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纯爱 ›› 怪谈屋
怪谈屋

怪谈屋左绯-著

14人在追
精彩节选 背后之灵,背后为影,可恶可善,善者守护,恶即索命。 冷寂的店铺中,微黄的烛光跳动,坐在阴影中的青年,…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2 00:07:3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背后之灵,背后为影,可恶可善,善者守护,恶即索命。

冷寂的店铺中,微黄的烛光跳动,坐在阴影中的青年,浸没在黑暗中模糊不清的容貌,加上青年刻意压低拉长的语调,加上周遭的环境,说不出的诡异可怕。而他面前的女孩显然被吓得不轻,发出连续的尖叫后跑出了店铺。

“没劲。”青年在吓跑女孩后打了个哈欠。

“老板,你又吓跑了客人。”刚踏进店中,目睹刚才一幕的人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尽管知道对方根本不在意。

“胆子太小,哪像你。”一个响指,店铺内灯火通明,看店中的摆设,是一个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古玩店,“讲个鬼故事就吓成那样,啧啧。”

“你那是仅仅讲了个鬼故事?!”赏了对方一个白眼。

随着灯光亮起,两人的形象跃于眼前。讲故事的青年意外的俊美,下身是黑色长裤,外穿一身改良的长袍,微收的袖口隐约能看到白色的衬衫,略高的立领遮挡了大半的脖颈。黑色的长袍是丝绸制成,柔顺光滑,侧腰袍摆,领口以及袖口这几个位置都用暗红的线勾勒了火焰的模样。一红一白两株彼岸花从侧腰的火焰缠绕而出交汇在心口的位置。那艳丽的红色与冷凛的白让青年看上去清冷又艳媚。黑色的长发用暗金的系有墨绿玉诀的头绳绑于右侧,垂于身前,配着他的笑容,偏多了几分温润。初见青年的瞬间,你只会觉得这是一个温和禁欲的人,然而他根本就是一个性格极其恶劣的家伙。

至于那之后进来的人,如果说青年是俊美非凡,那这人便称得上精致无双。上身是黑色制服,系有墨蓝领结,下半身是暗红格子百褶裙,白色的丝袜配上黑色的过膝长靴,衬得那双腿修长笔直。公主切的刘海,黑色的直发及腰。暗红的眼影让本就多情的桃花眼又添了几分魅惑,精致魅人的五官配上高冷的表情,既御又飒,简直就是从漫画世界走出来女神,可惜的是,太高了些。

“哟,这位大佬是从哪个会场回来的啊。”忘三生一手拨弄着算盘,一手撑着脑袋,玩味地打量对方,那放肆的目光放在其它地方,根本就是个流氓。

石梦川撇嘴,一把扯下头上的假发,对着忘三生便砸了过去:“社团招新,拉我过去充数,还没来得及回去换衣服,便被某个气跑顾客的无良老板叫到了这里,你说我从哪来。”

忘三生对石梦川话语中的抱怨视而不见,至于那飞了一半距离便落地的假发就更加不在乎了。毕竟他才是老板,老板最大不是。石梦川太了解忘三生的性格了,看上去温润无害,如同浊世公子,其实比谁都无情,或者说,这世上,似乎已无任何可以让他心情波动的人和事。这是一个怪人,同他的名字一样奇怪,忘三生,忘三生…………

不消片刻,换好衣服的石梦川回到了柜台边,顺手捡起掉落的假发放在柜台上。换了一身衣服的少年身着与忘三生同款服饰,只是底色变作了白色,白色彼岸变作了黑色彼岸。干净利落的短发,卸妆后的五官依旧精致,少年人的阳光气息让他更加真实了一些,就如同从漫画走到现实的小王子。

“刚才的装扮还是可以的,以后出行任务的时候可以考虑一下。”忘三生拎起假发看了看,“不过还是选点质量好些的假发吧。”

“呵。”石梦川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忘三生,“如果你一起的话,我倒是不介意。”

忘三生挑眉,终止了这个无聊的话题,又忍不住戳了戳石梦川鼓起来的脸颊:“你的母校最近有什么诡异的事发生吗。”

“哈?”石梦川赏了对方一个白眼,顺便拍开对方的手,“你能不能盼着点我好,我还想安稳地度过接下来的三年呢。”想到过去那灰暗的一年,说不出的心酸。

忘三生也不说话,就笑眯眯地盯着石梦川,被盯得发毛的石梦川只能去回想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这么仔细一想,还真有这么一件事。抬手摸了摸下巴,“说来,前两天,朱晓倒是跟我提过一件事……”

