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修神从一方土地开始
修神从一方土地开始

修神从一方土地开始白衣胜雪-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冀州,下皋县,李家村,祖祠。 “李易,屡犯族规,好吃懒做,骚扰良家妇女,侵犯王寡妇,今剥夺李易族产逐…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1 14:00:0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冀州,下皋县,李家村,祖祠。

“李易,屡犯族规,好吃懒做,骚扰良家妇女,侵犯王寡妇,今剥夺李易族产逐出李家村。王寡妇不守妇道,猪笼沉江!”

李易大呼冤枉,他死命的挣扎着,却被身后人猛地一棒敲在脑袋上,李易只觉得眼前一黑晕厥了过去。

而那王寡妇则被人塞进了猪笼沉入村旁的洛江中。

是夜,李家村外,野狗狂吠,一阵阴风拂过,李易在野地里悠悠醒来。

“头好痛,不对,我不是死了吗?我这是在哪儿….”

此刻,李易只觉得脑海中有一股股记忆洪流汹涌而来,最终两个李易的记忆融合,让他明白了现状。

第一世,李易是一名社畜,回家途中被车撞死,得天道眷顾他穿越到西游世界,成为了一名小土地,只是安安分分的守土数百年,却因为天庭神道森严不得寸进。

最后量劫之下,被天上莫名飞来的雷给劈死了。

而今再次醒来,来到了这个大苍世界。

统治大苍的是大楚王朝,类似于地球古代王朝,但不同的是北方有妖蛮,南方有巫魔,西方是无尽沙漠,东方是一片茫茫大海。

捋了捋原主的记忆,李易发现他和王寡妇都是被陷害的。

起因是他家中有十亩田产,他父亲死后就一直被族叔李继惦记,三番五次找他低价买地,却都被李易以“祖宗之地不可卖”为理由拒绝了。

昨天晚上族叔请他去喝酒,等他再次醒来时却已经被捆到了祖祠中。

如果此刻的李易还是原主的话,被剥夺家产赶出了李家村,那么他多半只能流落荒野,或饿死,或被野狼叼走,最好的结果是入县城,凭借他那秀才身份谋得个管家差事。

但如今的李易却不同,他凝神一查。脑海中却有一枚神威凛凛符篆,其上用小篆镌刻着“正九品土地神赦——李易”几个大字。

神道九品十八阶,虽然正九品土地不过是毛神一枚,但刚才李易感应了一番,他发现此方天地居然没有神道体系。

这意味着什么?做生意的人都知道,这是红海和蓝海的区别啊!而且还是一个没有竞争对手,不会被大资本打压的蓝海市场。

前世,西游世界天庭在上,诸神在前,地府在下,诸多冥君在后。他一个外来户压根儿就没机会在神道体系中向上攀登。

但现在不一样,这一片蓝海都是他李易的。

“九品土地,八品山神,七品县城隍,六品湖伯…..不行,我得好好规划一番。此方天地居然没有神道,那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修神,圈地耕耘信仰,那我岂不是有机会成为神道帝君?”

一想到自己毫无竞争对手向寿与天齐的神道帝君的道路迈进,李易心头更加火热。

但是呼呼凉风一吹,李易冻得瑟瑟发抖,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而今,穿越一回,自己脑海中的神道符篆余留的神力已经不多,此刻夜风凉,此身不过是穷酸秀才,身子单薄,李易可不想好不容苏醒又直接挂了。

所以,当务之急,他必须得回到李家村,竭尽全力让那些村民信仰他,为他竖立土地庙。

但现在他一没神力傍身,二地位低下,甚至他感觉自己一回去恐怕就会被那族叔派人打死。

不过就在李易苦恼如何入手时,他突然看到江边有一道惨白身影趁着月光缓缓飘出。

李易睁开神眼一看,好家伙,那居然是白日里被沉入江中的王寡妇,其身上怨气冲天,看情况是要去李家村报仇。

李易立马迈着小腿儿跟上。

只是这王寡妇新晋成鬼,而且还只是一般的鬼魂,连恶鬼都算不上,被村口的黑狗一吠就吓得不敢进村。

李易主动靠近,那王寡妇转头来,露出一张惨白的脸,状若疯癫。毕竟,它只是初步成鬼,只能凭借本能行事。

“我好惨啊,我冤枉啊!”

李易用仅有的一点儿神力点在王寡妇眉心。

王寡妇稍微恢复了一点儿清明。

“李..易,是你,是你害了我,我要你偿命!”

