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剑月琴星
剑月琴星

剑月琴星梧桐悠悠-著

10人在追
精彩节选 燕国,北部,红石镇。红石镇虽名镇,其实只是三四十户人家的小村,以前因地处边陲重地,朝廷设有驿站兵营,…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1 10:11:12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燕国,北部,红石镇。红石镇虽名镇,其实只是三四十户人家的小村,以前因地处边陲重地,朝廷设有驿站兵营,倒也一时兴旺,后来关外防线后撤了三百余里,这里立刻萧条下去。

红石镇东依大苍山,地处苦寒之地,不耐耕种,倒是这片红土颇适合做陶瓷,因此村里人就两种营生,要么是陶土匠,要么是猎户。

这日,正深冬季节,北风呼啸,鹅毛雪花漫空飘扬,天地一片苍茫。辰时天明,雪犹未止,正是大多数人裹被拥炉酣睡之时,沿着红石镇外的小道,却走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裹着件老山羊皮袄子,后背竹篓。

少年没有戴帽,浓眉大眼,肤色黝黑,雪花落在脸上,他却宛若未觉。

红石镇外有一条小河,河面不宽,却是一年到头从不干涸断流,当年官府会在红石镇建兵营就因此处水源。

此时,河面早已结冰,少年放下竹篓,沿着河堤来回走了一阵,选定一处,从竹篓取出一把斧头,在冰面上划了个大圈,又拿出铁凿,沿着圆圈边线,以手丈量,每手掌宽便凿一孔。他动作熟极而流,片刻间已凿了二十几个孔洞,再拿起斧头,倒转斧背,沿着凿孔处,或轻或重,一会儿,咔擦一声,冰面已齐齐落下一圈,露出下面的河水。

少年翻出块破皮毡坐下,装杆搭线,在冰窟处垂钓起来,一会已钓起三四尾大鱼,经冬后鱼肉分外鲜美,少年也不禁喜形于色。

风雪益大,一会儿已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正这时,河堤后的山丘,一处被积雪覆盖的灌木丛后,忽悄悄探出一个硕大脑袋,原来是一只大青狼,这青狼显然饿极,盯着少年,口角流下一线涎水。

眼见少年背对自己,毫无察觉。青狼弓腰蹑足,慢慢靠近少年,一会已离少年不过四五丈远,少年整个人都被风雪裹住,双手持杆,浑然不觉,只是紧紧盯着冰窟的水面。

那青狼居然也并不出击,伏在河堤处的一棵大树后纹丝不动,片刻间,雪花也将它整个身躯掩盖,就是近前走过,不仔细分辨,也根本发现不了。

静静然,又是一盏茶的功夫,浮标颤动,却是有鱼上钩了,少年大喜,站起身来,双手握竿,往后紧绷住鱼线。正运力上提之际,那青狼一抖雪花,闪电般窜出,血盆大口直啮向少年后颈。

原来,青狼在兽中灵智颇高,捕捉猎物也向来以狡猾著称,它伏在树后就是等这一瞬间,它料定少年此刻心神全在即将上钩的鱼上,又双手紧握鱼竿,再加上北风呼啸,根本不可能躲过它这闪电一击。

少年果然宛若未觉,双目只是盯着水面,眼看青狼腾空,将近少年背后时,那少年忽然右手一翻,已是多了一把铁斧,头也不回,反手一斧背抽在青狼鼻梁处。

那青狼本是全力前冲,力量极大,而斧背平阔,正砸在青狼最脆弱的鼻梁处。青狼痛嚎一声,重重栽在冰面,鼻梁骨破裂,满脸都是鲜血。少年毫不迟疑,扔下鱼竿,一斧面又砍在青狼脖颈,顿时又是一片血花飞溅。

青狼接连受到重创,它虽凶悍,此时却完全失去斗志,翻滚间爬起,掉头直往树林逃去。

少年早扔下鱼竿,持斧猛追,青狼速度极快,眨眼间已跑出十几丈,少年一边追,一边俯身从地上捡起拳头大的一个石子,扬手间,一石头正中青狼头颅。

这青狼原本就已是饿得没有多少力气,才下山跑到村边觅食,先前两斧头已是重伤,再加上飞跑的过程又鲜血狂喷,再挨了一石头,登时倒在雪地,少年早已飞步赶上,一脚踏住青狼头颅,手起两斧将青狼彻底砍死。

少年松开脚,见青狼已经死得透透的,这才长出了口气,刚才动手前后时间虽然不长,但也耗去他大半体力,毕竟他只是十三岁的孩子。

少年倒拖狼尾,把青狼拖到河边,这才掏出把剔骨尖刀,细细拨弄那青狼,青狼只是鼻梁,侧颈有伤,全身皮毛未损,少年大喜,这张狼皮倒可以卖个好价钱,狼肉也可供一家食用,再加上钓上的四五尾河鱼,今天收获真是不错。

少年抬头,见雪花已经小了一些,日已近午,他原本准备在河边垂钓一天,但意外地打到一只青狼,却不想再耽搁下去。当下,收拾好东西,用绳子将青狼提尾倒背绑好,一路回村。

这条小河离红石镇也有三里路程,雪已经下了两天,路面积雪碾成坚冰,走起来颇为费力。

少年背后又负了一大堆东西,光那只青狼就不下四五十斤重。走了一顿饭功夫,终于到了村口,遥见细羽飞琼中,村里数处袅袅炊烟,少年才长吐了口气,这大苍山里野兽横行,青狼又多是群体行动,嗅觉灵敏,少年极是担心这只死狼的气味招来其他狼群。

少年踏上村口的青石路,终于满心欢喜,盘算这只狼皮能卖多少银两,可以给贫寒的家里添置什么物件。

此时他已走到村口处第一栋房屋,这里不是什么人的居所,而是一座土地庙,庙里供的自然是土地神,却没庙祝,平时也没什么人打理,只是年节间村里人会来烧香请愿。

少年缓缓走过土地庙,扫眼一看,却见土地庙前端坐一个道人,五官倒也端正,只是左脸颊一道细长疤痕,颌下三缕长须,他背靠着土墙,墙上原本贴着一张粗帛告示,风吹日晒,早就残破不堪,依稀可见上面有“….欲得贤士与共国,孤之愿也…”的字样。

奇怪的是,正三九寒冬,那道人居然只着一件薄薄的青色道袍,脸色苍白,不知是饿是冻。

少年吃了一惊,他早上来时也走的是这条路,经过土地庙,当时记得庙门口并无此人。再看看周围,亦无脚印,不过雪一直在下,这道人留下的痕迹被雪覆盖也属寻常。

——

作者有话说:

新人写书,请多多关照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