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我带全后宫直播出道
我带全后宫直播出道

我带全后宫直播出道钱小茂-著

11人在追
精彩节选 高考结束的第一天晚上,夏萱萱有些无聊和失落,不知道该干点儿什么,来填满这个不用刷题的空虚的夜晚。 她…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1 02:06:1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高考结束的第一天晚上,夏萱萱有些无聊和失落,不知道该干点儿什么,来填满这个不用刷题的空虚的夜晚。

她早早地洗了澡,躺到床上去,拿着手机翻来翻去,无意中翻到一篇小说,书名叫《皇后不争宠》。

这个书名看着就有意思,皇后不争宠,那她这个后位还能保住吗?

夏萱萱点开读了第一章,竟然就被情节吸引了,举着手机一直看到凌晨一点。

她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是正读到一个失宠的妃子为了复宠,施展了一些手段,将皇帝勾引到她的宫中去,一番饮酒赋诗、轻歌曼舞之后,皇帝的兴致被她成功地挑动了起来……

夏萱萱很想把这一段看完,可是大脑昏沉,眼皮也撑不住了,手机一滑,直接拍在了她的脸上。

这一下子砸得可真疼啊,夏萱萱发出一声痛叫,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翻身坐了起来。

鼻子好酸,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赶紧闭上眼睛,想要缓解一下这种疼痛和不适。

等她再睁开眼睛,赫然发现她周围的场景变了!

此时的她正坐在一张宽大的架子床上,床柱和床顶雕镂着精致的花纹,绛红色的锦锻床幔上绣着团花的纹饰,古意盎然。

她坐在床的左侧角落里,在她的眼前,有一男一女已经衣衫褪尽,交叠在了一起。

尽管那个男人眼疾手快,抓了一床锦被盖在了两个人身上。但夏萱萱有理由相信,在她出现之前,这两个人一定正在进行双人有氧运动。

差不多有十秒的时间,画面是静止的,夏萱萱瞪着面前的两个人,那两个人也瞪着她。

最后是那个女人的一声尖叫,打破了这可怕的静默。

“皇上!有刺客!”

夏萱萱虽然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此刻她的头脑里有一个清醒的认知:不能被这两个人当成刺客,否则那个男的扑过来就可以掐死她。

“我不是刺客!不要误会!我真的不是刺客!”她连连摆手,拼命地否认自己是刺客。

那个男人倒是淡定,扯过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翻身下了床,站在床边俯视着夏萱萱。

从夏萱萱的角度看他,他的个子真高啊,怎么也得有185吧。而且这个人气宇轩昂,举手投足都带着一种天生王者的霸气。

他一抬手,从床边的架子上摘下来一把剑,“当啷”一声拔剑出鞘,剑尖往前一送,抵在了夏萱萱的脖子上:“你说你不是刺客,那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朕的面前?”

夏萱萱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小女生,长这么大只在电影电视里见过剑的模样。第一次被剑抵着脖子,那种感觉又冰凉又尖锐,实在是不舒服。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把剑尖往旁边拨了拨:“这东西刺着我脖子,我说不出话来……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是刺客。一分钟前我还在我自己家的床上躺着,正在看一部小说,看着看着我就困了,手机一滑,就砸到我脸上了……”

说到手机,夏萱萱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发现她的手机被压在大腿下面,连挂在手机上的充电宝也在,她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赶紧把手机拿出来,解锁屏幕之后,想要把她正在读的小说展示给男人看,证明她自己没有撒谎。

可是她打开页面一看,咦?怎么是一片空白?一个字也没有了!

“别急别急,可能是我刚才不小心关闭了,我再找找……”

她手忙脚乱地退出去,回到主页之后,又去翻找阅读记录。结果因为她太慌张,一不小心点开了一个广告。

“抖音极速版,一个真正能赚钱的软件……”一个红衣女子站在镜头前,兴奋地介绍着这款走路都能赚钱的软件。

床上的那个女子本来已经披衣下床,躲在了男人身后,突如其来的说话声音又吓了她一跳,她再一次尖叫,紧紧抓着男人的手臂:“皇上!这是什么妖物?”

“来人!”男人显然对夏萱萱的手机颇为忌惮,后退两步,以剑护体,宣人进来。

外面的门“嘭”地打开了,一群人蜂拥而入,冲进了屋里。

领头的是一位太监装扮的人,穿着蓝色的圆领大衫,戴一顶三山帽,四十多岁的样子,满面忧急之色:“皇上,出什么事了?”

他身后是四个带刀侍卫,冲进来之后,见男人身后的女人衣衫不整,立即齐刷刷低下了头。

“把这个妖女拿下!带去偏殿!一会儿朕要亲自审问!”男人一指缩在床里面的夏萱萱,下达了命令。

此时的夏萱萱已经从懵圈的状态中缓过来了,她隐约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穿到书里面了。

手机砸脸之前,她正看到尹昭仪把皇上成功勾引到了床上。

手机砸脸之后,她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正好看见一男一女两个人交叠而卧。

她这穿书穿得高级了,连情节都接上了!

可是这时间地点都不对啊!突然出现在皇帝的眼前,还见到了他和妃子XXOO,她还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无论如何,还是要努力自救啊,不能把命折在这群纸片人面前。

侍卫已经冲过来了,电光火石之间,夏萱萱灵机一动,想出一个荒谬的理由。

“我知道!你叫拓跋擎苍,对不对?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你!我有个情报要告诉你!”

“大胆!放肆!皇上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出口的?把她给我抓起来,先把舌头割了!”刚刚进来的那位太监是皇上身边的总管太监,叫马运福,此时他一脸的惊怒,招手让侍卫把夏萱萱拖出去割舌头。

夏萱萱愣了一下,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这是古代啊,皇帝的名字不能叫的,直呼皇帝的大名就是犯上,那真是要割舌头的。

她是现代人,没有这方面的意识,皇帝的名字脱口而出,现场这么多人都听到了,收也收不回来了。

她只好硬着头皮接着装大尾巴狼,压低声音神秘地说:“今晚割了我的舌头,拓跋擎苍明天会死,不信你们试一试。”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