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 我的极品神瞳
我的极品神瞳

我的极品神瞳憨枣-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陈月柔躺在病床上,看着一脸疲惫的儿子,满是心痛。 半年多来,儿子陈阳经历了陷害的屈辱。原本还有半年多…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1 02:04:3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陈月柔躺在病床上,看着一脸疲惫的儿子,满是心痛。

半年多来,儿子陈阳经历了陷害的屈辱。原本还有半年多就可以大学毕业,拿到毕业证的他。在即将面临实习找工作的时候,被学校剥夺了学籍。

如今,只能暂时做一份兼职外卖骑手的工作。

“陈阳,要不你还是去找你爸,让他帮个忙,或者向他借点钱,帮妈妈治病吧!”

陈月柔鼓足勇气,把藏在心里一个月之久的话说了出来。

陈阳看看母亲,心中充满了愧疚。

一年前自己开始创业,之后一路顺风,三个月不到就赚到了一百万。

可是,最后却没有把赚到的钱留住,也没有给母亲一些钱,改善母亲的生活。

半年前,遭遇学校学生会主席也是自己的好兄弟和女朋友的联合陷害。

让自己深陷qiangjian丑闻中。

而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也因为自己被刑事拘留的过程中被女朋友张雨欣给夺走。

母亲在知道自己被刑事拘留后,从榕城赶到省城,为自己的事情奔前走后。

虽然,在几位老师的强力保护下,自己最终免于刑事诉讼。

然而,母亲原本就不怎么好的身体,这时彻底爆发。

最终病倒,在经过检查后,发现母亲得的居然是尿毒症。

肾脏已经受到严重损伤,从中长期看来是必须要进行换肾的。

陈阳丢失了学籍也失去了公司的所有权,回到了一贫如洗的状态,还把母亲给急得一病不起。

“妈!不急,等有合适的肾源后,我会去向他借钱的。您放心好了,儿子绝对不会让您的病情继续恶化的。”

陈阳温柔的回答母亲。

陈月柔听儿子这样说,眼神中充满了欢喜,同时心中也隐隐有些担心。

她的欢喜来自于十二年来,第一次对儿子说起他爸刘建华的时候,儿子没有发脾气。

虽然,刘建华对自己的行为的确是很畜牲,可他毕竟是儿子的父亲。

心中的担忧也来自于,刘建华会不会借钱给儿子。

自己这条命,他刘建华救不救她心里无所谓,可是,这是十二年以来唯一、一次前夫可以获取儿子原谅的机会。

陈阳看着母亲一脸的忧郁,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便转移话题道:“妈,我推你出去透透气吧!”

“嗯!好。”

陈阳扶着母亲坐上轮椅,慢慢走进了电梯。

电梯内刘建华看到陈月柔进来,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建华,你怎么来医院了?”

陈月柔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在医院的电梯里遇见前夫。

陈阳看了一眼,这个自己痛恨了十多年的男人,没有出声,自己三岁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和自己母亲离了婚。

原本是穷小子的刘建华二十四年前和同镇的美貌姑娘陈月柔结婚。婚后,刘建华创业成功。

真是应了那句,男人有钱就变坏的名言。

刘建华有钱后真的就变坏了。陈阳三岁时,刘建华嫌弃陈月柔生育后臃肿的身体和陈月柔离婚了。

三天之后,他就娶了比陈月柔更加年轻漂亮女秘书。

陈阳跟母亲陈月柔生活。十二年前陈阳的外公中风病危,需要钱做手术急救。

母亲陈月柔无奈之下,向已是十多亿身价富豪的前夫刘建华借钱。

却被刘建华现在的妻子,极尽侮辱之后赶出家门。也因此,导致陈阳的外公因为没有钱治疗,错过了抢救最好的时机,从而早早离开人世。

刘建华当时眼睁睁看着,跪在地上的前妻和儿子,自始自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从那之后,他把刘阳的名字改成了陈阳。

没有想到的是,十二年后的再次相见,会是在这医院的电梯里。

刘建华似乎没有听见陈月柔说话,只睁着眼睛盯着陈阳。眼神里充满的愤怒和羞辱。

“建华,你是来医院看人,还是自己做检查?”

陈月柔,抬起头来看着前夫再问。

“一个朋友病了,过来看一看。我的事情不需要你过问!”

半响后,刘建华才极其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陈月柔叹了一口气,“唉,能耽误你几分钟,我们聊一聊吗?”

听着母亲几近哀求的语气,陈阳心里很不是滋味。

要是自己没有被人陷害,也不至于给母亲治病还要向眼前这个畜生求助。

“还有什么好谈的?我们之间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陈月心中又是一痛。

“我可能没有多长时间好活了。就和你说几句话都不行吗?”

这时电梯也到了一楼。

刘建华看了看一脸哀求的陈月柔。

“好吧,就在医院花园边吧,只有十分钟。”

说完对身边的一个黑色西服男子道:“你先到车里等着,十分钟后到正门接我。”

那男子点头答应。

刘建华陪着陈月柔和陈阳一起出了电梯,向大楼旁的花园走去。

陈阳看着母亲伤心的样子,心中不忍。

“刘建华,你能不能借八十万给我?我妈需要换肾,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

陈阳停下脚步,叫住身前的刘建华说道。

“哦!陈月柔原来你只是需要换肾,就可以活下去呀!”

刘建华回头认真的盯着前妻。

陈月柔点了点头。

“建华,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资格向你借钱了……”

“妈,你别说了,为什么要这么低声下气和他说话。他刘建华对你做了那么多禽兽不如的事情,你却还要低声下气求他。”

陈阳打断了母亲的话。

“刘阳,你放肆。谁让你出言骂我的,是不是这个贱人。”

刘建华大怒,被陈阳骂自己禽兽。他心中暴怒不已。

“我说错了吗?当年你出去闯荡,是我妈为你照顾父母,你爸腿摔断了,是我妈不顾怀孕的身体。悉心照顾你老子。让他康复,你呢你做了什么?

有了几个臭钱之后就抛弃原配,让我妈带着三岁的我净身出户。你是不是人?你就是一个禽兽!”

“啪!”

刘建华一巴掌,扇在了愤怒的陈阳的脸上。

“小野种,你住口!这些都是这个贱人告诉你的吧!你个小杂种有什么资格骂我。”

刘建华似乎要将积攒了多年的怨气,一口气全倒出来。

他指着陈月柔又道:“你个贱人,这个野种到底是谁的,我还没有问你,你却到处说我的坏话。”

“说,这野种到底是谁的种?”

陈月柔如遭电击,她怎么都想不到刘建华会说出这样恶心的话。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