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古第一婿\/万古第一婿
万古第一婿\/万古第一婿

万古第一婿\/万古第一婿赵冲-著

15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这方世界名为楚! “元平生,你敢叛我?!” 怒吼声冲出胸腹,犹自带着不敢置信的震惊与愤怒。 …
更新到:第七章 我听楚公子的!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01 18:30:44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这方世界名为楚! 更新时间:2021-09-01 18:30:44
第二章 生死一线 更新时间:2021-09-01 18:30:44
第三章你自裁吧 更新时间:2021-09-01 18:30:44
第四章做个选择! 更新时间:2021-09-01 18:30:44
第五章 一息一重天 更新时间:2021-09-01 18:30:44
第六章 施压 更新时间:2021-09-01 18:30:44
第七章 我听楚公子的! 更新时间:2021-09-01 18:30:44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这方世界名为楚!

“元平生,你敢叛我?!”

怒吼声冲出胸腹,犹自带着不敢置信的震惊与愤怒。

楚风茫然的眼神变为清明,但当看清所处环境后,却微微一愣。

这是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

考究的红木桌椅、鎏金烛台、舒适的雕花万工床无不显示着华贵二字。

房间内除他之外还有两个下人。

此时,一人正拿着锋利匕首划破楚风手臂血脉,令殷红鲜血顺着手臂缓缓流下,淌入另一人手里的青瓷碗中。

而楚风的手臂上,竟已有大大小小十余处伤口,如蜘蛛网般纵横交错,有的已经结痂,而有的才刚刚愈合。

突如其来的怒吼声似乎将两个下人吓了一跳。

他们转头看向楚风,眼中露出鄙夷不屑。

“这小子又发疯了?”

“行了,赶紧把今天的血取好,药房那边还等着呢。

“好,你喂这废物吃下补药,补充他气血。

两个下人说着,将取好的鲜血,放置在一旁,开始粗暴的收拾他伤口。

而此时,却有大量不属于他的陌生记忆突然涌入脑海……

这身体原本的主人竟也叫作楚风,白水城富商林家的赘婿。

楚家原本也是白水城一方不小的势力,但在五年前遭遇横祸,家破人亡,是城主府念及旧情,让楚风寄居府内。

按理说这样的人,这辈子都不再可能与富甲一方的林家千金产生任何交集。

可林家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把他挑为上门女婿。

不过,在拜堂成婚之后,他跟那个名义上的妻子别说是同床共枕,连面都没见过。

除此之外,甚至每天还会被割腕取血,被逼着喝下各种补药,更是不准迈出院子一步,就如同被豢养在笼子内的牲畜,地位甚至还不如林家的那些婢女、仆人。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六天。

连抽六天血,身体本就不好的十五岁少年楚风难以支撑,又服下大量珍贵丹药,虚不受补,心神受到剧烈冲击,就此魂飞魄散。

因遭受兄弟背叛而身陨的万古帝尊楚风,穿越而来。

本该已经形神俱灭的我,竟重生在了几千年后一个少年身上?!

那么现在是……

元历九千三百三十六年,元界大荒王国、蔷薇郡、白水城。

楚风从陌生记忆中搜寻到了答案,眼神冷列如寒冰。

元历?元界?

连历法和界名都改了么?

呵呵,但是别忘了,这方世界原本被称为……楚界!

既然天不亡我楚风,让我重获新生——

元平生,等待我再次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刻吧。

楚风轻轻握拳,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了那张残忍而得意的嘴脸。

这时手臂突然传来剧烈痛楚。

他眉头微皱,将胳膊抽了回来。

“干什么?混蛋!”

正粗暴包扎着的下人勃然大怒,抬头怒视楚风。

但下一秒当他看到楚风眼神时,顿时打了个激灵,就像是被突然捏住脖子一样,所有的话都憋回了喉咙中。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如古井无波的深潭,平静、漠然、寂灭。

但在那平静之下,却掩藏着彻骨的冷冽。

又如无尽星空,似是能够洞悉一切,俾睨天下万物。

但在清明之下,却蕴含着深渊般的亘古沧桑。

两个下人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害怕,但那颤栗恐惧感却像是自灵魂深处不断渗出,令他们身体轻颤,下意识就垂眼低头,不敢直视。

那下人不敢直视楚风,伤口也不包扎了,鲜血却诡异的不再流:“我们走吧。

此时他们心中颤栗感渐消,回过神来,似乎恼怒于自己竟被这低贱废物吓到,其中一人不由撇嘴讥讽:“这么多难得的天材地宝当饭吃,真是便宜了这个低贱的东西!”

“拿命换来的。

另一人也冷笑:“家主吩咐,从明天开始就不必再取血,三日之后以这废物为药引,将他投入丹炉活祭炼药,小姐服食后就可彻底痊愈。

“这倒是个好消息!竟然还妄想真的迎娶我们小姐?就他这条贱命,能炼成药被咱小姐吃掉,就是他最大的福分了!”

活祭?炼药?

