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都市之龙神临门
都市之龙神临门

都市之龙神临门楚风-著

18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无敌战神 北极,万里冰封,天地一色。 常年被冰川大雪覆盖的深处,连卫星都无法勘测的不毛之地,…
更新到:第7章 清洁工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02 13:47:3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无敌战神 更新时间:2021-09-02 13:47:37
第2章 女儿 更新时间:2021-09-02 13:47:37
第3章 我叫楚风 更新时间:2021-09-02 13:47:37
第4章 回家 更新时间:2021-09-02 13:47:37
第5章 妹妹的订婚宴 更新时间:2021-09-02 13:47:37
第6章 厌恶 更新时间:2021-09-02 13:47:37
第7章 清洁工 更新时间:2021-09-02 13:47:37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无敌战神

北极,万里冰封,天地一色。

常年被冰川大雪覆盖的深处,连卫星都无法勘测的不毛之地,一座隐秘的军事基地矗立其中。

最精锐的战士,最完善的医疗团队,最顶端的科研武器。

然而,唯有内部人才清楚,这座堪称世界顶级的基地,不做研发,不做情报,只为,保护一个人!

一个早已封神,足以光耀东华国三百万军中儿郎的男人!

风雪如刀,一位军装老者身躯魁梧,剑眉入云,一双军靴龙行虎步,踏着风雪走来。

正是东华的北境战区统领,也是东华册封的三大军神之一“定国军神”。

——秦世皇!

“那小子又病发了?情况怎样。”

秦世皇声如洪钟大吕,肩章上,三颗璀璨的金星,烨烨生辉。

“首长!”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军医恭敬敬礼,随后叹息一声:“龙首的病愈加严重了,这个月已经第三次,而且,他的狂躁程度和破坏力,翻了三倍不止!”

“我们特意加固了房间墙壁,采用最坚硬的航空合金,供龙首去发泄,可——”

话音未落,面前,十几个精锐战士扛着一扇足有二十公分厚的合金墙,极为费力的搬运出去。

墙壁上,布满了沙包大的拳印,彪悍的腿脚印,头印……凸显的尤为清晰,看这彪悍的力道,都快把这面承重墙打穿。

“这都是,那小子干的?”  

“是,是。”

秦世皇不由得头皮发麻。

二十公分厚,航天材质的合金承重墙,足以扛得住小型火箭弹轰炸。却被这小子给玩废了,这彪悍的力道,坦克也不过如此。

“我要见他。”老人平静说道。

医生一脸紧张,连连劝阻:“老首长,龙首的狂躁症刚刚平复,随时有可能复发,现在太危险了,您——”

秦世皇二话不说,迈步就走进基地内部。

特制的合金房间内,一位年轻男子坐在椅子上,他的双手手脚都被死死的拷住,袒露着上身,犹如精铜浇铸的皮肤,肌肉烛结,伤痕,刀疤交错密布,刻满了一个战士的荣耀!

但,此刻他却眼神空洞,满身的死气。

秦世皇不由嘴角牵动,心中狠狠一痛。

“又没死成?”

年轻男人自嘲一笑,那张刀削斧刻的刚毅面庞上,却满是讥讽和落寞:

“老子都快把自己玩废了,可阎王爷他就是不给咱面子啊。看来这人要是废了,连鬼都懒得理。”

“放你娘的屁!”秦世皇闻言,忽然如雷霆暴怒,他一脚把身前的桌子踹翻,把周围的医生们吓了一跳。

“阎王小儿算个屁,敢动我秦世皇的兵?!”

秦世皇一把抓住年轻男人的头发,势大力沉,“楚风,听清楚了,给老子活着,好好的活着!”

“老子不点头,没人能收你的命,没人!”

望着面前颓废的男人,秦世皇不由得喉咙哽咽,心如刀割。

龙首楚风,国之重器,东华数十年来,最优秀最出色的军人,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骄傲!

