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暖煦清阳
暖煦清阳

暖煦清阳柠檬Lilith-著

5人在追
精彩节选 宋暖煦毕业三年,跳槽进了新的公司,尽管涨了些薪资,但是在大城市里仍旧是微薄得很,尽量节约攒钱,用以支…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1 08:06:0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宋暖煦毕业三年,跳槽进了新的公司,尽管涨了些薪资,但是在大城市里仍旧是微薄得很,尽量节约攒钱,用以支付房租水电,还要为自己安身立命积攒一份本钱。

面试的时候人资说是要招聘一个助理,但是要求助理精通文案,外语过关,有条理懂人情世故。

宋暖煦本身对自己的外语并不抱有任何希望,但没想到居然意外的接到了入职通知,喜滋滋的望着涨了一截的薪水,宋暖煦决心一定要好好干,对得起公司支付的薪资。

但是入职半个月,宋暖煦还是没能见到自己的顶头上司一面。

宋暖煦每天的日常惯例就是上班时打开内里的门缝望一眼:哟,今天又没来。

听说顶头上司是出差去了欧洲,宋暖煦忍不住啧啧,瞧瞧,有钱人是多么的腐败啊。

黎清阳还没来得及跨进办公室的门,看到的就是自己新招的助理正在扒着门缝往里看,微卷的棕咖色长发自然地垂下来,乖巧的卷曲在小巧白皙的耳朵后面,阳光也就那么恰好的从发丝间透过,微微发亮。

不过黎清阳可没有那么好的心思来欣赏,刚下了飞机胃里闹腾的厉害,可是今天又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

不动声色的按压了一下不住喧嚣的器官,黎清阳声线清凉:“你在干什么?”

宋暖煦受到这突如其来的惊吓,猛地回头,哐的一声就撞到了门上。

宋暖煦默默腹诽顶头上司的从天而降,望着他略带苍白的脸色有些奇怪,但还是迅速摆正姿态:“黎总,我看门锁有点问题,担心之后您回来会影响使用,现在已经修好了。”

黎清阳没有拆穿,也没有精力再多管,越发觉得胃里闹腾的压抑不住,只是低低“嗯”了一声,然后推门:“准备一下下午会议的资料,半小时后让市场部主管过来一下。”

宋暖煦点头称是,立马麻溜的滚去岗位工作。

先是电话通知了市场部时间,然后就开始核对昨天准备好的资料。

一一核对无误后,轻舒一口气,打开微信:

晴好,你不是说我老板是中午的飞机吗,怎么一大早就到了。

晴好迅速回复:我这边得到的消息确实是下午才能到啊,可能是今天的会议比较重要,所以才早点回来吧。

宋暖煦满头黑线,这消息也太不准确了吧。

晴好:你要小心哦,你老大脾气不算很好~之前的助理就是因为受不了他的脾气和工作压力才离职的,哈哈,希望你能干的长久一点,多坚持一下,分担一下我们HR的压力~

宋暖煦:为我祈祷吧!

瞅着市场部的人总算是推门出来,宋暖煦回想刚刚恍然瞥见那人脸色苍白,兴许是有点晕机?但是还不到饭点,宋暖煦跑去茶水间冲了一杯咖啡,想了想赶飞机下来可能不会很舒服,便把咖啡放在自己桌上,重新倒了一杯温水,抱着下午会议的资料敲了敲门。

门内的黎清阳可没宋暖煦那么舒服。

起先推门进来就觉得眼前阵阵发晕,勉力回了几封邮件,实在支撑不住,胃里冰凉滑腻一片,怎么都压抑不住,想着一会还要跟市场部的主管核对物料清单,拿出止疼药想要吃几粒,却发现手边也没有水, 实在没有力气出去倒水,只得硬生生吞咽下,干涩的药片卡在喉咙处怎么都不舒服,连着吞了好几些口水才勉强吃下,静待止疼药发挥作用。

好在,市场部进门之前,他又是一贯冷清的黎清阳。

冷静的跟市场部的主管对接好出差时间的工作完成情况,黎清阳不动声色的按压了下又有些卷土重来的胃部,止痛药的作用在逐渐的减弱。

在预设的时间内结束了工作,市场部的人确认好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便收拾了东西退出去。

