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兵王 ›› 妖孽小保安
妖孽小保安

妖孽小保安一毛渡江-著

49人在追
精彩节选 “大少爷,您就别再生夫人气了,夫人说要把您逐出家门,说的那都是气话。您离开的这半年时间里,恶魔岛都快…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2 02:06:2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大少爷,您就别再生夫人气了,夫人说要把您逐出家门,说的那都是气话。您离开的这半年时间里,恶魔岛都快乱成一锅粥了。我求您了,快跟我回去吧!”

清晨,东山市龙头企业罗氏集团公司门口,一个穿着西装的白发老头儿正在对一个穿着保安服的青年哀求道。

“行了,葛老,你就别再拿恶魔岛说事了,从我离开的那天起,恶魔岛任何事都跟我不再有丝毫关系。你赶紧走吧,快到点了,我该去打卡上班了。”

林笑东头也不回地进了保安室,打好上班卡,站在门口开始迎接新一天的到来。

对于他来说,这半年来,每天早上等待心中的那个她来上班,是这辈子过得最开心的一段美好时光。

几分钟后,一辆红色宝七系停在保安室旁边的停车场。一个穿着白色花边立领衬衫,配包臀短裙的美女从车里走了出来。

美女鹅蛋脸,头发高高盘起,戴着一对亮晶晶的钻石耳钉,尤其是那双暴露在空气中修长的大白腿,足以令任何男人看了都会不由地多看几眼。只是她那副冷若冰霜的样子时刻提醒着别人,生人勿进。

这正是林笑东要等的人,罗氏集团销售部总监,同时也是罗氏集团公认的第一美女——柳若灵。

林笑东一看见她,马上拿起早就买好的早餐屁颠屁颠地跑到柳若灵跟前:“嘿嘿,灵儿,这是我给你带的早餐,你最喜欢吃的狗不理包子跟鲜豆浆……”

“啪……”林笑东话没说完,柳若灵一把打掉他手里的早餐:“林笑东,你以后别再给我带这种垃圾早餐了,我看见这早餐就恶心。我们分手吧!从现在开始,以后再见面了你要假装不认识我,不许再跟我打招呼。”

林笑东看了看地上撒了一地的豆浆和两个滚出老远的包子,眉头微皱:“灵儿,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林笑东很清楚,柳若灵平时从不这样,她虽然表面上看着高冷,实际上她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不仅平易近人,还很善解人意。自从林笑东认识她,从未见她对任何人发过火,甚至是大声说过话,哪怕是对公司的清洁工她都非常有礼貌,有素质,有修养。

“哼,你还有脸问为什么?你也不看看你这德性,就你这样的乡巴佬,有什么资格配得上我。凭我的长相跟家庭条件,随便就能找个门当户对的高富帅,我凭什么要跟你这么个穷保安在一起。算了算了,你自己去照照镜子吧,照下镜子你就会明白,估计就算我不甩你,你自己都不好意思再做我男朋友了!”

“好了,别的废话我也不想再跟你多说,今天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让你做我男朋友,那是因为我很烦我们总经理罗光耀,他总缠着我不放,不过他追我已经一年多了,考验也该结束了。我觉得他挺好的,不仅人品很好,也很有绅士风度,尤其是人家长得一表人才,家里还超有钱,你看看……”

柳若灵伸手指了指罗氏集团十八层高的总部大楼:“就连这罗氏集团都是他们家的,这可是一家马上就要准备上市的大公司,并且不久后罗光耀就会接管这家公司担任董事长,所以昨晚我已经答应了他的追求。

我跟他不仅郎才女貌,我们还是门当户对的世交。所以从今天起你就不要再跟我打招呼了,免得罗光耀看到了不高兴,别到时他让你在罗氏集团连保安都当不成,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灵儿,你是缺钱还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你告诉我,或许我能帮你!”柳若灵今天太反常了,林笑东能看出她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呵呵,你帮我?就你……”柳若灵很鄙夷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林笑东那身保安服,转身大步而去。那样子仿佛她多在林笑东跟前停留一秒,就会多一分恶心似的。