十年前,尚且年幼的楚风和父亲楚王爷决裂,毅然追随他。

自此,战功赫赫,是数百万军中儿郎的信仰和荣耀!

三年前,楚风更是带队横扫西方世界号称“第一组织”的圣殿,在队伍被打散的情况下,更是以一人一刀,横扫圣殿七大王座,血洗圣殿。

至此,他一战封神,斩获“军神”称号。

但,也正是那一战,让他身中圣殿最歹毒的“曼陀罗之毒”,患上严重的狂躁症,一经发作,便如野兽般肆虐破坏,六亲不认!

这种毒发作会越来越频繁,且无药可解。最终,只能被生生折磨成一头野兽,眼看着自己一步步沉沦毁灭。

何其的残忍。

这三年来,秦世皇已经翻遍了国内的所有文献,请教了无数名医,却全都对这种奇毒束手无策。

只能靠一种特效药来控制病情,想来,解铃还须系铃人。

想解毒,还得从已经被楚风亲手覆灭的圣殿入手。

“活着,活着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老头子,我曾血洗西方黑暗世界,亲率八十万儿郎挥师西征,连拿十六城,可是现在……你看我,你看看我!”

“每天醉生梦死,被困在这个鸟不拉屎地方,还要担心自己什么时候犯病,会不会伤到自己的兄弟战友。老家伙,我已经不能再上战场,不配做一个军人,除了每天浪费粮食,我还能干什么?”

“或许,死了,就解脱了。” 

楚风淡淡说着,那双眸子中没有任何感情波动,一片淡然。

非是他看破生死,而是,早已麻木。

他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看不到明天。甚至每天都要愧疚,愧疚那些自己发疯伤害过的兄弟,愧疚自己的所作所为……

对于一个曾经叱咤风云,保家卫国的战士来说,这是何等的残酷,何等的生不如死!

四周的战士们感同身受,不由得红了眼圈。

秦世皇闻言也沉默了,不知如何开口。

“老首长,龙首的病症已经越来越严重,如果他还是这么消极的话,情况不容乐观,甚至会危及生命……”

一个医生走过来,拿出一包白色的晶体粉末,“再这么下去,恐怕只能,用它了……”

秦世皇闻言也一愣,向来雷厉风行的他,此刻心里却满是犹豫和痛苦。

这可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军神,是数百万军中儿郎的荣耀,难道真要用这东西?

可,若不是用,一个月三次复发,这意味着什么?他随时都能变成一头无意识的野兽,变成一个畜生!

“滚,滚啊!”

此刻,楚风却忽然暴起,他气冲冲一脚踢翻那包粉末,厉喝道。

“老子是军人,是堂堂的军神!你给我用这东西,变成一个瘾君子?你让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兄弟们,怎么对得起这身军装!”

几名精锐战士瞬间满身冷汗,虽然楚风被牢牢铐在椅子上,但却给他们一种强烈压迫感,仿佛一头凶兽,随时能够暴起拍死他们。

“你还知道自己是一个军人?你还知道你是龙首,是军神?既然如此,你为何连这点小伤都控制不了,动不动就寻死觅活,做一个懦夫?!”

秦世皇忽然暴怒,指着楚风鼻子怒骂道:“你的尊严呢,你的荣耀呢,你身为军人,那股百折不挠,绝不服输的气魄呢?”

“以后,你若再说一个“死”字,马上给老子滚蛋!老子手下,容不下孬兵!”

楚风喉咙哽咽,面对暴怒的秦世皇,他无力地低下头。

秦世皇冷哼一声,他犹豫了片刻,随后拿出一份文件,扔在楚风面前:

“刚得到的龙魂情报,看过之后,何去何从,你自己决定吧。”

“你要继续一心求死,让她们孤儿寡母孤独一生,那你就死吧!”

孤儿寡母?

楚风一愣,马上破开文件,惊喜出声:

“我,我还有,一个女儿!”