此刻李易是土地毛神不假,但土地也负责帮助城隍牵引鬼魂,却是懂得驱鬼之术。

李易眼神一凝,一道微弱神光从神门处迸出,那是他的土地神篆,或许是此方天地的鬼魂没见过这东西。

但那王寡妇居然直接撞了上来,最后被土地符篆上的神光灼伤。

李易沉声道:“王翠花,你还不醒悟?冤有头,债有主,害你的是李继。”

“李继,那个挨千刀的,他不但强暴了我,还害死了。我要杀了他,杀他全家!可,那里有头黑狗,我进不去!你能看见我,你不是普通人,帮帮我?”王翠花道。

李易道:“为何要帮你?”

王寡妇一愣,初成鬼,她虽然被李易点化,但脑筋还是不太好使。

李易见对方懵懵懂懂,却是循序诱导道:“我乃天地正神,惩恶扬善,王翠花你可愿成为本座座下神使?”

神使?

王寡妇木楞的点了点头。

事实上此刻的李易哪有能力赦封神使,最低等的神使也是从九品。李易最起码也得到八品以上才能赦封。

当然,九品土地也是能驱使小鬼儿的。

李易道:“放开心神,别动!”

只见李易咬破中指,在王寡妇额头前写写画画,当然并非是驱使每个小鬼都这么麻烦,主要是李易现在没有神力,唯有借助土地符篆外加上道家的驱鬼符录才能驱动这王翠花。

最终,王翠花成为了李易的第一只小鬼儿。

“好了,王翠花,你可以去报仇了!记住,只杀李继,切莫牵连他人。”

王翠花点了点头。

而李易却拿着随意在地上找了个木棒,向那黑狗摸去。

“汪汪!”见有人近身,黑狗叫得更凶。

李易一棒子打了过去,然后拔腿便跑。

在李易引开黑狗后,王翠花化作一道阴风径直向李继家飞去。一路上,李家村静谧无声,不过当王翠花每掠过一处时,那一片的家畜牲口便会瞬间躁动起来,或鸣,或狂吠。

一直到村子东,李继家的四合院。

“叫什么叫,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听到动静的李继从他老婆被窝里爬出来,顺便方便一下,但就在他掏出家伙什准备嘘嘘一时,他发现地上居然是湿漉漉的。

李继抬头一看,只见弯月下,一张惨白的丧脸正死死的盯着他,

李继脚下一滑,却是有一股骚黄蹦出。

“鬼…鬼啊!”

李继向屋中爬去儿,然而见到仇人的王翠花此时怎会让李继轻易离去。

“李继你坏我贞洁,害我性命!还我命来!”阴恻恻的声音从上空传来,涌入李继的耳中。

李继跪在地上:“不关我事,是二叔,是二叔他家想要李易的房子扩建,真不关我事,求求你饶了我吧!”

“我饶你,那谁饶我?”

“李继,死!”

刹那间,一道道黑发从王翠花头上延伸而出,化作一条条水草。王翠花落水而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算水鬼。

不过这李继居然奋力挣开了水草,他也是个有微薄武力傍身的武人,不过这些年,随着他年纪的增长,外加上整日声色犬马,早已掏空身子。

王翠花见法术不行,却是呼啸而过,直接上了李继的身。

此时听到动静的李继老婆也从房中提着灯笼出来,但他却看到当家的正死死掐着自己的脖子。

一边掐,口中还喃喃道:“死,我要你死!”

最主要的是,这道声音居然是王翠花。

李继老婆手上的灯笼,当即掉在了地上。不过身为县份上大户张家旁支出生的她,却并非村野妇人一般,他知道这世间是有鬼的,鬼怕朝廷法令龙气,也怕气血雄浑的年轻武人。

李继的老婆当即去院中唤醒长工仆人。

不多时,几个血气方刚的大汉立马拿着火把赶来。

更有一名练了粗浅功法的武人提着喷洒了雄黄酒的大刀冲了过来,然而此刻李继已然气绝身亡。

李继死后,王翠花从他身上缓缓飘了出来。吞噬了成人精血的王翠花,已经有向恶鬼转换的趋势。

她桀桀叫道:“死!”

王翠花眼中露出弑血神,向张氏扑去,但飞到一半,却是一顿,她脑海中响起了李易的声音。

“速回!明晚再来。”

王翠花神色挣扎了几下,最终却是被李易招了回去。

而村外,正烤着狗肉的李易见王翠花飘了回来,却是长舒了一口气。吞噬人精血的王翠花,即将变成恶鬼,李易那微薄神力控制有限。

如果任凭王翠花杀戮无辜之人,一来他良心不安,二来,这和李易的计划有悖,他需要让恐惧再蔓延一会儿,否者李家村的人怎么会信仰一个莫名冒出来的小土地呢?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