高数课上,教授唾沫横飞,讲得那叫一个激情澎湃,坐在后方的石梦川睡眼惺忪,揉揉眼睛,想到忘三生那个“周扒皮”,就忍不住想骂上两句。但现在他实在是太困了,又打了一个哈欠,调整了一下坐姿的石梦川便打算借着前面同学的掩护睡一会儿,却有人悄咪咪地凑到了石梦川的身边,睁眼一看,原来是同班的朱晓。

“喂,兄弟,这么困,难不成昨天晚上……”朱晓的话没有说完,本就不大的眼睛还眯了起来,莫名有几分猥琐。

“…………我没那么随便。”

被噎住的朱晓嘴角抽了抽:“你想什么呢,即便再帅也不能耍流氓啊。”

石梦川轻咳两声,对自己的想法表示尴尬,但另一方面也在吐槽都怪对方表情太猥琐:“那你什么意思?”

“诶,你难道不知道?!”朱晓的表情十分震惊,让石梦川有一种自己不知道就是一种罪过的感觉。

“我该知道什么?”石梦川十分茫然,这开学还没一周,难道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

“就是那个啊。”

“……??”那个是哪个?咱能不猜谜不。

“就是那个,最近在新生之间流传的——背后灵。”

背后灵?背后灵,石梦川自然是知道的,可是这跟他会犯困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四下打量,见没有人注意他们,朱晓凑得更加近了些:“这是最近在新生之间流传的一个消息。你知道咱们学校西北角有一座废弃的教学楼吧。”

那个教学楼啊,石梦川自然是知道的:“知道,在三十年前便已经废弃了。”

“那你知道为什么会被废弃吗?”

还能因为什么。不是死了人,就是房子太久工程有问题,时间久了便有了闹鬼传闻,不都是这个套:“……”

“据说在三十年前,天台死了一个学生,后来莫名其妙发生了很多事情,好多学生差点因此丧命,学校就请了大师过来镇压。”

所以呢,这说的跟背后灵有啥关系,凑字数也不是这么凑得吧。

“自那以后,那座教学楼就废弃了。不过据说,当年用来镇压怨灵的是一面镜子,但奇怪的是,有人白天进去过里面,却从未发现过什么镜子。不过,前段时间有一对情侣为了寻求刺激——是挺刺激的,咳咳,为了刺激,午夜十二点跑到了废弃教学楼里,女孩在四楼的拐角看见了那面镜子。奇怪的是,镜子明明是完好无损地照出了背后的走廊,却照不出女孩的身影。于是女孩便叫男友来看,你猜发生了什么。”

“什么,难不成男孩被吞啦。”石梦川忍不住吐槽的欲望,要是真发生这样的事,早就传开了好吧。

“呃,那倒不是,就是当男孩站到镜子面前的时候,镜子不仅印出了男孩的身影,还照出他背后有另外一个女孩。当时就把那对情侣吓跑了。”朱晓语气阴森,“后来有人不信邪,又有十二点过去寻刺激的,不少人都看见了背后的影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传出,如果午夜十二点站在镜子面前,对着背后灵许愿的话,愿望便可以成真的传闻。我还以为你做完不睡觉,跑过去做实验了呢。”

“…………”他是闲的的吧,再说了,他可从未听忘三生那家伙提过背后灵还有实现愿望的能力。也是因为这样,石梦川一直以为这是朱晓在跟他开玩笑,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嗯,实现愿望的背后灵啊。”忘三生微微颔首,目光流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喂,难不成真有可以实现愿望的背后灵吗?”石梦川凑近了一些。如果真有的话,他可不可以过去许愿,让他这个老板永久消失啊。

“这可不是什么愿望的实现,对于鬼怪隐秘而言,这叫做等量交换,给予了一定的东西,那便会被拿走一些东西,而且往往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忘三生嗤笑。

石梦川皱眉,片刻后舒展:“朱晓约我今天晚上去废弃教学楼一探究竟,不过我以为他在开玩笑,所以便拒绝了。”

忘三生挑眉笑道:“拒绝做什么,今晚便去看看好了。”

说完这话,忘三生便离开柜台往着里间走去。

“喂,你干什么去。”

“晚上有事,现在当然是补觉喽,怎么,要一起吗,我不介意的哦。”

“……滚。”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