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桃源仙尊
桃源仙尊

桃源仙尊林德旺-著

7人在追
精彩节选 仙尊传承 杨一飞怎么也想不到,女朋友黄雨兰去医院不是看所谓的肚子疼,而是做人流。 “小兰,你怎么,你…
更新到:冷哼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01 18:48:22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仙尊传承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8:22
小僧功力浅薄,尚不能隔衣疗伤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8:22
抽你咋滴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8:22
造化玄功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8:22
暴怒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8:22
屠你全村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8:22
冷哼 更新时间:2021-09-01 18:48:22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仙尊传承

杨一飞怎么也想不到,女朋友黄雨兰去医院不是看所谓的肚子疼,而是做人流。
“小兰,你怎么,你,你……”
人来人往的妇科中,杨一飞指着黄雨兰说不出话来。
黄雨兰不屑道:“做个人流怎么了,哪个女生没做过,大惊小怪。”
杨一飞终于吼道:“我们每次都戴套。”
“那就是别人没戴咯。”旁边一个路人说道。
周围的人嗤嗤笑起来,看着杨一飞的目光充满怜悯。
这帽子戴的!
黄雨兰毫无羞愧之色的道:“他说的没错,是别人没戴。”
杨一飞脑子轰的一声,仿佛被雷劈了,一片空白。
良久,才不敢置信问道:“为什么?”
“拜托,看看你那德行,是个女人都得给你戴帽子。”黄雨兰不耐烦道。“没车没房工作也不怎么样,我也认了,就当找个乌龟,不耽误我玩就行,可是你要回农村去伺候你那瘫痪了的老爹,难道还指望我跟你回去不成?”
没想到平时纯洁的黄雨兰居然说出这种话,红着眼睛问:“他是谁?”
“有什么意思呢,说出来你也惹不起。看看,就流个产,人家随手掏出几万块,是你大半年的工资,你不觉得害臊吗?你哪来的脸跑这里大呼小叫?”
“其实我对你已经很好了,你看,不是你的孩子,都不用你出钱,还不谢谢我?”
黄雨兰轻蔑说道。
杨一飞忍无可忍:“不知羞耻!”
抬手就要抽她,黄雨兰吓的连连后退,厉声道:“你想干什么?”
杨一飞死死瞪着黄雨兰,就是这个女人,浪费了他两年感情,实习工资也全都花在她身上,没想到最终换来如此结果。
“别看不起农村,种地也能致富。”
杨一飞最终还是没抽下去,转身就走。他不是死缠烂打之人,何必为了寡廉鲜耻的人糟践自己,只可惜了这两年的感情付出。
“呸,没种。”黄雨兰又趾高气昂起来。
大醉一场后,杨一飞辞了职,浑浑噩噩回到老家小林村,收拾好情绪,走进院中。
父亲杨振秋开车翻进沟里,虽经抢救保住性命,但颈椎受伤,高位截瘫,后半辈子只能在床上躺着,靠人伺候。
杨一飞从小没见过母亲,跟父亲相依为命,感情极深,亲眼见到父亲如此,心中悲痛,偷偷抹了一把泪,跪在床边安慰面如枯槁的父亲。
杨振秋直直看着房顶,一言不发。
从受伤以来,他就是这样。
任凭杨一飞怎么劝说,都无动于衷。
这时,门外传来喊声:“杨振秋,杨干事。”
杨一飞擦了把眼泪,连忙起身,进来的是村主任林德旺。
“原来是林主任,什么事?”
杨一飞的语气有些冷淡,林德旺仗着是村主任,掌管村里的扶助款,嚣张跋扈,他向来看不惯。
“一飞回来了啊。”林德旺挺着怀胎六七个月那么大的肚子,背着双手,用下巴点着杨一飞道:“你爹呢?”
“他睡了,有什么事跟我说。”杨一飞道。
“也行。”林德旺道。“你爹残废了,村委的活干不了,交给别人吧。”
听到“残废”两个字,杨一飞眼中涌起怒火,生生压住,道:“村里安排就行。”
林德旺满意点头:“还有,你爹这病花了不少钱,村里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这不,经过村委班子商量,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你家不是有几亩地嘛,太少了,种出的钱还不够吃饭的,有什么用?”
“所以?”杨一飞冷冷看着林德旺。
林德旺道:“村里决定,用西边的一个山头换你家的地。这可是为你们好哇,要感恩。”
“感你大爷。”杨一飞勃然大怒,转身进了厨房,随即提着菜刀出来。
“林德旺,老子砍死你。”
村西头的一个山头,论面积是杨家的地几十倍还多,但,都是荒地,鸟不拉屎,根本没法耕种。
即便开垦出来,产量也低的可怜,得不偿失。
而杨家的地全是杨振秋精心打理了十多年的好地,两者根本不是面积所能弥补。
林德旺落井下石,终于激怒杨一飞。
林德旺没想到杨一飞脾气如此暴烈,连忙喝道:“杨一飞,你要做什么,想想你爹……哎哟。”
一刀差点劈在身上,林德旺撒腿就跑,跑到街上扑通绊倒,大声嚎叫,两边都是闻声看热闹的村民。
