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国医狂妃
国医狂妃

国医狂妃阿九-著

4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邪王退货 大璃109年。 锦王宫城一统南北,班师回朝。一众天子朝臣迎着北风,隆重迎接。 最中…
更新到:第7章 你才是傻子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02 13:53:5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邪王退货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3:56
第2章 撞破奸情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3:56
第3章 睚眦必报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3:56
第4章 自毁清白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3:56
第5章 装神弄鬼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3:56
第6章 锦王驾到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3:56
第7章 你才是傻子 更新时间:2021-09-02 13:53:56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邪王退货

大璃109年。

锦王宫城一统南北,班师回朝。一众天子朝臣迎着北风,隆重迎接。

最中央位置的,却是一个坐在八抬凤辇里的女人:锦王妃——凤素暖。

帝宫前的台阶上,宫城在瞥到凤辇里傻笑的锦王妃后,伟岸的身躯明显颤了下。

随侍阿九立即贴心向前。

“爷?”

“阿九,爷没看错吧?那啥……挡在皇上太后前面的……坐在凤辇里的女人……是镇国公府家的三傻子?”

阿九爆汗……

“嗯。”

他敢肯定,爷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有家室的人了。

现在,应该是想起来了。

宫城丰神俊逸的脸抽了抽,“她怎么在这儿?”

阿九:“……”

那是阿九和太后勾结,在自家主子生死未卜时,给他举办了一场大婚,旨在给他冲喜。

“嗯?”没听到阿九的回禀,锦王的薄唇间溢出一声不满。

“爷,她是王府的锦王妃,爷凯旋归来,她自然是要来迎接您的。”

空气里,阴风阵阵。是前所未有的静寂。

“阿九……你是不是觉得你的命太长了?”宫城咬着牙愤愤道。

“本王不是让你拒绝太后了吗?为什么还让这种事情发生?”

他记得,那日他身中奇毒,命在旦夕。阿九来询问他意见时,他尽管神智迷糊,却是非常果断的拒绝了太后这个荒谬的提议。

“爷,小的跟太后传达过你的意思,可是太后硬是要一意孤行啊。”

阿九快哭了。权大一级压死人啊。

事实的真相是,当日锦王深度昏迷,太后提出冲喜的建议,说傻子和锦王命格极配,是锦王的福星。

阿九便以绝对配合的姿态站在太后的阵营,依吩咐取了殿下的一套贴身衣物寄回。

要不然,哪能有当日披着锦王殿下衣衫的鸡新郎呢?

宫城用了很长时间强迫自己接受这个荒谬的现实,目光再次落到凤辇里望着自己流着口水的锦王妃身上……

什么人啊,穿得跟只骚鸡公一样,全身上下花花绿绿的,一脸花痴相,眼神涣散无光,毫无灵气。

真是可惜了一张楚楚动人的小脸。

危险的气息从眼底漾出。

“阿九!”

“爷,小的在。”

“一会回府你把她捆了,找个人贩子卖了,记住,愈远愈好,让她这辈子都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阿九吓得心肝儿一颤,几乎是用哭的声音,“爷,使不得使不得,她好歹也是殿下用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嫡妃啊!殿下谋害了自己的嫡妃,会让天下人心寒的。”

“嫡妃?”宫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嗯!”

“明媒正娶的?”

“嗯!”

“八抬大轿抬进来的?”

“嗯。”

“本王不在,她跟谁拜的堂?”漫不经意的问。

“听说……是……一只大公鸡。”

修长的手指拨弄着随风飘荡的衣袂,“那关本王何事?”

阿九咬着牙,“可是大公鸡穿得是爷您的宫服!写了爷您的名讳。”

……

良久后,空气被宫城冷冽的寒芒射出一道大窟窿。

“阿九,你为什么不去死?”

他宫城要貌有貌,要财有财,要什么样的姑娘还不是一句话?竟然娶了一个傻子回来?

他还要脸不要?

阿九将自己缩成鹌鹑,巴不得挖个地缝遁走。

“要么卖她,要么卖了你。你自己选吧。”宫城丢下一句狠话,朝前方阔步而去。

阿九自然不敢卖了凤素暖,但是又不敢忤逆主子的意思,思来想去,最后想出一绝妙的主意:让凤素暖回家省亲。

国公府。

凤素暖刚下马车,看到是自己的娘家,转身抱着马车,含糊不清的叽咕道,“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我是锦王的妻子,我今晚要和锦王一起睡觉!”

凤国公和大夫人听闻锦王遣人过来,急匆匆赶过来就看见这一幕。

国公脸色挂不住,阴鸷着脸对大夫人道,“还不叫人来把她拉回去。”

“是。老爷。”大夫人朝身边的丫头使了眼色,惊舞和蝶诗立刻上前,一人架着凤素暖的一只手,强行将她拖进了国公府。

凤素暖杀猪般的嚷起来,“我不要回来,我要和锦王在一起。他是我的夫君,我是他的王妃——”

阿九眉毛挑了挑,赶紧给国公作揖道,“镇国公,殿下命小的将王妃送回来住一阵子,等殿下处理了手中的事情以后,会亲自来迎接王妃回府的。”

他特别强调“亲自”二字,是怕国公脑子糊涂自己将王妃又送回去,到时候主子发怒,只怕要血溅当场。

国公焉能不明白他的意思。锦王殿下何许人也?

他不想娶,即使是太后塞给他的,也没用。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