楚风望着照片,那个粉雕玉镯,如洋娃娃般可爱的小女孩,双手颤抖,死寂的眼眸中,猛然焕发出希望和神采。

“这,这是真的?”

楚风觉得这一切来得太突然,生怕是做的一个美梦,用力掐了自己一把!

嘶——疼!

楚风回想起五年前酒吧里那一晚的旖旎风光,回想起那道曼妙的身影,也是自己此生唯一的女人。

那晚,他在江陵执行任务,却意外遇到了被人下了药的云沐晴,路见不平,英雄救美。

但当时云沐晴已经中毒太深神志不清,楚风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男才女貌,干柴烈火,一切,似乎水到渠成!

那是楚风第一次,知道女人的味道。

他记得,那一晚后,他留下了全身的积蓄和一封信说明情况,并且嘱托龙魂的人员帮衬照顾一下她,却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怀孕了,且为自己生下了孩子!

“也是个苦命的,本来是江陵云家的千金,却因为未婚先孕千夫所指,受尽白眼,被逐出云家。”秦世皇叹气道,“听说云家现在有意让她从了江陵李家的儿子,当她是……陪睡,她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

“这是你的退伍报告,你签个字立马生效。考虑到你的杰出贡献,国家只收回你的军权,保留你的上将军衔和职位。”

“你滚吧,去外边世界,好好补偿你的女儿,你的妻子。”

“老家伙,我可以离开?京都那些老头子们,会同意你这么做?”

楚风霎时间,红了眼圈,心中五味杂陈。

一入龙魂,有死无生!

进了龙魂,便表示把这一生都奉献给军队,奉献给国家,这是铁律!

而如今,秦世皇竟然为了他,强行把自己这个龙魂队长弄退伍了,这是挑衅国法,其中的困难和挫折,可想而知。

“笑话,我秦世皇想做的事,谁能拦我?”秦世皇傲然冷哼一声,气势十足。

但楚风却忽然发现,秦世皇肩膀上的金星,由四颗,变成了三颗!

这——

他本是亲率三十万北狼铁骑,驻守国门三十年如一日,声名赫赫的北狼统领!

四星大将军!那可是象征着东华的最高荣誉和军权!

“老家伙,你的军衔——”

楚风鼻子一酸,为了他的一纸退伍报告,秦世皇竟是甘愿降了军衔!

“婆婆妈妈的,你怎么跟个娘们似的!”秦世皇不耐烦的挥挥手,他一脚踹在楚风屁股上,骂咧咧道:

“老子看见你就心烦,赶紧滚蛋!记得把药带上,别发了病到处给我撒野丢人!”

“那我走了。”楚风咧嘴一笑,“老家伙,等你死了,我一定回来,给你送终,多喝你几杯酒!”

秦世皇暴怒:“滚!”

楚风哈哈一笑,挥手离去,他捧着手中那张女儿的照片,感觉格外地温暖。

未来,充满了希望——

“楚风。”

刚走了两步,忽然间,秦世皇背后喊了一声,老人站在门外,任由风雪肆虐,魁梧的身躯,如高山仰止,巍然不动。

“出去之后,给老子记住,一天是龙魂,一辈子都是龙魂!”

“这天,老子给你撑!”

“这地,任你来踏!”

“这人世间的所有狗屁权贵,都得给你弯腰低眉!”

“这,才是我龙魂军神,才是我的秦世皇带出来的兵。”

啪!

秦世皇,忽然右手敬礼,出声道:“我秦世皇,恭送龙魂军神。”

刷拉拉!

风雪漫天之中,一排排钢铁战士齐齐敬礼,声卷长空:

“恭送龙魂军神!”

风雪愈烈,楚风顶风冒雪,昂首阔步,未曾停下一步,未曾回一次头。

非是他无情无义。

而是,自幼从军,向来流血流汗不流泪的他——

此刻,热泪夺目,汹涌而下!

男儿有泪,更有情!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