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情深蚀骨寄相思
情深蚀骨寄相思

情深蚀骨寄相思奶小茶-著

4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深夜里的医院,通往停尸房的甬道上蜿蜒出鲜红的血迹。 一道瘦弱的身体被两个男人拖行在地上,…
更新到:第7章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02 13:50:47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0:47
第2章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0:47
第3章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0:47
第4章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0:47
第5章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0:47
第6章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0:47
第7章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0:47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深夜里的医院,通往停尸房的甬道上蜿蜒出鲜红的血迹。

一道瘦弱的身体被两个男人拖行在地上,是奄奄一息的女人。

发丝凌乱的遮挡住她的脸,只是偶尔暴露在月光下的皮肤,惨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林心觉得自己快死了,脊背上蜿蜒的鞭痕在油漆马路的摩擦下大概已经溃烂得让人恶心。

  “这里就是停尸房,彦谦让你跪在外面好好忏悔,你可千万别偷懒哦!”

砰的一声,身子被甩出去,林心的大脑在撞到冰冷的铁皮时有短暂的空茫。

“彦谦……”厉彦谦吗?

林心的脸上浮起一抹苦笑,可是哪里还有一点笑意,更多的是苦涩。

  她杀人了。

  站在她身后的女人是宁若兰,她最好的闺蜜。

  明明样貌清纯可人,性格温柔乖巧,最爱穿雪白颜色的裙子,只是此刻抱着手臂幸灾乐祸的样子毫无纯洁可言。

而宁若兰,竟然爬上了她的丈夫的床!

  在她发现自己最好的闺蜜怀上了丈夫的孩子之后,她想也不想就冲进医院,想找保胎的宁若兰理论。

  可是她也没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竟然根本不是小三宁若兰,而是她的双胞胎妹妹宁若语!

更让她崩溃的是,宁若语竟然在她的质问后,连解释都没有解释,自杀了!

宁家的小女儿,宁若语,死了!

  “不是我!不是…..不是!”

  空气越发的窒闷,像是要扼住林心的呼吸,本就虚弱的她话也说不完整。

  宁若兰轻嗤一声,对着像条蠕虫一样在地上扭动的林心满脸的厌恶,对身边的两个保镖道,“你们还在等什么,没听见彦谦的话吗,让这个杀人犯跪着!”

  将林心拖到停尸房外的两个保镖自然不敢有任何异议,林心很快被人从地面上拖起来,还不等站稳,男人的脚就踹向了她的腿弯。

  膝盖重重磕在地面上,疼得林心整个身体都在抽搐。

  等到保镖都退下去,宁若语才慢慢上前,像是体贴般将林心散乱在鬓角边的头发别到耳后,露出一五官精致的脸。

  嫉妒在眼睛里一闪而过,宁若兰轻轻地道,“林心,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是我引你去宁若语的病房,她有严重的抑郁症,只要有人刺激就会寻死,你替我杀掉了一个碍眼的存在呢!”

  陷入绝望地林心却猛地抬起头,喃喃着发白的唇角,“你说什么?”

  宁若兰手掌一下下轻抚着还没隆起的肚子,“我怀了厉彦谦的孩子,又怎么会让你一直霸占着厉夫人的位置呢。”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彦谦根本不爱你,不然也不会任由宁家的人对你动用私刑。”

  “林心,鞭子抽烂后背的滋味不好受吧,可是谁让你当年非要逼着厉彦谦娶你呢,这就是你不自量力的下场!”

  林心难以置信地看着宁若兰,相识十年,却好像第一次认识她。

  林心大张着眼睛,怔怔看着面前对着她轻笑的女人。

  良久之后,她歇斯底里的大吼,“死掉的人可是你的亲妹妹!”

  宁若兰还有点人性吗?

  “亲妹妹又如何?还不是一个傻子!”宁若兰不屑地道,“长着和我一样的脸简直无时无刻在提醒所有人我们家族有遗传病,现在那疯子为了我死掉,可能是她和我一起出生的最大价值了。”

  宁若兰笑着拍了拍林心惨白的脸颊,“谢谢你刺激死了她,让彦谦终于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彻底厌弃了你。”

  轻笑的声线明明那么温柔,却想凌厉的钢针刺穿了林心的心脏。

  厉彦谦终于还是厌弃了她。

  或者说,在她让父亲动用关系逼迫他娶她的时候,厉彦谦就已经厌恶了她。

  三年的婚姻里,他在清醒的时候就没碰过她。厉家所有人看着她的时候眼底都是带着不屑的,厉夫人的身份也不过是厉彦谦敷衍之下留给她的一个头衔。

  但哪怕是一个头衔,只要是他给的,她都视若珍宝!

  可到了今天,她又换来了什么?

  “这是离婚协议,彦谦已经签好了,你也赶紧签了吧,省得以后我们领证结婚的时候办手续麻烦。”

  一张纸甩在林心的脸上,锋利的边缘划破了林心的脸颊。

  她有些激动地将掉在地上的A4纸从地面捡起来,离婚协议四个字刺痛了林心的眼睛。

  蓄在眼睛一整晚的泪水终于不堪重负地涌出眼眶。

  “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

  “我要见彦谦,我要跟他解释清楚!我没有杀人,是你陷害我!”

  林心发疯般地从地上站起身,一把推开站在她身边的宁若兰向着医院大门口的方向狂奔。

  “啊——” 

  尖锐的哀嚎声响彻整个黑夜。

  不仅仅让林心停下脚步,也让守在不远处的保镖看了过去。

  宁若兰狼狈地摔倒在地面上,穿着白色长裙的她宛若一朵白莲蜷缩着,大片大片的血顺着她的双腿间流出来,将她雪白的裙子染得通红一片。

“我的孩子!”

宁若兰捂着肚子,却猛地抬头看向同样傻眼的保镖,“快去告诉彦谦,林心想害死我们的孩子!”

  林心错愕地站在原地,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向了宁若语濡湿的下半身。

  “怎么会,我明明只是轻轻推了她一下,怎么会……”

  “你们也听见了,林心自己也承认是她故意推倒我!快去告诉彦谦,我肚子里可是他唯一的孩子啊!”

  保镖们不敢怠慢,一个人连忙抱起宁若兰冲进急诊室的方向,另外一个人则钳制住林心,生怕她借机逃走。

  一声惊雷响彻云霄,闪电划过天际的时候,暴雨终于随之倾泄。

  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坠落,无情地打在林心的脸上,看着手里已经被水浇湿的离婚协议,林心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脏。

  ……

  “抱歉厉先生,孩子没保住。”

  妇产科的主治医生歉疚地对着站在急救室外的男人微微颔首,然后将手中的一份术前协议恭敬的呈放在厉彦谦的面前,“大人身体无大碍,但需要做清宫手术,需要病人的亲属签字。”

  站在她对面的男人身材颀长高大,脸如刀削棱角分明,谁也不敢擅自去窥探他的神色。

  面前的人是厉彦谦,谁敢僭越。

  厉彦谦眸色发暗,淡淡接过文件,强劲有力的笔锋很快出现在了家属签字的位置。

  医生略略松了一口气,连忙又走进了手术室。

  走廊里越发安静,空气仿佛被寒戾的气息凝固住,让等在外面的所有人都不敢随意出声。

  良久之后,淡漠的嗓音打破了沉默,“她人呢。”

  林心,竟欠了两条人命!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