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武道最癫疯
武道最癫疯

武道最癫疯无敌次元壁-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医馆里面,一个山羊胡子老头正在给一少年把脉。 少年身穿一身道袍,眉清目秀,可是面黄肌瘦,嘴唇泛白,并…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1 19:50:15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医馆里面,一个山羊胡子老头正在给一少年把脉。

少年身穿一身道袍,眉清目秀,可是面黄肌瘦,嘴唇泛白,并且时不时发出微弱的咳嗽。

老头把完脉,叹着气站起身,从背后的药柜里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少年:“小白啊,这可能是老朽最后一次给你看病了。”

被唤作小白的少年打开药瓶看了一眼:“看这药量,我怕是活不长了,那这几年的药钱…”

老头没有作答,摇头挥手:“回去吧,到时候我会去给你收尸的。”

少年并不为自己的生命即将消失和感到悲伤和惊恐,而是站起身笑了:“那届时就麻烦你了,告辞。”

说完,迈着阑珊的步伐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老头又是叹了一口气,转身打理起药柜来。

刚才那名少年叫白浪子,是村北清雪山上清雪观的弟子。师父叫清雪真人,是个道姑,一个月前说是出去办事,到现在都了无音讯,以前她也经常外出,但这次时间较长,因此只留得白浪子一个人看守道观。

是的,这个道观只有他们师徒二人,平日里的生活很平淡,除了自己种植一些粮食瓜果之外,还依靠村民的救济度日。

不过白浪子并非从小生活在道观,而是两年前才来到这个地方拜了清雪真人为师。

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到清雪观,只是来的时候就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十八岁的身体活出了八十岁的体质。

至于他患的是什么病,清雪真人的好朋友,也就是刚才给他看病的老头刘大春也搞不明白,反正就是五脏六腑精气衰竭,外带皮肉经脉疼痛不已,刘大春也只能按照症状开药缓解罢了。

刚才复诊的时候,刘大春发现他的病比上次来的时候更加严重,按照这个速度,最多一个月,最快二十天就会玩完。

……

说回白浪子这边,离开了医馆,在隔壁酒馆赊了几斤白酒后晃晃悠悠就往村北的山上走去。

一路上还有不少村民打招呼,他尽皆回以微笑。

他要去的山叫清雪山,本来是没有名字的,清雪真人驻扎之后就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高倒是不高,但是对现在的白浪子来讲来回一次就像是从地狱边缘走了一趟,若非约好今天要找刘大春看病,他根本不会想着下山。

上到山顶,白浪子像是跟好几个大姑娘激情战斗过一般靠在道观门口的柱子上大口喘气,等缓过来之后才进观。

清雪观并不大,就前后院加一个主殿,前院种了一些瓜果蔬菜,后院有几间住房,白浪子就居住在其中一间。

经过主殿的时候,他瞥了一眼三清祖师像,上边的灰尘已经蒙得跟猪油似的,不过他并不在意,这几位祖师爷自求多福吧。

……

今天是冬至,距离上次看病已经过了十五天。白浪子一个人坐在主殿的门槛上,穿着有些破旧的棉衣,呆滞的目光对着外边纷飞的大雪。

院子和屋顶已经纯白给铺满,天地洁净,威风飒飒…

即便是这么大的雪,村民们也派了一个代表来看望他,给他带来了一些酒和食物。

白浪子倒也不客气,尽皆收下,然后目送村民离开。

村民们都知道他快死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死,所以隔三差五就会有人来看看。

他们这么热心除了心地淳朴之外,以前也多多少少受过道观的照顾,这种照顾并非金钱上的照顾,而是一些琐事的处理,例如谁家的猪丢啦,有贼人进村啦,山里有人迷路啦,多数都是清雪真人解决的,给这个道观积攒了一些口碑。

爱屋及乌,他们对白浪子也常怀怜悯之情。

……

冬日的夜幕总是降临得很快,吃过一点东西之后,虚弱的他只能回到床上躺着,一躺就睡着了,等到再醒来时已经是深夜子时左右。

他起来并不是因为睡饱或者要撒尿,而是身体的疼痛使其不得不醒过来。

他穿上棉衣,在房间的柜子上拿起药瓶,颤抖着手从里面倒出两粒药丸后再用白酒送服。

这个时候想再睡着怕是有点难了,他手中拿着酒壶打开了窗,雪已经停了,夜空中的星光闪闪发亮,更有玄月作伴。

他一边欣赏夜景一边喝酒,惬意的程度不像是快死的人该有的。

然而当他喝到第三口的时候,一个人影在夜空飘下并降落在后院。

借着月光,可以看清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长发如瀑,明眸皓齿,身穿青纹长衫,束腰带上挂着一个小玉葫芦,精美的脸蛋就跟冰霜一样雪白,只是气息很不稳,仿佛是筋疲力尽了。

白浪子看见了她,而她也看见了白浪子。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说话。

“臭女人!出来!!”

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在山巅扩散。

女子犹如鬼魅一般,从窗口钻进了白浪子的房间,声音很软:“有人在追杀我,帮帮我好嘛~。”

这种江湖恩怨在这个世界随处可见,白浪子慢悠悠拿起酒壶给自己灌了一口酒:“你闯入我的房间,还提出要求,王法何在、天理何在?”

女子微微皱眉,但声音还是那样软糯:“求求你了道爷,帮帮我嘛~”

“我们不熟啊。”

“确实…”女子那滴溜溜的眼睛一转:“你帮我,我可以给你一千两白银。”

“当我是什么人,钱财不过身外之物。”白浪子抬头看向天空:“哦,你的仇家来了,这样吧,你待会儿陪我喝酒,我就帮你。”

“蛤?”女子愣了一下,随后直接答应:“好!”

此刻,天上又出现一道人影,是个魁梧的光头男子,满脸的横肉,就像是一头猛牛从天而降。

他一降落,就看到了白浪子和地上的脚印,不过刚才女子是直接从那里窜过来的,脚印并没有连接到窗边。

光头男还没有说话,白浪子就已经叹道:“唉,又来一个,刚才那女的是你什么人啊,看见我就跟看见鬼似的往那边飞走了。”

光头男没有说话,直奔白浪子所指的方向。

他走后,女子从他的床底钻了出来:“谢、谢谢…”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