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 都市邪相
都市邪相

都市邪相墨写天机-著

7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吴惊邪 “按照血缘你应该叫我一声爷爷,跟我走你可以活下来,但得留下件东西,是什么我不说看你自己…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2 08:09:0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吴惊邪

“按照血缘你应该叫我一声爷爷,跟我走你可以活下来,但得留下件东西,是什么我不说看你自己,咱们两有没有这个爷孙缘分就看你小子够不够聪明。”

……

呼啸的北风卷着鹅毛般的大雪从门口吹进,打在老人身上的军大衣上,老人抽了一口旱烟看着小屋中那个浑身被冻得发青的十二岁少年。

腊月的东北,零下十几度的大冷天,没有暖气屋内连烧火用的火柴都没有,可是会活活冻死人。

少年僵硬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晃晃荡荡的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床上母亲的尸体,回想着母亲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他蹲下身去捡起地上的柴刀看了一眼老人的左手,老人眯着眼浑浊的瞳孔闪过一丝喜悦。

猛然间,少年将自己左拳握紧伸出小拇指放在桌上,没有丝毫犹豫一刀剁了下去,手指连根斩断。

一声野兽般的嘶吼充斥着破旧小木屋!

一天后

穿上了棉袄的少年跟在老人身后步履蹒跚,左手裹着厚厚的纱布,依稀能看到点点红色。

“你叫什么名字?”自称是对方爷爷,却连孙子叫啥都不知道的老人问道。

少年忍着疼断断续续:“惊,惊蛰,妈妈说我是那一天生的。”

“惊蛰,万物出乎震,乃生发,名不错但还不够,以后你就叫惊邪,吴家最后一代相师!”

“除,除了活着,我,我还要做什么?”相师二字的含义,惊邪不懂他只关心三件事,能不能找到那个人,老人需要自己做什么最后才是能不能活着。

老人似乎被呛到咳嗽了两声,嘴里冒出来的不知是寒气还是烟气儿,他平静道:“你要做的就是杀个人,然后再好好活着。”

……

江市

夜七点

人来人往的街头站着一条消瘦的身影,一米八的身高让其在人群中格外显眼,引得不少女孩多看了几眼。

这是个面容苍白的青年,青年五官俊朗甚至可以说是清秀,其自小生长在北地却有着一副江南水乡的秀气相貌。

从面相来说,是极具贵人之相的北人南相,历史上有个鼎鼎有名的军阀便是北人南相,那军阀生长在东北的白山黑水之地,却没有北人剽悍雄壮反而长得细矮俊秀如南人,出身响马却在乱世中一统东北三省极尽权势。

闯下了个“东北王”的浩大名头。

看着不同于乡下的繁荣盛景,吴惊邪心中并没有过多的感慨,只是不断注意着来往的行人,自己心中的那种感觉指引着自己一路来到江市。

到地儿之后,那种玄妙的感觉反而消失不见了,那人是就在江市还是已经离开?

正在吴惊邪心中思考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看见吴惊邪后,像是发现了什么绝世美女一般小跑上前来,一边端详着吴惊邪的相貌一边点头。

“不得了啊,不得了啊。”

吴惊邪轻勾嘴角,面前这个男子一身脏的发灰的白衬衫,踩着一双黄胶鞋裤腿半卷显得有些邋遢。

“小伙子你不简单啊。”男子见到吴惊邪的笑容之后,围着对方转了一圈才说道。

吴惊邪笑笑,像是被勾起了兴趣:“有说头?”

中年男子一听忙不迭道:“这其中由头可了不得,相由心生知道吧?尊婆须密菩萨所集论里说的,一个人得面相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心,这是我师傅教我的,小兄弟你这个面相可不得了啊咱们见面也算是缘分,你要想知道我就和你说一说,要是不想听我就闭嘴。”

吴惊邪听闻哈哈一笑:“老哥,你是不是想说我,生的一副北人南相,上停方而广阔,长而高远,运势极好但命宫有陷人生注定不太平坦,可能最近还会遇上麻烦?”

中年男子傻眼了,吴惊邪那一连串的发言说的他有些头昏脑涨,回过神来后心中暗骂:“妈的,遇上同行了。”

这青年所说的上停便是一个人面相三停五官十二宫中的由额上发际线到眉毛部位,这个位置在相术上主管少年运程,而命宫便是电视剧中常说的印堂。

知道这些不是同行是什么?正当他不知道该要如何忽悠的时候手上突然就多了五块钱,吴惊邪松开男子的手咧嘴一笑:“讨口饭吃不容易啊,再会。”

说完吴惊邪就迈着步子离开,男子哭笑不得看着吴惊邪的背影:“没想到我还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将吴惊邪给的五块钱揉成一团,扔进了路边乞丐的碗里,男子背着手离开,边走心中边感慨,师傅说天下奇人异士多不胜数果然不假,从青年的那张相貌上,他只看出了一句话。

父如狼,爷似枭,人孽龙,一门三代均是人杰!

……

吴惊邪并没有走多远而是到了市中心的商业街,灯红酒绿放眼望去全是俊男靓女,目光在周围转了一圈,很好并没有什么异常,先前他用来堵那男子的话中最后一句是真的。

刚到江市,他就知道自己会遇上麻烦,只是麻烦的征兆还没出来所以他也没办法知道麻烦是什么。

毕竟他是个相师而不是无所不知的神,虽然从离开东北之后在老头子的教导下占卜星象风水六爻吴惊邪可以说是无一不通。

但就像老头子临死前说的一样,再厉害的相师终究只是个人。

摸了摸裤兜最后还剩下十五块钱,吴惊邪走进了旁边的面馆,是常见的兰州拉面加个荷包蛋也不过十二块钱便宜管饱。

面馆不算大,里边只有四个人,门口还摆了两张桌子,楼顶不时传来咚咚的声响好似在砸墙,吴惊邪付了钱没一会儿面就好了。

端着面坐下他吃的很快,擦完嘴解下腰间的悬着的烟杆压上烟草深深吸了一口。

在吴惊邪左边,一个戴着棒球帽正在低头吃面的卷发女子不知道是不是闻不惯烟味,皱着眉抬起头看了一眼。

正好见到吴惊邪吞云吐雾,吴惊邪自然也注意到了女子的目光,不由得扫了一眼过去,这一看饶是他万事漠不关心的性子也觉得有些惊艳。

好一个惊艳的美人,冰肌玉骨这种词汇吴惊邪以往只在书上见过,当时只觉得用来形容一个女人会不会有些,太过了?

此刻他却是一点不这么觉得了,这女子长得就一句话“美!真美!真他妈的美!”自己的见识还是太少了!

心中感叹着,他正要起身离去。

“呼~”一阵急风从大门口吹进来,让人透体一冷。

“怪事了,大热天的刮冷风。”吴惊邪旁边和那绝美女子坐一桌的青年揉了揉鼻子,继续低头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吃面。

面馆中本就挂着一扇急速旋转的风扇消除夏季带来的燥热,这阵怪风吹来让面馆中不少人都是一抖。

双眼微微眯起,吴惊邪看着门口征兆似乎来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