侯叶有预感,他的驮山龟出来后,是上好的品质。

晚上入睡前,陆耿又过来送了半本手抄的灵兽蛋珍奇图集给沈云。

“上回灵石不够看书时间有限,抄得不全,不过有关归海鹰蛋和驮山龟蛋的信息上面都有。”陆耿解释着,“等下次有充裕灵石,去抄个全本再送来给你看。”

沈云当下翻了书,一眼瞅见书上绘制的归海鹰蛋的模样,单色、淡青蓝色居多,偶有花纹是海浪纹,果然和这个不怎么像。

绘制的驮山龟蛋和仙鹤蛋,倒有类似黑白花纹的,但纹路都相对简单,对比色深度也相对浅些,都不是很像。

之后,沈云还在书上翻到音羽乌鸡蛋和玄水蛇蛋,花纹和这颗蛋上的有点相似,相似度有六七分。

入夜后,沈云躺倒在床上,辗转难眠。

研究一天了都没啥收获。

他忍不住盯着不远处的蛋,问,“你到底是什么蛋呢?”

蛋在聚灵阵里静静地躺着,也不知道听不听得懂沈云的话。

只看到上面的灵气似乎有变浓,花纹也好像又有变化,水墨山水继续化成眼睛,墨色比白天更黑、更透亮,有点像是在回看沈云。

会是玄水蛇吗,或其它什么蛇?

最好不要,我最怕蛇了。

沈云盯着那双花纹眼睛,看睡着前如是想。

方壶峰的月色在深夜显得神秘而美丽。薄雾在山间弥漫,轻薄,透光,令月色更朦胧。

光线透过薄雾照进沈云的房内,同时照着沈云和那颗花纹很奇怪的蛋,好像把他俩彼此联结。

——我不需要孵化,我可以马上破壳,只要主人叫我的名。

——呜呜,主人真的不认识我了。

——额的神啊,怎么办呀?

蛋很郁闷。

月光照出了一颗蛋的忧伤,却无法将它抚慰。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