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暴走,第一斩妖人
暴走,第一斩妖人

暴走,第一斩妖人何人哉-著

9人在追
精彩节选 临安府,钱塘县 纷飞的大雪已经下了五天,明明是酷热的六月天,却因为这场诡异的大雪令人感觉不到一丁点的…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2 22:41:51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临安府,钱塘县

纷飞的大雪已经下了五天,明明是酷热的六月天,却因为这场诡异的大雪令人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热意。

地面上的积雪不断的加厚,路人来往踩出的脚印,也在几个呼吸之间消失不见。

酒楼门前的小二抖了抖棉袄上的落雪,整理下头上的帽子,眼瞅着没有什么人会来,转身走回酒楼,上了门板,打烊了。

整条青石大街上,唯一开着门做生意的,只有一处小小的猪肉摊,上面挂着一个“余家猪肉”的招牌。

桌案上挂着的几条猪肉,早就变成了白色雪棍,没有了原本的样子。

可尽管如此恶劣的天气之下,猪肉摊主人却十分淡然的坐在屋檐下,等候着顾客上门。

他可能是整个钱塘县上最年轻的屠夫了,看上去也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不似他人那种膀大腰圆,反而一种精而不瘦,筋骨结实充满爆炸力,黝黑略带粗糙的皮肤,着实体现了生活的艰辛。

“六月飞雪,不是千古奇冤,就必然有妖物作祟,钱塘又不太平了!”

紧了紧身上的虎皮大衣,遮住了些许侵袭的风雪,余杭望着天上下个不停地鹅毛大雪,自言自语道。

他叫余杭,重生在这诡异的世界十七年,以前总是听老一辈人说起妖邪作祟的事情,而就在前两年,余杭的老爹去府给人帮忙杀猪时,碰上了妖邪,被吸干了精气,自那时起余杭为了生计不得已接过来父亲的猪肉摊子。

十五岁那年,余杭第一次单杀一头五百斤的猪时,竟然在猪肚子里开出一把“斩妖刀”,也就是现在插在案板上的那把,同时还绑定了一个“暴走系统”。

只要斩杀妖邪,在系统评定后便会获得各种奖励,或者将妖邪本源出售给系统换取源点,购买物品。

不过很可笑的是,到如今已经两年了,余杭的斩妖刀还是没开张,寻常也只能杀两头猪滋润滋润,养养刀。

打开自己的属性,

余杭(人族)

修为境界:普通人(百日筑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

功法:《杀猪刀法》熟练度96%(有较大几率触发快刀剔骨)

法术:无

神通:无

法宝:斩妖刀

源点:0

所谓的快刀剔骨与庖丁解牛那种目无全牛的状态相似,余杭在对猪的身体结构已经了然于胸,够心无旁骛、游刃有余,也正是这种技术使得他在钱塘县也小有名声。

“嚓嚓嚓”

一串急促又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名被大雪沾满了衣衫帽子的瘦弱老头,带着四名家丁打扮的汉子,站到了余杭的摊子前。

“呦,这不是许大管家吗,来两条猪肉尝尝,刚刚挂上的,就是这天气冷的连血丝都给冻住了,回去化开了就好!”

余杭见到来人眼前一亮,急忙从座位上起身,在案子上摘下一条猪头,抖落了上面的雪,又自摊子下拿出油纸,准备打包。

不过动作还没进行完便被许管家给制止了,摆了摆手道:

“余小哥,这次来可是有生意找你,不知道你有没有杀过老鳖这种畜生?”

许管家身子往前一探,凑到了余杭的面前,低声问道。

“老鳖?多大的鳖?反正这东西一头剁掉脑袋指定活不了,剩下的你们是吃肉是喝汤随意。”

余杭心中有些疑惑,钱塘县靠近江边,每年雨季,江水上涨,鱼鳖虾蟹泛滥成灾,同样也是猪肉的淡季,寻常的妇人都能解决掉的这东西,怎么许家堂堂大户人家还来找自己上手?

“莫约着有你摊子这么大个吧,全镇上就属你的刀活儿最好,老爷特地让我来请你,放心,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酬劳。”

许管家眯了眯眼睛,拱手说道。

“哈哈哈,哪里,能被许老爷挂念也是我余杭的荣幸,许管家可否等我片刻让我收了摊子。”

余杭将摊子上的猪肉全部摘下,收拾摊子,

许管家见状吩咐了身后的家丁也上去帮忙,天上的雪越发的紧密,谁愿意在这大冷天受冻,早收拾完早回许家暖和着。

片刻之后,余杭腰间别着斩妖刀走了出来,

“余小哥,请!”

许管家以及四名家丁,将余杭围在了中间,几人顶着大雪,一路赶往许府。

……

说起许家,就不得不说一说余杭所知的一件传奇的事情,三百年前,许家先祖娶一条修炼的白蛇精为妻,后在其的帮助下创下了殷实的家业,以至今日,蒙阴三百年。

可惜临安府金山寺的僧人因私人恩怨强势镇压白蛇,坏了天数,引得钱塘发生洪灾,天降罪罚,金山寺闭寺百年,可也因为没有香火的支持,逐渐衰败,至于里面的僧人如何,无人知晓。

起初听到这么熟悉的故事余杭也是大吃一惊,这不就是自己看过的白蛇传吗,可仔细想想又不大相似,他现在生活的朝代名为大乾朝,脑海中从未有过相关的记忆,这个世界广袤无垠,大乾朝之外便是荒山大泽,有练气修真,飞天遁地、神通无双;有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惑乱人间;有儒家圣贤,凭一口浩然正气镇妖邪,还有强悍武者,气血如虹,武艺无双……

六人在大雪中莫约走了有一炷香的时间,终于看到了一处宏伟的府邸,清一色的白漆青瓦墙,门前一对威武石狮凸显威严,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许府”。

“嗡-嗡-”

腰间的刀微微颤动,余杭竟然能感受到它在兴奋,在渴望……

能引起斩妖刀反应得东西恐怕也只有那所谓的“妖”

了。

未曾想在这钱塘镇无比风光的许府中竟然有妖邪存在。

走进大门,余杭便闻到了空气中一股又骚又咸的气息扑鼻而来,

“许府的妖,难道不止一只?”

心中警惕,不知不觉间已经在许管家的带领下走进了一处偏门,

推门的瞬间浓浓的潮湿咸气扑面而来,

打眼看去,院子中间的地面上正有一只大约有个牛犊子大小却被麻绳捆绑着的老鳖,飘落的大雪尽数落在老鳖三尺之外,

“妖!”

余杭心神为之一震!

……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