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纯爱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每天都想跑路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每天都想跑路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每天都想跑路十里舜华-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愣着干什么,扎啊!”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催促道。 “段少爷,要不咱们还是换一种方式吧,我怕万一剂量没把…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8-31 21:13:0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愣着干什么,扎啊!”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催促道。

“段少爷,要不咱们还是换一种方式吧,我怕万一剂量没把控好…”另外一个男声听起来有些颤抖。

“你是在怀疑本少爷的能力?”

“我…只是担心…”

“算了,废物一个,滚开。”

耳边又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江迟只感觉到手臂上顿时传来一阵刺痛,不禁皱起了眉。

跟班看到床上的人居然有了表情,吓得赶紧拽了拽段千帆的衣角:“少、少爷,他是不是醒了?”

段千帆面色不善,一只手拿着针管往床上的人推送液体,一边回头骂跟班:“胡说八道,没看到我在续药吗!”

段千帆刚说完,却见跟班面色惨白,指着他的身后,像见鬼了一般结巴:“少爷,我没骗你,他真、真的醒了!”

段少爷不信,转头一看,眼前是一张骤然放大的脸庞,似乎还带着愠怒。

“你们给我打的什么?”床上的人盯着自己手上还立着的针管,面色不善地开口。

段千帆还处于江迟突然醒来的震惊中,只有跟班颤巍巍地开口狡辩:“江先生,你别误会,我们看你两天没醒也没吃东西,所、所以给你注射了营养液。”

江迟听完解释,盯着手上的针管陷入了沉思,拢起的眉头舒展开了些。

见此,对面二人神色缓了许多。

没想到江迟还是这么好骗。

“你,过来。”江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张俊脸恢复了平静,朝躲在段千帆身后的跟班勾了勾手。

跟班不知所措,指了指自己:“我?”

江迟点头,“废话,过来,帮我拔了。”

段千帆听到这话,眉头拧起,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为了两人能赶快离开,于是使了个眼色让跟班过去。

跟班顶着江迟的的视线,颤巍巍地走到了跟前,缓缓伸出了手,片刻后将针管顺手要装进口袋里。

江迟却握住了他的手腕:“我再问你一遍,里面是营养液,不是其他的?”

跟班从江迟身上见识了从未有过的压迫感,咽了一下口水:“千真万确。”

人就应该为自己说的话付出代价,真假是实践出来的。

这是江迟二十七年来秉承的宗旨…

医院走廊外,江迟的主治医生跟一身黑色正装的男人正往病房的方向来,对病房里的一切还丝毫不知情。

“小迟出事那天的监控调出来了么?”陈宇舟想起了这茬,没忍住问好友。

“还在修复,应该快了。”身侧的男人神色冷淡,似乎对这件事并不上心。

陈宇舟叹了口气:“慕寒,你也别嫌我话多,你要是想要查一件事不会两天了都还没结果。小迟病情初步判断是轻微脑震荡,以后要有什么事也说不准,人毕竟是在你公司摔下来的…”

两人最终站定在病房门外,靳慕寒打断了医生的劝告:“知道了,今天之内出结果。”

说完,男人的手伸向了门柄。

陈宇舟见好友这样敷衍,除了心累就是无奈,这说到底江迟不是靳慕寒老婆吗,怎么成了自己像个老婆子一样担心。

陈宇舟整理好心情,却听见仅隔着一扇门的房间里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响动和鬼哭狼嚎的声音。

靳慕寒手停在门把上,眉头皱起,看来一样听到里面的动静。

病房里还有其他人。

……

病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刻,屋子里的混乱一并暴露在赶来的二人眼前。一脸惊慌的陈宇舟准备上前拦架,却被面色沉沉的好友伸手挡住了。

“……”陈宇舟欲言又止。不明白靳慕寒到底是想看好戏还是像往常一样单纯不想管江迟罢了。

然而地上扭打在一块的江迟和跟班还没有意识到有其他人的出现,一旁站着的段千帆只能干着急,一边四下查看有没有趁手的东西…

“你他妈跑什么,不是说营养液吗!打一针又不会死!”江迟粗鲁地跨坐在跟班身上,一手拎起了人的衣领,语气凶狠。

“我……”跟班满脸惊恐,挣扎的双手推拒着江迟手里逼近的针管。

谁说江迟好骗了,把他哄过去摁着也要给来一针的人,叫好骗?

江迟把身下男人撒谎的神情尽收眼底,怒火攻心,二话不说硬是把尖锐的针头推进了对方的小臂。

听着跟班杀猪般的尖叫以及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江迟心里别提多解气,以至于完全忽视了一旁还站着的段千帆。

眼看着自己的人被发了疯的江迟这样对待,段千帆咬牙顺手抄起了柜子上的花瓶,心一横往男人的后脑勺准备招呼过去。

就在毫不知情的江迟后脑勺即将开瓢的时候,一只不知道从哪儿的大手准确无误地护住了要害。

噼啪——

花瓶应声碎了一地,汩汩的鲜血贴着江迟的脖子后方顺着流进了病号服里。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段千帆和地上的跟班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男人,顿时说不出了话。

江迟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整个人被护在了一处温暖的地方,耳边只听得见强有力的不属于自己的心跳。

冲上来的陈宇舟扫了一眼好友手上往外冒血的伤口,赶紧拉开了面色惨白的段千帆:“段少爷,麻烦你帮我把护士叫来可以吗?”

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冷静下来,段千帆似乎也明白这个道理,失神地答应了。

跟班也一骨碌翻身跟了出去,临走前被靳慕寒凌厉的眼神吓得摔了一跤。

江迟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拦腰抱起回到了床上,而抱他的男人此时正坐在面前用手帕擦着左手的鲜血。

江迟错愕地盯着眼前一言不发只低头擦血的男人,后背黏腻的液体提醒他刚才要不是这个男人用手护住了他的后脑勺,今天可能就小命呜呼了。

可是,眼前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宁愿受伤也要保护他?

很快,大脑传来一阵刺痛像是做出了反应,零星细碎的信息出现在脑海里。

靳慕寒,靳氏集团新任继承人,年龄二十五岁,已婚,合法伴侣江迟。

江迟惊讶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信息,赶紧甩了甩头,却发现面前的两个男人用不正常的眼神看着他。

“小迟,这是怎么回事?”陈宇舟捡起了地上遗落的针管,心下警惕。

江迟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亲切地喊自己的名字,意识却在此时乱成了一锅粥,浑身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在他意识彻底丧失之前,江迟才明白那针里的东西果然有问题。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