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种田 ›› 宰辅相公富贵娘子
宰辅相公富贵娘子

宰辅相公富贵娘子萤火聚鱼-著

29人在追
精彩节选 肚子好饿,胃好疼,火辣辣的,好像烧了一团火,让高棠华忍不住蜷缩起来,浑身痉挛。 她艰难地撑开厚重的眼…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2 14:15:4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肚子好饿,胃好疼,火辣辣的,好像烧了一团火,让高棠华忍不住蜷缩起来,浑身痉挛。

她艰难地撑开厚重的眼皮,习惯性地半眯着眼睛,想要寻找从窗户洒进房间的光源,这是她每天的习惯。

有时候是对面广场硕大的广告灯,有时候是温暖的阳光,但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晴天或是阴雨,总会有不同的光亮照射进来。

但是这一次,她没有找到那抹熟悉的光亮。

睁眼,已经不是熟悉的卧室,而是潮湿发霉的三面斑驳土墙,以及一排手腕粗细乌黑油亮的木栏杆,一把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大铜锁无情地挂在上面。

空气中散发的霉味和恶臭刺激着高棠华的神经,让她顿时清醒过来,但脑袋却犹如一团浆糊,乱糟糟的,似乎混杂了很多陌生又熟悉的记忆。

还没等她梳理那些记忆,紧接着耳边便传来凶恶的女声和鞭子抽击的声音,两种声音有节奏地交错响起,好似夺命催魂一般,更让人心头一窒。

“放饭了,赶紧起来吃饭!”

高棠华艰难地微微转动脑袋,循着那声音寻找过去。

三名身材壮硕,身着古代皂衣手提长鞭的女人映入眼帘。

这是?监牢?

高棠华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三名身材壮硕的女狱卒,看着她们将一个个饭菜混杂的盆子摔在牢房外,紧接着便是一阵阵急切而杂乱的铁链摩擦声音,和囫囵吃东西的唏哩呼噜声。

同被关押在监牢内的一名小男孩很早就守在了那坚固的栅栏内。

见那三名女狱卒将饭和木碗摔在栅栏外,他便迫不及待地探出短短的小手臂,小心翼翼将盆子拨到自己面前,拿起一块木碗,从盆子里装出一碗烂菜叶混杂糙米灰面的糊糊,仔细微侧着,拿进栅栏内,捧到高棠华的面前,稚嫩的嗓音微微哽咽着,带着哭腔。

“阿姐,这饭菜虽然难闻,但你好歹也吃一些,她们都说,在牢里死了的人会被拖出去喂野狗,你要是饿死,我就再没阿姐了,我一个人呆在这牢里害怕怎么办?”

高棠华被这稚嫩的哭腔暖了心头,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酸楚感从心底泛滥出来,让她脱口而出:“棠鸣不怕,阿姐在。”

这一刻,高棠华脑海中原本杂乱无序的记忆好似找到了头绪,瞬间清晰,直到呆愣了数息之后,她才无力的暗叹一口气——没想到她真的穿越了。

她记得很清楚,这里是昌康五十三年的昌安国,京都大理寺监牢,自己家中有父亲,龙凤胎哥哥和弟弟。

从降生在这个世界的那一天开始,自己就有前世的记忆,只不过在七岁那年,去外祖家小住时,意外被人推落水,伤了脑袋,导致失去前世的记忆,有些痴傻,直到现在才恢复记忆。

只是可惜,记忆恢复了,却是身在这没有自由、虫鼠横行、腐味冲鼻的黢黑监牢,被抄家下狱,父女分离。

许是感受到了姐姐和寻常不同,高棠鸣捧着木碗的小手有些颤抖,泪水还没全干的湿漉漉大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轻声问道:“阿……阿姐,你……不傻了?”

他已经习惯了自家姐姐每日痴痴傻傻连话都说不清的模样,猛然听见姐姐吐字清晰,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不傻了!”高棠华吐出一口浊气,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小小身影,她的弟弟高棠鸣。

高棠鸣不过五岁的年纪,眼中虽含着泪水和恐惧,却努力压制着这些情绪,双手小心捧着木碗,一副小大人模样,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姐姐,让人心酸。

高棠华轻轻将小人搂进怀里:“放心吧,阿姐的病好了,以后都不傻了,会保护棠鸣,以后有阿姐在,我们棠鸣不用害怕了。”

她说出这一番话非常吃力,断断续续的,有气无力。

但就是这样的一句话,犹如一束光亮,将高棠鸣阴霾了好几天的世界刹那间照亮,让他这几天在监狱里强撑的恐惧和泪水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一头扎在高棠华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阿姐,我好怕,咱们的家没了,成了囚犯。”

“爹爹和哥哥又不和我们关在一起,你不肯吃饭,看见你晕死过去,我怕死了。”

“她们都说在牢里死了的人会被拖出去喂野狗,我怕那些狱卒把你拖走。”

憋在心里的恐惧终于发泄出来,高棠鸣一边抽泣着,一边语无伦次的向姐姐倾诉自己的恐惧。

这几天他一直将这些恐惧都憋在心里,不敢透露分毫,但毕竟只是五岁的孩子,这会听见姐姐的安慰,他绷了几天的情绪终于崩溃。

高棠华鼻子微微发酸,将高棠鸣搂得更紧些。

她记得在入狱的时候,因为男监那边位置不够,所以五岁的高棠鸣便和自己一起,被安排在了女监。

可是自己入了牢房之后,因为害怕,痴傻的越来越厉害,一点东西都不肯吃,后来还饿得晕死过去,这两天的时间,这样小小的人该有多害怕。

“没事,不怕了!”高棠华轻柔地抹去弟弟脸上的泪珠,低声安慰。

“嗯,现在不怕了!”感受到姐姐微凉的指尖,高棠鸣哽咽着抽泣道,“进牢房之前,爹和大哥交代过,要我照顾好阿姐,可是这牢里黑得很,还吃不饱,阿姐你也不肯吃饭,我喂都喂不进去,后来我就越来越害怕了,现在阿姐醒了,病也好了,我就不怕了。”

“我们棠鸣很乖。”高棠华摸摸弟弟的小脑袋,夸赞道,刚想继续说什么,却被监牢外面突然传来的脚步声打断。

紧接着便是两位虎背熊腰的女狱卒握着鞭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朝着关押了高氏女眷的几间监牢皱眉喊道:“准备一下,要上路了!”

那名拿着鞭子的女狱卒只留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却让那些原本就担心自己未来的高氏女眷心更加悬了起来。

原本正趴在姐姐怀里的高棠鸣更是陡然一怔,猛地抬起头来,一双脏兮兮的小手用力抓住姐姐的衣摆,湿漉漉的大眼睛望着姐姐,隐约透露出些许恐惧,全然忘了自己刚刚才说过不害怕。

“上路?阿姐,我们是不是要杀头了?”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