闻听此言,楚风眉头微皱。

这种以人血为引,以人命为祭的炼药之法,极其残忍无端,可是彻底的邪道巫术!

难道,当年被我绞杀干净的邪魔外道,在这几千年后竟又死灰复燃?

另外,可能是初步融合了记忆的缘故,对于这身体原主的遭遇,楚风心中也升起一股感同身受的怒火。

他眼神冷冽,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

啪、啪!

不见他有何动作,两巴掌便抽了出去。

这两个下人瞬间被抽飞了出去,撞击在墙上,滑落下来,脸庞上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清晰可见,嘴角渗血。

虽然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全身经脉萎缩,犹如废人,但是他还有自身元神之力可以动用。

当然,元神之力难以恢复,不可轻动。

且极容易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

对两个下人稍施惩戒可以,与强大武者战斗,就力有未逮了。

“狗东西,你敢打我们!”

“混蛋废物,找死!”

两人一时不查着了道儿,回过神来,怒火冲天,便要起身报复。

正在此时,却听房门“啪”得一声被人推开。

一个身穿襦裙,脸蛋精致的婉约女子抬脚走入。

这女子肌肤白皙如羊脂、身段窈窕似画中天女,却没有丝毫凛然之感,反而充满着恬静的气息。

正是楚风名义上的妻子,林家千金林淡墨。

“小姐?!”

两名下人顿时慌乱惊恐,连忙蹲身行礼,“小姐,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这些天服食的汤药,全是以他鲜血所制?”

林淡墨视线扫向青瓷碗,面无表情的俏脸如同笼罩上一层寒霜,在强压着怒意。

“小姐……”

两名下人吓得跪倒在地,嗫喏着不敢说话。

林淡墨语气冰冷,如腊月寒风,“是或不是?”

两名下人不敢说谎,颤抖道:“是……”

“果然!”

林淡墨一把夺过盛满鲜血的青瓷碗,猛然用力狠摔于地。

“啪!”

一声脆响,瓷碗粉碎,殷红鲜血四溅流淌。

“小姐息怒,小姐息怒。

两名下人跪地,脸庞肿着,“这都是为了你好啊……”

“嗯?”

楚风微微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淡墨。

但心中却涌起一股狂热的、浓郁的感情。

这是身体原主人的遗留情绪。

楚风瞬间明白,怪不得这家伙被放血炼药,都没什么反抗和抵触,原来是为了挚爱之人心甘情愿。

“愚昧!”

他在心底淡淡轻哼。

“去告诉家主,我林家……不做这有伤天和的邪魔之事!”

林淡墨面若寒霜,“我林淡墨,也绝不吃那以人命为引的所谓灵药!”

“是是,奴婢这就去。

两下人恐慌点头,赶忙躬身离开。

房间内,再次恢复了平静。

不过气氛却依旧凝沉。

林淡墨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楚风。

当她的视线扫过楚风满是伤痕的手臂时,不由微怔,然后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复杂的黯然与愧疚。

“对不起,楚公子,我只知家主招你入婿是为了冲喜,却没想到……竟至于此!”

林淡墨轻叹口气,盈盈下拜,“此事终究是因我而起,是我的责任。
请你放心,我会将此事妥善解决。

心底善良?

抑或伪装演戏?

楚风缓缓收回看向林淡墨的视线,眼神中却带着一丝审视,平静问道:“你要如何解决?”

“选择权在你。

林淡墨想了想,眼眸中带着真诚与自信,“或者,我给你一些钱,然后送你离开白水城。
或者你继续留在林家,我也可保你衣食无忧,安然无恙!”

对于刚刚重生,神魂受创,身体孱弱的楚风来说,一个相对稳定安全的环境,自然是他所需要的。

而白水城数一数二的富商林家,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楚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轻声道:“哦?你若不走,你能保我?你好像并不是林家家主吧,能做得到?”

“虽然我不是家主,但说能保你就一定会做到!”

林淡墨眼眸中带着丝高傲。

楚风略一沉吟,说道:“走或留,我需要考虑几天,然后给你答复。

林淡墨回答得干脆利落,“好。

楚风径直问道:“你患了什么病?竟是需要活祭之法炼药医治!”

“一种不治之症……这些年大伯为了我的病,操碎了心,但我没有想到,他竟是会找到这种有违天和之法。

林淡墨闻言,神色顿时一黯,面露苦涩笑意,道:“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答应以你身躯炼药!”

听到这句话,楚风心头涌出一股莫名的悸动,这具身体残存的执念又在剧烈波动。

看来,还真得花些心思在林淡墨,最不济也得治好她,才有望打开原主的执念,从而磨灭它。

楚风视线忽然投向林淡墨,元神之力涌动,认真在她身上打量起来。

目光如海般深沉,又带着侵略性。

林淡墨只觉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身体内外再无秘密可言。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抬头迎上了楚风的目光。

一瞬间,她恍若坠入渊海之中,要迷失了自己。

“阴寒之症?”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