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纯爱 ›› 逍遥俊公子:富贵临门
逍遥俊公子:富贵临门

逍遥俊公子:富贵临门冷香忆-著

24人在追
精彩节选 初秋的一个下午,细雨绵绵。 大周国国都燕城的一条主街,车水马龙。 一个穿着绿色官袍的青年男子骑着一匹…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1 10:13:5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初秋的一个下午,细雨绵绵。

大周国国都燕城的一条主街,车水马龙。

一个穿着绿色官袍的青年男子骑着一匹黄色的瘦马正朝城门方向缓行。

男子叫曾洪,今年三十二岁,长脸,浓眉大眼,高鼻薄唇,容貌英俊,气质沉稳,看上去正气凛然,比实际年龄显年轻。

曾洪祖籍在南方的湘城,十七岁时考中秀才,二十六岁考中举人,后来由亲人运作当了小县城的县令,官职从七品下,这一当就是六年,直到今年开春被吏部平调到国都的司农司下属的燕城西园管园子。

司农司在燕城共有四座园子,以东西南北方向命名。

西园就在燕城的西边近郊。

只因西园去年冬天发生一场火灾,里面的梅林全部烧毁,听说还死了几个贵人。

当时的苑监、副苑监及两名苑监丞被皇帝处死或贬为庶人。

曾洪来后,官职是副苑监,上面苑监的职务空着。

他不是西园的主官,却能行使主官权力,在西园说了算。

直接在烧毁的梅林地上修整,种上菜、瓜,还搭了两个牲口圈养猪、羊、鸡、兔子。

前些天,他听长子的建议,让人宰猪时要先放猪血,果然放过血的猪肉没有骚臭味,比之前不放血的猪肉好吃很多。

他将此发现上报司农寺。

这不,就在刚才,司农寺的司农大人亲自见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朝廷会因此事表彰他,让他再接再厉,报效朝廷。

人逢喜事精神爽。

曾洪骑马回家途中遇到下雨,没有心情郁闷,反而想放声高歌。

曾洪的家在燕城城内,但是不在繁华街道,也不在距离皇宫近的地方,而是离南城门比较偏僻的胡同。

他工作的西园在西郊,家在南城门附近。

骑马在燕城的街道不能奔驰,所以每天他都是骑马出了南城门,然后从城外绕至西郊西园。

今天他从西郊的西园进入西城门,去司农寺后再回南城的家。

燕城的很多官员都这般每天在家与工作的衙门、地方来回奔波。

曾洪家的房契主人并不是他,而是他的哥嫂。

曾洪是个清官,当了几年县令,没攒下银子,到了燕城,根本买不起房子。

哥哥、嫂子不收曾洪一个铜钱的房租,让他全家随便住。

曾洪想着今晚就把好消息告诉哥嫂,心里美滋滋,不知不觉到了胡同口。

这条胡同窄的只能过两辆马车,再多一辆就进不来。

一个穿着打满布丁衣裤,头发灰白、皮肤黝黑、嘴唇有裂口的中年男人,用扁担挑着两木桶梨,看到曾洪后,壮着胆子道:“大白梨,一斤五个铜钱。官老爷,您要不要?”

曾洪让马停下来,俯视到两个木桶里的梨子,看着很新鲜,就是个头不大,问道:“老乡,梨还剩多少斤?”

中年男人目光恳求,道:“官老爷,老天下雨,小民急着回家。您要是都买了,小民只收你五十个铜钱。”

曾洪以前当县令时,最是体恤农人,他经常花钱买农民卖不掉的果子、菜什么的,来到燕城后仍是如此,道:“那我都买了。老乡,你跟我去我家。”

中年人满脸感激的跟在黄马屁股后面,很快就到了一住四合院宅子的门前。

这时,风一吹,从宅子墙内飘来的浓郁的肉香。

中年男人嗅到后,馋的直咽口水。他连这桶里的梨子都舍不得吃一个,更别说吃肉。

曾洪也闻到了肉香,心里猜测家里又做了什么吃食?微笑用力拍门。

出来一个穿着灰衣黑裤、黑白头发相间的中年婆子,急道:“老爷回来了,下着雨呢,怎么没穿蓑衣?快进来。”

曾洪道:“林嫂,我跟这位老乡买下他所有的梨,你跟雪岭取五十个铜钱交给老乡。”

中年男人见中年婆子头上戴着银钗,虽然钗子有些旧,但是那也是银的,不禁自卑低下头。

林婆子今年四十三岁,是曾洪夫人从娘家带来的陪嫁奴婢。林嫂一直侍候曾洪一家人。

林婆子麻利的接过黄马的缰绳,请曾洪先进了家门,而后把黄马牵进后院的马厩,再去书房向大少爷曾雪岭要钱。

中年男人一直站在门外等着,饱受浓郁肉香的摧残。

院子里传出林婆子语气有些嗔怪的声音,“大少爷,这个月才几天,老爷买了五十几斤鸡蛋、一百多斤猪下水骨头、二百多斤山楂,今天老爷又买了一堆梨子……不知道老爷下次买什么?”

一个清亮的少年声音道:“秋天吃梨清肺。我看看是什么梨?”

中年男人听出来这个少年就是大少爷,生怕大少爷不愿意买,紧张的一只手握住了扁担。

一个穿着青衫黑裤,体型清瘦,乌发如云,肌肤如玉,剑眉高鼻,唇红齿白,容貌极为英俊的少年从门里走出来,他的目光扫过中年男人后,落在木桶的梨上,惊喜道:“竟是这种梨。这种梨子汁水多且甜,好吃。就是不宜存放,得赶紧吃。”

中年男人震惊于少年的容貌。他挑担子走遍国都大街小巷,没见过比少年更俊美的人!

少年掂了掂两只木桶,除了桶,梨子至少十三斤,问道:“五十个铜钱?”

中年男人收回神思,重重点头,还解释道:“一斤五个铜钱,全要了就只收五十个铜钱。这是大白梨,集市上卖也是这个价钱。”

少年笑道:“建议你把这梨子改个名字,以后叫燕城白梨,你叫卖时就喊,又甜又香的燕城白梨!来燕城吃燕城白梨!你就往那外地人多的地方去卖,肯定好卖。”

这梨子在少年的前世叫京白梨,是首都北京的特产呢。

中年男子听得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林婆子拿筐子出来,要把木桶的梨都放进筐里,有些自豪的道:“我家大少爷的话,记住没有?又甜又香的燕城白梨,来燕城吃燕城白梨!”

中年男人心道:人好看的像仙人,心肠还这么好。连忙道谢,而后把梨子都装筐里,得了铜钱挑着空桶喜滋滋离去。

少年便是曾洪的长子曾雪岭,今年十五岁,今年春天考中秀才,然在考场上染了伤寒,出考场后大病一场……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