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狐狸崽崽:花神娘亲你别跑
狐狸崽崽:花神娘亲你别跑

狐狸崽崽:花神娘亲你别跑月明多被云妨-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数百年前,原本山清水秀的长梦谷,此刻所有生灵已被屠戮殆尽。 鲜血流过眼睛,怀里的人也蒙上了一层殷红。…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2 08:11:1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数百年前,原本山清水秀的长梦谷,此刻所有生灵已被屠戮殆尽。

鲜血流过眼睛,怀里的人也蒙上了一层殷红。

“云儿,别睡。”

云疏受了蔺泽全力一掌,意识逐渐涣散,恍惚间看见初遇时的他,费力扬了下嘴角。

“别……别皱眉。”

汇聚着最后一点力气,缓缓伸出手,触碰着他眉间。

喉间涌上一股铁锈味,“咳咳——”

“云儿!”

这血跟流不完似的,云疏下半张脸模糊不清,连带着颈侧、衣襟都被浸湿、好生刺眼!

仇渊伸手要抹去,却是徒劳。

“说……说好了,崽崽出生,就带……带他游遍……山河。”

说几个字,她就要停一停,缓了口气。

“我……我还没,看…….看他出世。”

云疏眼角滑出泪水,娘亲对不起你!

“会的,一定会的!等你好了,我就带你们去!”

“别睡,云儿!”

强行挤出了嘴角的笑意,“是吗?云儿……好期待啊!”

可为什么老天总是要开这么大的玩笑,她真的好不甘心!

云疏意识越来越涣散,视线也不清晰。

此时,感受到一股魔气,可对仇渊来说,天地失色不过眨眼一刻!

“云——”

云疏竭力起身,仇渊眼睁睁看着蔺泽靠近的身影。

霎时,鲜血喷溅在他脸上,怀里的人落叶般倒在了自己肩头。

细风中,那是云疏留的最后一句话。

“仇渊……好好……活着……”

风停了,四周寂静如鬼域,一切结束了。

仇渊僵着手,一寸一寸伸过,最终覆盖在她脑后,止不住的颤抖暴露出手上青筋。

仰天长叫一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

蔺泽看着他发疯的样子,也狂笑起来。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见他可怜地被遗弃的模样,蔺泽觉得十分顺眼。

“哈哈哈哈,仇渊,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终于顺眼了那么些!”

耳边仿佛突然吵闹起来,但他却觉得十分亲近。

“仇渊,你说崽崽叫什么好呢?”

“我睡不着,仇渊,你给我讲故事吧,崽崽也想听!”

“等冬天,我们带崽崽去北方看雪吧,长梦谷四季如春是看不到了。”

“嗯,好香!今天吃什么呀!”

往事走马观花浮现在眼前,仿佛下一刻,怀里的人又要说上一句。

“快点赶走他们吧,我还想去吃鱼北做的饭呢!”

幻影消失,他的云儿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将怀里的人安稳放在地上,仔细擦去她脸上的血迹,俯身凑近她耳旁,一如往日哄睡那般。

“好好睡,云儿。”

随后,再度起身看着蔺泽,眼神犹如在看一个死物。

手中狐火燃起,每走向蔺泽一步,周遭颜色便要暗淡几分。

“死!”

滔天怒火袭向蔺泽,世间罕见的两位大妖一战,周围百里哪儿有活着的生灵。

“哈哈哈哈,痛快!”

蔺泽也是在靠本能躲着仇渊的狐火,失去理智的人出手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死!

天色暗淡,日月无光。

突然,仇渊在他身前布下结界,风似得绕至蔺泽身后。

“呃啊!”

蔺泽低下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贯穿自己心脏的手,木讷转过头去。

“你……你!”

仇渊不再给他开口的机会,猛然收回手,炽热的魔心滴滴淌着鲜血,没入土地消失不见。

云散了,什么声音也没有,空气里只有浓厚的血腥味。

一步一步走回到云疏身边,俯身抱起她的身体,坐到了院门前的梨花树下。

此时,天空一角漏出金光,仇渊自然感受到身后的气息。

“多少生灵因你而死!”

青帝负手而立,看着他怀里的云疏,虽是痛心却也无奈。

“云疏已死,你好自为之,若再是作乱,我定取你性命!”

故事的最后,为防作乱,蔺泽的尸体被封印在了北荒之地,青帝看着抱着女儿的仇渊,最终放过了他。

几日后,长梦谷中,仇渊寸步不离,守着她的尸体。

一位老者推开了院门,怀里还抱着一婴孩。

“你就是那丫头的相好?”

仇渊并未理会他。

“这孩子倒是像她,不像你这个爹。”

抬起头看了眼怀中的婴儿,这是云疏的孩子?

月老摸了摸胡须,“那丫头还没死,你丧气个什么劲?”

“你说什么!”

月老在天上得知这事后,便匆匆来到凡间,看着这个总是来月楼偷话本的小花神,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你和她的缘分还未尽,且等着吧。”

说完,怀中的婴孩便到了他手里,仇渊抱着这脆弱的身躯,伸手摸着他的脸,随后移至了小小脖颈处。

“云儿已死,还有何意义。”

小崽子伸着手挥舞,“呀呀……”

看了半晌,心软一瞬,终究收回了手。

数百年后,青鸢市内,水川人间的顶层套房。

崽崽站在仇渊身旁,使劲扯了扯他裤腿。

“爹爹!爹爹!”

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着地上的小不点,俯身将他抱回了床上。

“爹爹,崽崽,饿!”

仇渊笑了笑,拿出手机点了外卖。

“再等等,一会儿就到。”

“嗯嗯。”

眼前的小崽子,是他和云疏的孩子,名唤仇球。

每次看着这张形似云疏的脸,仇渊依旧忘不了那时候,和她发生过的每一件事。

从一开始随时都能打一架的互相猜疑,到之后互付真心,一切好像都早已被命运安排。

一晃,数百年过去,小兔崽子整日爹爹、爹爹叫着。

“耳朵收回去,一会儿送外卖的来了。”

崽崽吐了吐舌头,“略略略略略!”

要是云儿知道这小子这么皮,怕是也只惯着,不打不骂了。

“去洗手。”

崽崽转身,从床边缘滑了下来,小跑着去了浴室。

仇渊拎着他坐到洗手池边,看着崽崽来了一句。

“点了你鱼叔叔做的荷叶鸡。”

崽崽睁大亮晶晶的眼睛,“哇哇!”

而此时,两父子还没想到,这一次的外卖会给两人带来多大的惊喜。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