而不远处的总部大楼门口 ,一个穿着西装的帅气青年正一脸鄙夷地对着林笑东竖起一根大中指,此人正是罗氏集团总经理罗光耀。

柳若灵走到他身边,罗光耀马上勾住她的肩膀,这一瞬,柳若灵的身子明显微微颤抖了一下,不过最终她还是任由罗光耀勾着她的肩膀在众目睽睽之下并排走进了公司。

大清早刚来上班的人很多,公司不少人看见这一幕,都在一脸不屑地对着林笑东指指点点。

“你们快看,柳总跟我们罗总好上了,那个想吃软饭的穷保安好梦泡汤了……”

“呵呵,我早就说过,癞蛤蟆怎么可能吃得上天鹅肉……”

“就是,那个看门狗跟我们罗总有可比性吗,傻子都会选我们罗总呀……”

“我就说嘛,我们柳总怎么会看上那个穷看门狗……”

……

当中很多人说的话林笑东都听见了,但他又怎么会跟他们一般见识。

羡慕嫉妒、幸灾乐祸是这些社会底层的人的通病,他现在只关心柳若灵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柳若灵真是看中了罗家的钱?不应该呀,通过这半年观察,她并不是拜金女啊!

心念及此,林笑东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马上给我查查柳若灵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林笑东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到三分钟时间,他的手机就响了。

接通电话,那边传来的是个很好听的女人声音:“大少爷,您好,我查到了两件事。一,原来柳若灵母亲在京城有家资产不到五亿的小公司,并且这家公司好像出了一些问题。二,有人在借此事逼柳若灵跟您分手,具体情况您自己看一下我刚刚破解的微信通话记录,我马上转发到您手机上。”

“嗯!”林笑东挂断电话,而后微信马上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打开一看,正是昨晚柳若灵与罗光耀的微信聊天记录。

罗光耀:灵儿,我真搞不懂以你的条件,怎么会和那么一个穷看门狗在一起,这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吗!

柳若灵:罗总,首先请你以后叫我柳若灵或者柳总监,不然我怕我男朋友看到你对我的称呼会吃醋,因为灵儿只有我妈跟我男朋友能叫。其次请你对我男朋友放尊重点,他不叫看门狗,他叫林笑东,职业不分贵贱,请你善待每一位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另外,我柳若灵跟谁在一起和选择什么样的男朋友,这是我的自由,总经理难道连员工私生活都要管吗?

罗光耀:其他员工的私生活我当然懒得管,但你的我不能不管,毕竟你爷爷跟我爷爷当年是好兄弟,好战友嘛,在婚姻大事上,我这个做哥哥的当然要好好帮你把把关了。

柳若灵:你管好你自己吧,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罗光耀:灵儿,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可别把好心当成驴肝肺啊。对了,刚才我有个京城的朋友发给我一封电子邮件,我已发到你邮箱里,是关于你母亲公司非法集资,偷税漏税,还有走私等一系列违法犯罪证据,这些东西一旦泄露出去,那可不得了。

不过……只要你肯甩掉那个看门狗做我女朋友,我就帮你母亲一把,叫我朋友别公布出去。否则,你妈那个小企业恐怕很快就会倒闭。

柳若灵:罗光耀,你休想!我是绝对不会抛弃林笑东的,就算我妈公司倒闭了也不会!

罗光耀:你到底看中了这穷看门狗什么,他哪一点比得上我!

柳若灵:因为自从认识他后,我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更何况他还救过我的命,没有他我去年年底被绑架后就死在国外了,这事你是知道的。

所以,罗总,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这辈子,没有人能拆散我们。至于你问的他哪一点比得上你?呵呵,在我看来,他除了没你有钱之外,哪一点都要甩你十条街!

罗光耀:你……行,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你母亲公司的问题很严重,一旦我朋友将那封邮件曝光出去,她不仅公司要倒闭,肯定还得牢底坐穿。哎,一把年纪了还要死在牢里,真是可怜呀。你也别着急回我信息,先去看看我发给你的邮件吧……

五分钟后,柳若灵才再次回信息:罗光耀,你好卑鄙,你老实告诉我,我妈公司的这些问题是不是你在背后搞鬼!

