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圣魔诸天
圣魔诸天

圣魔诸天壬申猴-著

21人在追
精彩节选 “该死的贼老天,既然想让我死,何必一次次给我希望,给我个痛快不好吗!” 陈昂仰起头,满是尘土的脸上淌…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1 08:07:02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该死的贼老天,既然想让我死,何必一次次给我希望,给我个痛快不好吗!”

陈昂仰起头,满是尘土的脸上淌下两行清泪,面前是一排小小的坟头,正对面坟墓里躺着的是一位的老人,没有棺椁、没有陪葬品甚至没有姓名。

在这个乱世中,凡人的性命便是这般不值一提。

脑满肠肥的地主士绅不在意,端坐庙堂的高官权贵不在意,高居云端的漫天神佛不在意,他们声色犬马、他们纸醉金迷、他们岂会知道这苍生何等模样、这百姓何等凄凉!

“哈哈哈,狗屁的人上人,狗屁的的门阀世家、狗屁的江湖,若让我有机会,我定然要杀你们个天翻地覆、人头滚滚。”

陈昂抹去眼角的泪水,瘦小枯黄的小手将一块木板插入坟墓前,没有墓志铭、没生平简介,只有一行小字“孙-陈昂立”。

“放心吧,奶奶,我会活下去的,我一定能活下去的。”

说完便重重的磕了三个头,陈昂起身而立,瘦骨嶙峋的身躯挺得笔直,身上的衣衫满是补丁,黑色灰色的麻布交织在一起,散乱的头发用一段黑绳束着,脚下踩着一双破洞布鞋。

活脱脱与一个乞儿无异,唯独一双眸子乌黑明亮,透出一股和年纪不合的坚韧,回想起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

陈昂原本是天朝人士,上辈子便是孤儿一个,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成为了一名基层公务员。入职后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更进一步。七年的勤勤恳恳,本以为凭借自己的能力能够获得提升,却一次次被现实打败。

“区区一个的孤儿,没爹妈,没背景,又没眼见的穷小子还想升职,这次提拔,自然是要看你们这种有前途的年轻人嘛,至于他,下辈子去吧,哈哈哈。”

房间内一阵哄然大笑,配合着各种马屁声,觥筹交错的碰杯声,女子的娇笑声,与外面仿佛两个世界。

陈昂在门外听到这些,只感觉晴天霹雳,无边的愤怒推动着热血迅速涌动,各种情绪一下子集中爆发出来。

孤儿、受打压、三十几岁的人了一事无成、至今还是独身一人……

自尊和理智一瞬间便被击溃,转身找服务员要了把切水果的刀,冲进了房间,认准了那刚刚说话的那位顶头上司,一刀扎在了这个大肚便便的中年油腻男子的脖颈处,鲜血像路边爆裂的水管一样,喷射在陈昂的脸上,脖子上,衬衣上。

KTV包房里刺耳惊恐的嘶吼尖叫声丝毫没有对陈昂造成影响,他只是死死地压住中年男子,握住刀柄的右手青筋毕露,拔出再插入,再拔出再插入,眼神死死的盯着对方的眼睛,不到十秒钟时间,其他人全部夺门而出,整个包房内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陈昂翻身坐在了地上,任由鲜血打湿了裤腿,从胖子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其中一支来,给自己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再缓缓的吐出。

陈昂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三十几年的人生中有任何时候像现在一样平静,无思无想,没有恐惧、没有欲望、没有焦虑,一股大自由、大畅快从心底最深处浮现,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一支烟毕,陈昂反握刀柄,对准自己心脏狠狠刺下,结束了短暂平庸的一生。

生命的最后一刻,陈昂仿佛来到了一个荒凉、古朴的大殿,一册书卷式黑金色的图录悬空而立,陈昂不自主的伸出手指触向它,一阵剧痛后,世界彻底陷入漆黑。

再一睁眼便是这个新的天地了,一个类似于华夏封建时期的世界,陈昂出生在一个偏远贫穷的四口之家,虽然生活平平淡淡,但是父母,奶奶都极为疼爱他,视他为心头肉,掌中宝。

在时间的流逝下冷漠麻木的心终于被亲人的爱意暖化,本以为可以拥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庭,然而不过三年,父亲在进山打猎的途中被强盗杀害,母亲听到这消息后一病不起,短短三个月后,便追随父亲而去,剩下年迈的奶奶和自己相依为命。

而到今天,奶奶也终于扔下了年仅六岁的他,躺在了这个小土堆内,走完了这悲凉的一生……

陈昂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打算向任何人乞求怜悯,吃完了家中最后一个窝头,来到墙角,拿起了柴刀和竹篮,头也不回的向着后山走去,打算再采一点野菜果腹。

亲人已去,活着的人总得活着,不是吗?