黎清阳眼看着市场部的人拉开门走出去,顿时泄气一般的趴在了办公桌上,那器官冰冷的叫嚣,左手随意在桌子上抓了一支笔,狠狠地怼进去,脸色瞬间煞白。

宋暖煦眼瞅着门没来得及合上,顺着空隙端着温水就溜了进来,抱着整理好的会议资料喜滋滋的道:“黎总,下午的会议资料给您准备好了~”

没来的及收拾好脸上表情的黎清阳,就这么汗涔涔、面色惨白的与宋暖煦面面相觑。

“黎总!您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宋暖煦呆愣了一秒,赶紧将手上的资料放下,快步走上前询问道。

走得近了,便将他惨败到近乎透明的脸色看的愈发清楚。

愣愣的对视了几秒,“呃……”刚欲张口,终究抵不过胃里一阵阵不停歇的翻腾,黎清阳压抑不住的轻哼了一声。

见状,宋暖煦更加焦急,转身就准备往门口方向走,顺便安慰道:“您别着急,我马上去给您叫人过来!”

“不要!”黎清阳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没有按压着胃的手一把抓住了宋暖煦,拉住她欲出门的身形。

宋暖煦一愣,转过身来,看见黎清阳居然松开了一直按压胃部的手,勉强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另外一只手一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腕。

滑腻冰凉,手心还有微微的薄汗。

“不要去。”黎清阳顿了顿,道,“不用去,我没事。”

然后似是抑制不住,黎清阳松开了一直握着宋暖煦手腕的手,再度狠狠地按压进去。

宋暖煦忙转到办公桌后面扶住他,不住的答应,却没注意到自己的声线也跟着颤抖起来:“好,好,好的,黎总,我不去。”

继而扶着近乎脱力的他缓缓地坐下来,问道:“您是不舒服吗?要不要先喝点温水?”

说着便把刚端进来的温水递到他身前,顺便盛赞自己怎么那么机智,得亏端过来的不是咖啡。

黎清阳忍过这一波疼痛,估摸着今天应该不至于胃痉挛,正好反胃嘴巴也难受的很,便接过水杯勉强抿了一小口,湿润一下干裂的嘴唇。

轻轻把杯子放在办公桌上,黎清阳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清:“谢谢。下午会议的资料拿过来,你可以出去了。”

宋暖煦还有点回不过神来,闻言忙不迭将资料递到跟前,垂手而立,抬眸看了看端坐在办公椅上的黎老大,略微弓腰,道:“好的,黎总。”

宋暖煦在办公桌前坐了好大一会,慢慢大概明白过来,晴好一再提点自己,黎老大脾气不好,工作要求也高,但是却从来没有说过任何关于他身体的问题。见他今天的样子,难受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想必黎清阳是不愿意公司内部有人知晓。

她自然是尊重他的。

但毕竟是助理,总归要做好助理分内的事情,宋暖煦也不再纠结于此,专心整理起手头的工作,毕竟现在黎老大已经回来,所有工作也是要步入正轨。

午餐时间,隔壁晴好过来约宋暖煦出去吃饭,正好她也想犒劳一下自己辛苦了一上午的身子,但到底还是有些担心一上午都不曾再出门的黎清阳,便示意晴好门外沙发上稍等一会,然后拨通了内线电话。

“说。”黎清阳的声线听起来毫无感情。

“黎总,我现在要出去吃午餐,要给您打包一份或者点外卖吗?”宋暖煦鼓起勇气,声音轻柔欢快,带着对即将到来的饭菜慰藉的欣喜。

线路那头沉默了好大一会,时间久到宋暖煦开始自我怀疑其实根本就不该打这个电话多管这个闲事,黎清阳才道:“谢谢。”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

好吧,老大终究是老大。

宋暖煦认命的耸耸肩,愉快的拿起手机挽着晴好出门觅食。

一贯秉持吃东西就要吃爽的宋暖煦在火锅店饱餐一顿后,才到隔壁粥店拎着熬煮了大半个钟头的食补粥慢慢悠悠的回到公司,午休还剩半小时,宋暖煦敲了敲内里办公室的门。

“请进。”

