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明宫廷
大明宫廷

大明宫廷紫釵恨-著

13人在追
精彩节选 只争朝夕 万历四十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格外凌厉。 一场不期而至的初雪令天地都变得茫茫一片,却让农人对…
更新到:成交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01 18:43:39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只争朝夕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3:39
求人送礼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3:39
及时雨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3:39
白斯文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3:39
大小姐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3:39
副役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3:39
成交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3:39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只争朝夕

万历四十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格外凌厉。
一场不期而至的初雪令天地都变得茫茫一片,却让农人对于明年的收成有了隐隐的期望。
黄县老公门柳康杰就是在这样的初雪中找到了偷闲的机会,他拎着两尾海鱼跳过了小院里的小水坑,顺手推开自家小屋的房门:“鹏儿,今天吃鱼了!今天可以吃鱼!”
从房门洒进来的雪光,立时让显得有些破败的小屋多了几分灵性,柳鹏的脸上也带上了笑容,他开心地说道:“爹,这绝对是今天刚从海里捞出来的鱼吧,你看还带着水!”。
可是在柳康杰的眼中,今天柳鹏的笑容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心事,更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些什么。
不知不觉,这孩子的个子都快赶上自己了,更不要说这几个月来突然懂事了,办起事即使不能说是滴水不漏,但即便以柳康杰这个老公门的标准去看,也称得上相当老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
虽然这个儿子最近一下子懂事了,但终究知子莫如父,柳鹏哪怕皱个眉头,柳康杰都能知道自家儿子肚子想打什么主意。
“衙门里出了桩荒唐事,所以爹点个名就回来了!”
柳康杰喝了口柳鹏倒来的热水,觉得温度不冷不热刚好合适,觉得还是跟儿子问清楚:“回头还得出去转一转,说不定晚上还有机会再加个餐!鹏儿,你有什么事想跟爹说一说?”
柳鹏小心翼翼地梢好房门,守在窗边瞅着院里的动静,压低声音:“爹,听说白六叔惹事了?”
这是衙门里的大事,小孩子不应该打听,可柳康杰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反而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他的儿子过了年才十四岁,却有着同龄人所欠缺的早熟,家里家外的事都帮上一把手,特别是最近几个月的表现,更是让柳康杰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到这个儿子身上。
眼前的柳鹏虽然一身衣服打过不少补丁,整个人却有着柳康杰所没有的素洁清净,全身上下都干干净净,再加上长相清秀,剑眉星目,身材挺拔,绝对是个美少年。
让柳康杰最最看重的倒不是这个大儿子最近鹤立鸡群般的卓异,而是柳鹏真正长大了,在公门这个大染缸办事也显得游刃有余,办起事不但没出过什么差错,甚至还能帮柳康杰查遗补漏。
有这么一个让人放心的儿子,柳康杰说起事也格外放松:“何止是惹事了,是惹出了天大的祸事!”
一说起白老六惹出的事情,柳康杰就连连摇头:“阿鹏,你以后千学万学白老六那般胡闹,哎!这辈子第一次看到知府老爷如此动怒,那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差点把桌子都拍碎了!”
柳鹏当即问道:“听说县尊出面求情都保不住白六叔?”
“官大一级压死人,别说是县尊老爷,哪怕府里的那些老爷联名出面求情,都保不住白老六!”
柳鹏脸上的笑容有些意味深长:“那么说,白老六现在已经滚蛋回家了!”
柳康杰却是锁着眉头:“阿鹏,你难道有什么主意?白老六这一回是死得不能再死,绝对救不来了,你是没看到知府老爷那怒气冲天的样子!爹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啊,白老六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就是换一任知府老爷,白老六都别想翻身了!”柳康杰继续补充道:“我知道你有主意,但是白老六这一回真是无药可救了!你别想什么主意!”
柳鹏的笑容很灿烂:“阿爹,我不会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死人身上。只是白老六滚蛋回家了,县里岂不是多出一个位置了?我觉得我最适合了!”
柳康杰一个闪失就直接站了起来,手没扶住茶杯,水洒了一地:“你现在才多大年龄?再说了,你不准备读书不准备科举了?”
柳鹏显得满脸阳光,他直面这个问题:“爹,我只想着早一天进衙门,早一天进来,家里就能少供我一天,我能早拿一天的粮饷,这一出一入,一天两天甚至一两月或许数目不大,可是一年两年,五年十年,这可是个很大很大的数目了!”
柳康杰觉得自己儿子说得十分有理,可看到柳鹏风姿飒爽,自有一番英伟气概,又让他难以决断。
“可是你真不读书了?以前可是你一心求着我供你读书,甚至坚决说一定要考个功名出来,不想再走俺的老路,再说了,你进了衙门,按咱们大明朝的规矩,这前程可就全毁了!”
“进了衙门也可以读书啊,难道阿爹还有幻想?您觉得咱们家能有供出个进士老爷举人老爷的福份吗?再说就是能勉强供出来,那也不知道是什么猴年马月,可现在进了衙门就能拿了一份实实在在的粮饷。”
柳鹏最后不忘补充了一句:“阿爹您真觉得咱们柳家能读出个进士老爷举人老爷吗?我是不指望了。”
按照大明朝的规矩,天下杂吏的职务晋升有着天花板,那就是任你有万般神通,千般能耐,哪怕是皇亲国戚,哪怕立下了不世功勋,也不可能越过知府老爷这天花板,事实上杂吏能升到知县就可以称为破格用人了。
只有科举出身才是真正的正途,可惜科举这条路太过艰辛,可以说是十死无生,千军万马同闯独木桥,一个普通衙役家庭根本没有科举所需要的海量金钱、资源与时间。
柳康杰可是亲眼见过好些家庭为了这镜花水月的幻想,苦苦拼搏了一辈子之后到了无法收拾残局的地步,最后只余下一头悔恨的白发与破败不堪的家境。
柳康杰原本对于自己的儿子原本还抱了一点侥幸与希望,但是听到了柳鹏自己这么说,让他不得不面对残酷至极的现实世界:“哎!原本还以为咱们家能出个读书人!你真是想要争这个位置?”
这一个位置必须去争,不能不去争,不得不去争!
因为现在已经是万历四十年的初冬了!
离万历四十三、四年的山东大旱只有区区两年多时间了!离努尔哈赤建国称汗以天命自许,同样只有两年多时间。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