林德旺的鼻子都气歪了,喝道:“你们这些混球,还不赶紧拦住他。”
村民们嘻嘻哈哈看热闹,都躲得远远,没一个答应。
人家老子刚出事就上门欺负人,丧良心,自己又没好处,才不去管。
杨一飞持刀一步步逼近,林德旺两腿发软爬不起来,满头都是汗,突然喊道:“谁把他拦住,今年的低保给他家加一个人。”
呼啦,本来看热闹的村民一拥而上,抱腰的抱腰,抓胳膊的抓胳膊,硬是把杨一飞死死箍住,菜刀也被人抢下来。
“一飞,村里也是为你家好,别不识好歹。”
“就是,你家那二亩地能跟一个山头比?”
“还不快谢谢主任。”
“啊……”
杨一飞怒吼,使劲挣扎,奈何寡不敌众,动弹不得。
“呸,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逼崽子,也敢跟老子斗?”
林德旺被人搀扶着站起来,狠狠吐了口唾沫:“你爹都不敢跟老子顶嘴,你算什么东西。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以为我这主任是捡来的。打,给我狠狠地打,打得最狠的给两个低保名额。”
拦住杨一飞的村民只犹豫了不到一秒钟,便举起拳头。
杨一飞很快被打倒在地,蜷缩在地上。
“小子,叫两声好听的,就放了你。”林德旺得意说道。
“呸。”
杨一飞狠狠吐了口带血的唾沫,瞪着血红的眼睛:“今天你不弄死我,早晚老子弄死你。还有你们,以后出门最好注意点。”
被杨一飞血红的眼睛一瞪,林德旺下意识连退两步,旋即反应过来,觉得在众人面前丢了脸面,恶狠狠道:“打,给我打死他。”
村民们也被杨一飞血红的眼睛吓到,犹豫着不敢动手。
打两下没什么,反正有林德旺撑腰,但要杀人,他们还是不敢。
这时林德旺身边一人凑到他耳边说道:“主任,打他一顿就算了,要是弄死他,不好处理,好多人盯着你的位子呢。”
林德旺犹带愤恨道:“让老子丢那么大面子,就这么便宜他?”
那人说道:“山里狼多,把他叼走也不一定。”
林德旺露出笑容,拍了拍那人肩膀:“不错,给你家一个名额。”
那人点头哈腰连连感谢。
林德旺大声道:“算了。本主任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这孩子一般见识。但你要记住,这小林村,老子说了算。再有下次,连你那残废爹一块打死。”
林德旺背着手走开,村民也都追着林德旺而去,跟在他后面要低保名额。
杨一飞慢慢展开身体站起来,全身疼痛,一瘸一拐来到院中,喘了口气,艰难的用清水洗干净身上血迹。
“刚才林主任来看望你,怕打扰你就没让他进来。”
杨一飞若无其事对病榻上的父亲说道:“你别多想,好好养病,我去地里看看。”
杨一飞走出房间,杨振秋突然额头青筋暴起,牙齿咬得咯咯响,闭上眼睛,眼角流出两行泪水。
他是瘫痪,但没聋。
来到村西边的山头,杨一飞再难抑制心中怒气。
本想靠着那点地能种点瓜果蔬菜什么的好拿去换钱,没想到又有这一出,若不是老爸还要人照顾,真想跟林德旺拼了……
越想越气,杨一飞狠狠一锄头砸在地上,叮的一声,似乎砸在金属上面,锄头都震出一个豁口。
“有宝贝?”
杨一飞眼前一亮,小林村处于山中,道路不好,周围很多地方都是没开发的深山老林,有个古董什么的留下也不足为奇。
想到这里,杨一飞连忙丢了锄头,飞快扑到地上扒拉几下,扒出一个戒指一样的东西。
灰蒙蒙毫不起眼,但却又有沧桑古拙之意,看不出材质,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上面盘龙绕凤,栩栩如生,尤其拿在手中一股清凉之意笼罩全身,夏日炎热消失无踪,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好东西,好东西。”
杨一飞喜上眉梢,顺手戴在了左手中指上。
戒指上一道光芒闪过,眼前一黑,杨一飞直挺挺扑倒在地,晕倒前只听到耳边传来声音:
“继吾传承,为吾复仇……”
……
不知过了多久,杨一飞悠悠醒来。
太阳高挂东南,竟然过了一夜。
他突然愣住,脑海中多了无数知识。
仙道、天庭、修炼、厮杀、炼丹、炼器、布阵……
无数知识一股脑涌来,杨一飞差点大脑宕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稍微整理,大喜过望。
仙尊传承!
里面是一位叫做造化仙尊的全部传承!
不光有修炼法门,还有造化仙尊的全部记忆。
造化仙尊,仙尊级强者,修炼造化玄功,擅长炼造之术,可与天地夺造化,故而被称为造化仙尊,为修仙界顶级巨头之一。
所创建的造化仙宫,也是修仙界最强势力之一。
尤其他深入绝境得到奇宝观天镜,传说为鸿蒙开辟时诞生的鸿蒙至宝,蕴含不可思议之威能,炼化后可冲击仙帝之位,成为屹立于绝巅的大人物。
但,夺天地之造化,天地反噬,造化仙尊在绝境中身受重伤,闭关炼化宝物时遭到大弟子背叛,勾结五位仙尊的联手围攻,形神俱灭。
临死前,他将传承放在随身佩戴的造化仙戒内,鼓足残存力量送出。
……
戒指又恢复了灰扑扑的样子,毫不起眼。
“我居然得到了仙尊传承!”
杨一飞心底压抑不住的兴奋!
从此,自己将鱼跃龙门,龙腾九空!
我杨一飞,再也不是以前的杨一飞!
“师尊,你放心,等我修炼有成,必清理门户,为你报仇!”
将信息消化完毕,杨一飞并没有急着修炼,而是把目光放在造化仙尊记忆中那庞大的丹方内。
很快,他找到一种丹方,可治父亲的伤势。
回元丹!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