果然,高层都是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的机器,从来不休息的。

宋暖煦拎着还泛着热气的食补粥到办公桌前,为了保温和方便食用,宋暖煦特地跟商家交了一百大洋的押金,才得以专门拿了小砂锅出来。

“黎总,给您打包的粥。”打开砂锅的盖子,米粥的香气就散发出来,一上午都未曾进食的黎清阳突然有点胃口。

“因为不知道您喜欢什么口味的,就按照清淡养生的食谱来的,您可以试一下。锅子您不用管,放在那边我会来清洗的。”宋暖煦将砂锅盖子立在一边,默默为老大递上汤匙,“那我先出去了,您请慢用。”

黎清阳低低地“嗯”了一声,然后道:“下午的会议你跟我一起去。”

“好的。”宋暖煦顺从的点头,缓缓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黎清阳拿起汤匙盛到小碗里,喝了几口,米粒鲜香爽滑,略微有点烫烫的热气,滑进胃里,连带着胃也得到熨帖,跟着舒服起来,不再跟自己闹别扭。

因为味道确实不错,黎清阳竟一反常态喝了近一半的量,收拾好剩余的食补粥,手机适时地跳出一条消息。

“回国了吗?找个时间聊聊吧。——林舒”

黎清阳看着信息呆愣了一瞬,刚刚吞咽下的温热的粥顿时一阵阵上涌,勉力忍着顺了几下,还是按捺不住,冲进里间的卫生间,扒在马桶上尽数吐了出来,最后吐到脱力,胃部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再吐才勉强停下来。

黎清阳扶着冰冷的墙壁勉力站起来,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红润气色,此时也是尽数褪去。复又拿起从没放下的手机,点开消息回复:“今晚八点,地点你定。”

仿佛泄恨一般地狠狠按压了一把胃部,正在造反的器官竟然也逐渐开始麻木。黎清阳洗了把脸,看着镜中面目惨败的自己,嘲讽的扯了扯嘴角。

就像一个战败了的将军。

宋暖煦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养胃粥再不喝应该也凉透了,便敲门,得到许可后进了办公室。

黎清阳正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语气听起来不像是公事,但宋暖煦英文本身就有点磕磕绊绊,何况黎清阳此刻操着一口流利的法语。

黎清阳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不再吃了,宋暖煦便轻手轻脚地收起砂锅,临走前顺带打开了屋内的新风循环系统,不然下一个部门的人进来汇报工作,屋里一股白粥的清甜香气,可就有点破坏老大的形象了。

做好一切之后宋暖煦先将剩余的粥倒在自己的保鲜盒里,这样新鲜慢炖的好食材,浪费了多可惜啊,尽管自己是不能吃了,但拿回家喂一喂小区的流浪狗还是可以的呀。

然后将砂锅端到洗手间清洗干净,准备下班的时候经过粥店换回自己的粉色大洋。

会议时间是下午三点,距离会议开始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宋暖煦便拨通内线提醒黎清阳。

黎清阳一贯准时,两点五十五分便准时踏出办公室,示意宋暖煦及时跟上。

宋暖煦小碎步跟在黎清阳身后,看着他步履矫健稳重,不由暗自腹诽,啊,这还是上午那个脸色苍白站都站不稳的老大吗?

宋暖煦忍不住轻轻握拳,那冰冷潮湿又滑腻的汗意仿佛还能感受得到。

莫不是我的准备的粥治愈了我们老大吗?

宋暖煦赶紧摇头将这可笑的想法驱逐出去,快走两步赶在黎清阳到达之前按了电梯。

会议进行的十分顺利,起码在宋暖煦看来,黎清阳思路敏捷、条理清晰,对各部门工作规划及整改均是一针见血,话虽不多但各部门领导均是心服口服。

不顺利的反倒是宋暖煦自己。

正在做会议纪要的她面对黎清阳时不时蹦出的专业名词甚至是英文术语,宋暖煦万分庆幸自己提前打开了手机录音,同时深深痛恨大学时候天天追小说却不好好学习英文的自己。

如此焦头烂额的宋暖煦,自然也没发现会议越往后,黎清阳的话就越少,停顿也越来越长。

黎清阳不是不想尽快开完会,只是胃里一阵阵的刺痛却不时袭来,自己明明在开会之前吃过止痛药了,只是最近工作太忙,又是飞来飞去的,频繁吃药怕是已经有了抗药性。

——

作者有话说:

老阿姨新手写文,希望可以多多互动~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