罗光耀:我还真就不怕告诉你,你妈公司的那些问题,还真是我特地托京城的朋友帮忙查的,像你妈那种小型外贸企业,哪家公司多多少少查不出一些问题,现在只要我打个举报电话就能让他们公司分分钟倒闭!

不过我这可算是好人好事,如果你报警,警方还得奖励我一面锦旗,警方是救不了你妈了,现在能救她的只有我,哈哈哈哈……

柳若灵:罗光耀,算你狠!不过,就算我舍弃我妈那公司不要了,你也休想得逞。

罗耀光:呵呵,看来你对那个穷看门狗还真是死心塌地啊,行,那我就再给你爆点猛料吧,接我电话,这事我只能在电话里告诉你。

半小时后,柳若灵才再次回给罗耀光一条信息:罗耀光,希望你最好说到做到,否则我一定跟你拼个鱼死网破。

微信对话就此结束止,很明显柳若灵妥协了。而对于林笑东来说信息量也已足够,他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马上退出微信,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开外,一处苏州林园中的凉亭内,一名穿着古典唐装的六十余岁的老者一看见手机来电号码,立刻站起身来,对着跟前一名中年男子挥了挥手:“小罗,我先接个重要电话!”

“是是是,秦老,您忙,我去一旁候着。”中年男子很识相地急忙躬身退到凉亭十多米开外。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东山市首富,罗氏集团董事长罗清河。

很快,罗清河便看见平时高高在上的秦老竟突然躬着身子,双手捧着手机,这才一脸恭敬地接通电话:“嘿嘿……大少爷,您好!”

面对如此一幕,不远处的罗清河极其诧异,他想不通给秦老打电话的是什么大人物。毕竟这秦老可是手里掌控着至少上千亿资产的国际金融大鳄,以他的身份,接个电话居然都要如此恭敬,他实在难以想象电话那头的人是何方神圣。

“秦老头儿,东山市的罗氏集团我们财团有投资吗?”

“大少爷,这个公司我们财团投了一些钱,但不多,只占他们百分之二十股份。不过他们董事长最近在做上市准备,正在向我管理的亚太区分行申请一笔融资,希望我们能多持股百分之十,按照现在的估值来算还不到十个亿。不久之后一旦上市,我们至少能赚两倍以上,这笔投资还是很划算的。

那个公司的董事长小罗现在人就在我家里,大少爷,我正打算追加十四个亿的投资,争取拿到这家公司百分之三十四的股份,这样我们才有话语权。这家公司前景很不错,负债也低,很值得投资啊……”

“不投了,撤资!”林笑东冷声打断了秦老的话。

“啊?大,大少爷,是这家公司得罪您了吗?”秦老何许人也,瞬间听出了自己主子话中的味道。

“这家公司倒是没得罪我,是董事长儿子让我有点不开心了。”

“什么,这还了得,他们活腻了吗!”秦老一声惊呼:“大少爷,我知道怎么做了。”

秦老太清楚他们大少爷口中的“不开心”三个字意味着什么了。

曾经有个杀手组织派人暗杀了公司一名欧洲子公司的CEO,他当时也说了一句这个杀手组织让我有点不开心了,然后不到三天,这个杀手组织就在世界上除名了。

“嗯!”林笑东直接挂断了电话。他不用想就知道,像罗氏集团这种不足百亿的小公司,如果持有百分之二十股份的大股东突然撤资,马上就会土崩瓦解。

哼,还想上市?等着上坟吧!

与此同时,苏州林园内。

罗氏集团董事长罗清河看见秦老挂断电话后,急忙屁颠屁颠地跑到秦老跟前,先是一脸恭敬地深深鞠了一躬,而后才舔着脸笑道:“呵呵,秦老,您看……我们的融资合同什么时候签比较合适?”

先前对罗清河都还算客气的秦老脸色突然一沉:“嗯,合同是要签,不过不是融资合同,而是撤资合同。”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