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纯爱 ›› 快穿之大佬醋缸打翻了
快穿之大佬醋缸打翻了

快穿之大佬醋缸打翻了诗小暖-著

7人在追
精彩节选 “重要通知,有陨石坠落,请蛋挞星的子民,于十秒之后撤离,躲进逃生舱。” 本是硝烟袅袅的街道,随即变成…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2 22:43:18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重要通知,有陨石坠落,请蛋挞星的子民,于十秒之后撤离,躲进逃生舱。”

本是硝烟袅袅的街道,随即变成了荒街。

对此,蛋挞星的子民,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十,九……三,二,一。”

“十,九……三,二,一。”与此同时,在蛋挞星唯一大厦,微微动荡。

“欢迎,宿主大人,祝你旅途愉快,你此行的任务是……”

“吵吵吵,吵死了。”睡梦中,男子一巴掌打了过去,跟往常一样,触手要要关闹钟,感觉自家闹钟,似乎有了肉感一般,使他忍不住捏了捏。

“世界都安静了。”男子心想到,没有人能够影响他睡觉!

陨石刚陨落,不到几秒,迅速被星际环卫工,移除干净,一切恢复正常。

会议室内,季泽皓正在同高层商议要事。

倏然,门口有人冲了进来,以掩耳不及之势,躺入了季泽皓的怀里。

此刻,他的青筋暴起,而躺在怀中的男子,动作非常娴熟的翻了个身,猝不及防的一巴掌呼在了季泽皓的脸上。

在场的人,都傻眼了,不可置信,谁能来告诉他们怎么回事?

堂堂星际主帅,这是被人调戏了?

难道这是主帅的???

这人串天猴吗?

“主帅,这是新来的勘测官江淮。”

“这就是花了很多心思,请来的勘测官?”

季泽皓一挥手,身子连带椅子往后滑,江淮似乎察觉了一般,瞬间醒了过来,掏出俩指接力,这才没有摔跤。

江淮刚要起身,“嘭”的一声,他的头直接撞在了桌子上,此时此刻内心os:“一万匹~~~路过。”

已然清醒的他,吃痛的捂着自己的后脑勺,刚站稳,社死的发现,许多双眼睛正在看着他,江淮后背一凉在,尴尬的转身,看到季泽皓瞪的他,感觉要把他吃掉。

“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

江淮尴尬到抠脚,刚想要退场,内心os,“谁特么绊老子。”

系统:“绝对不是我,我最诚实了。”

系统:“宿主大人,每次都踹我!”

江淮只觉得自己在危急时刻好像,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随即觉得唇上一热。

“你想死?”季泽皓的话硬生生的层牙缝中一次一句道。

他反手就是一推,不顾错愕的江淮 。

正当江淮睁开眼的时候,一个踉跄,发现自己直接扑倒了季泽皓……。

不等季泽皓开口,江淮的双手抵着季泽皓的胸口,“那个啥兄弟,抱歉,我我可能水逆了,我发四,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滚出去。”季泽皓十分冷傲。

会议室内的人,纷纷像是逃荒一般,一眨眼没了人影,江淮发怵,赶忙要离开,大门直接关闭。

江淮:……。

江淮定格在原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门,却出不去,莞尔狗腿的回眸,“主帅大人,还有事情吗?”

“是吧?”

“……。”

季泽皓挑眉,修长的双手抱胸,他父亲是不是老眼昏花了?

就这????

“叮——”

江淮看向季泽皓的眼睛时,系统突然进入他的意识,“宿主大人,你清醒了吗?”

江淮:“……。”

系统:看样子,宿主大人醒了,为你安排的人设,这里是蛋挞星球,您是这里唯一一位勘测官。

系统不等江淮开口,“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问,什么是勘测官。”

“意思就是,发掘宇宙神秘和分析星际能源。”

江淮:“所以,我就该把老子二十岁的初吻给他是吗?”

别人家的快穿,都不带这样玩的!

系统兴奋的说:“宿主大人,我都让你美男怀中抱了!”

江淮:“……。”

所以,他被撞,摔倒,都是活该……

“宿主大人,你刚刚还打了主帅大人,非常幸运,你是他这几十万岁以来,唯一一个敢打他的人!!!”

“几十万岁……”

江淮越听,越是觉得,这个系统,他想弄死!

系统提醒:“宿主大人的年龄还小才十八万岁。”

怎么不让他变成老不死呢?

“什么叫才十八万岁?”

“有种你给我十八万块钱。”江淮大声质问着系统,心想要是能给他十八万,都可以够他躺平很久了!

“宿主大人,抱歉,我没种。”

江淮:“……”

系统:“我是机器人,但我知道钱需要靠自己赚。”

江淮顿时无语他妈给无语开门,无语到家了!

“刚刚打的,很满足?”季泽皓冷傲的眼神直视着江淮,听到他的话,瞬间被拉回来现实。

“我没有。”

只要他不承认,就没有人觉得是他打的。

季泽皓瞬间冷笑了一下,江淮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他生的极好!

江淮看着他极好的皮囊,忍不住的多看了他一眼。

房间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季泽皓步步紧逼,江淮被步步逼到角落,他讪讪的笑道,“主帅大人,有什么事情咱好好说可不?”

“你有什么能力?”

季泽皓一掌拍在了江淮耳旁,巨大的声响,江淮歪头,见墙微微裂开了缝隙……

如果这一掌拍在他身上,那岂不是死无全尸?

季泽皓始终无法父亲的用意,况且他已经退位,也没有理由参与进来。

“我很厉害!”

“多厉害?”季泽皓追问。

虽然江淮刚刚来这个世界,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但他还没有完全适应。

“实践就知道了。”江淮只觉得脑海中,涌入了一些东西。

他顿时一愣,抬眸看向季泽皓。

“怎么实践?”季泽皓许久蹦出一句,缓缓的,季泽皓收回手,似乎像是对江淮的回答,有些满意,可是好像又不太满意。

“给我一点时间。”

没有靠近季泽皓的身边,江淮恍如重生一般,瞬间活了过来。

季泽皓双手插进裤腰,站在落地窗前,不知道为何,江淮觉得此刻的季泽皓有股莫名的吸引力。

“星舰撞击的后遗症还没有好?”

季泽皓忽然开口,江淮的脑中闪现出记忆。

他最近勘测蛋挞星边缘时,被不明物体撞击了,幸运的是,他没有大碍。

“我没什么事情。”

江淮侧头,望向季泽皓。

许久,他面色凝重的说:“你说,是不是外来星球来战的讯号?”

江淮紧跟着他的视线,透过落地窗看到外界,觉得眼前的景象有些科幻。

“我想暂时很安全。”毕竟外来星球的星际人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的。

不知名的,江淮总觉得季泽皓跟他说话的时候,好像有些熟悉,可是自己却在脑海中,并没有找出任何有关他的记忆。

“宝宝,给我开开门。”倏然,门口传来一阵童音。

江淮错愕的看着季泽皓,心里疑惑,“宝宝?”

难道是喊季泽皓?

“都几十万岁的人了,还宝宝……”

江淮无情的鄙夷了一眼,,双手抱胸搓了搓,鸡皮疙瘩掉一地。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