入山不久,一股腥味随着风钻入了陈昂的鼻腔内,略一分辨,陈昂就发现那是血腥味。当下猫下身子,躲进路边的草丛里,蜷缩着身子,屏气敛息,静静的候在原地,大约过了两刻钟,空气中的血腥味散去。

稍作思虑,陈昂紧了紧手中的柴刀,小心翼翼的向着前面探去。

走了大约一刻钟,面前的一幕强烈的刺激着陈昂的感官,一个小小的背风的山谷内,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的尸体,残肢断臂随处可见,鲜血将地面染得发黑,不少死尸黑发覆面,黑血粘身,双眼像死鱼眼般突出,瞳孔涣散。

不知为何,这等惨绝人寰的场景却并未让陈昂惊惧,这也可能是因为他本人就快活不下去了,哪里还在乎这等场面。

空荡荡的山谷中,冷风呼呼的吹过,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各个死人的身上摸索着,不时掏出一点东西揣进自己怀里。

正在陈昂翻得起劲的时候,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陈昂吓得猛一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觉脚被抓得生疼。一边使劲往后缩脚,一边抬眼看去,一个方脸浓眉大汉从怀里掏出一片红色的布来。

“少林寺,少林寺,去黑木崖,请教主报仇、报仇……”没等说完,鲜血夹杂着脏器碎片涌出口鼻,头一歪,霎时间不动了。

“呼……呼……”

陈昂高速跳动的心脏好一会儿才趋于平静,“少林寺,黑木崖,难道是笑傲江湖?”

想到这,陈昂连忙掏出自己怀里的东西,十几两散碎银子和几串铜钱,还有一块似铜似铁的令牌,一面雕刻着山崖,一面雕刻着个大大的圣字,右下面几个小字,好在这几个字的篆体都不复杂,陈昂仔细辨识片刻。

“日月神教,果然,这难道是个小说的世界?”

也难怪陈昂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古皇权不下乡,这个小山村地理偏僻,这么多年,他见过最大的职位便是族老和里正,还是他父亲死的那一年来过一趟,草草安慰了他们几句就匆匆离去,自然不知道“今夕是何年了”。

短暂的兴奋之后,陈昂收好了刚刚掏出来的东西,继续搜了一遍剩下的死尸,将自己能用的银钱,干粮都打包,还找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放到自己的身上,为了防止别人发现,还仔细清理了自己来时的足印,好在这里地广人稀,也没其他人来,这才让他有时间做完这一切,搂住包袱,陈昂快步向自己家跑去。

到家之后,陈昂紧紧的关闭了房门,打开包袱,就着冷水,吃了几口干粮,微微有了饱腹感之后,查看起今天的收获,点了点大约有二十五两碎银子,五串铜钱,还有一块红布袈裟的一角,一块令牌,一把匕首。

捧着银子看了又看,“果然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我父母辛勤劳作几年都没有这般收获,只可惜,他们到死都没见过这般多的钱财。”

想到这,陈昂不禁难过起来,只感觉眼眶发热,鼻头发酸,使劲抽了几下鼻子,定了定神,稳住了自己的情绪,陈昂这才思索起了自己的未来。

“这里不能呆了,死了这么多人,难保不会有人来深究,我毕竟刚刚去过那儿,虽然处理了下,但难保不被人看出来,到时候我恐怕有嘴也说不清,只是去哪儿呢?”

想了半天,陈昂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没办法,他虽然知道了这是笑傲江湖的世界,但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自己所在之处属于什么地方,他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十里外的小集市,摇了摇头,索性也不去想去哪儿了。

“天下之大,我独身一人,走到哪儿,便是哪儿,想那么多作甚,还是看看我的银子怎么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他一个六岁小孩带着这么多银子,危险性不言而喻。

陈昂拿出五两银子,先去门外砍了一根竹子,选出其中一段来,将银子装了进去,然后去地里挖了一团泥土,用水打湿后,敷在了开口处,做成了个不起眼的小玩意儿。

再拆下一串铜钱,分成两份,分别装在怀里和腰间,想了想又将那块袈裟着起来放进了怀里,最后将剩下的银子埋在了奶奶的坟前。

忙活了半天,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简单清洗了下,他现在毕竟小孩子身体,也是累极了,倒头便睡了过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