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成暴躁王爷的小甜心
重生成暴躁王爷的小甜心

重生成暴躁王爷的小甜心苍木凝-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南枣国军康城俊康县。 康首镇,孝首村。 一众人聚在一家楼姓农户的院门外。 楼家屋内,楼林氏正守在小娃…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3 08:08:33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南枣国军康城俊康县。

康首镇,孝首村。

一众人聚在一家楼姓农户的院门外。

楼家屋内,楼林氏正守在小娃娃的身边,怜惜的抚着小娃娃的额头,小娃娃只是闭着眼,似乎一点也没感受到娘亲的轻抚。

“娘的乖宝啊,你快醒来吧,别让娘亲担忧了好吗?”

话音刚落,小娃娃像是听见了一般微微蹙了蹙眉头,但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怎么了,娘的宝啊,是不舒服吗?”

楼林氏一双美眸,满是愁容,她抬手轻抚摸着小娃娃的小脸,满心念着的都是祈求她宝贝女儿平安无事。

不多时,床上原本昏睡的小娃娃猛地睁开了眼睛,瞪大了眼睛无神的盯着前方懵怔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哭了起来。

哭声传到了屋外,让那些担忧的人松了口气。

“娘的小宝醒了,可算是醒了。”

楼林氏连忙将小娃娃抱入怀中安抚,拍着她后背,声音格外的轻柔。

小娃娃感受到楼林氏怀里的温度,一时间忘记了哭,茫然的抬起头看向楼林氏,眼中带着不解。

她……不是死了?

可是娘亲怎么就在眼前,难道人死之后真的会遇到自己的亲人不成?

“娘亲?”

她试着叫了楼林氏一声,稚嫩的声音让她又是一惊,盯着自己的小身子看了半晌。

她暗中掐了自己一下,疼得赶紧松了手,暗搓搓的给自己揉了揉。

会疼,死人当是不会疼的吧,那她是活过来了是吗?

楼兰月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着,她扑在楼林氏的怀中可了劲儿的哭着,像是发泄一般。

发泄完,方才抽搭着抬头看向楼林氏,在楼林氏的眸中瞧见了一张稚嫩的脸,大约三四岁的年纪。

楼兰月有些茫然,她该说些什么来确保自己重生的秘密,不被娘亲发现。

“唉!娘亲在,娘的乖宝啊,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楼林氏仔细的检查了一番,也没见她叫疼,更没有哼唧一句,索性也就暗松了口气。

“不行,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现在乖宝没事了,谁能保证下次也没事?”

说着,楼林氏抱着楼兰月就出了屋子,埋怨的瞪着楚司寒。

楼兰月顺着楼林氏眼神朝楚司寒看去,他也不过是个孩子,就现在的身高来看,应该是八九岁的样子吧。

他八九岁的时候发生的众人围观的大事,只有她溺水的那一件,似乎再过半年才到他十岁生辰。

他耷拉着脑袋,任由那些大人指责,说不上半句辩解的话。

听着周围不停指责楚司寒的声音,楼兰月有些不可思议的打量了一番楚司寒。

如今的他还在楼家,如今的他还不是那嗜血的异姓王爷,那是不是还有重来的机会?

“这件事,我不赶你出门,但是责罚你是免不了的。”

楼林氏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责罚于他,但又不想就这么作罢,便将事情丢给了楼兰月的父亲,楼承。

“娘亲……”

楼兰月撒着娇轻唤了她一声,大意是想阻止楚司寒被罚。

似乎上一世,因为自己昏迷了好几日才醒,并没有今日这桥段,大概也是今日发生的事在楚司寒的心中留下不小阴影。

上一世的楚司寒被罚得很惨,被打了一夜,还被饿了两天,顶着饥饿的他还做了家里最重的活,一身的伤痛也无人给他施药。

后来,因为一直没有用药,等到伤好了之后,落了一身可怕的伤疤。这一切,让原本就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的楚司寒,心中的阴影越发加深了。

而楚司寒最怕的就是被人遗弃,这件事后,楼林氏没少拿来要挟楚司寒,让楚司寒任劳任怨,原本就不精壮的楚司寒,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消瘦得不成人形。

事情发展到楚司寒十岁生辰那日的时候,大抵也是那一天发生的事,让他记恨了楼家吧。

楼林氏陈楼承不在家,将楚司寒赶出了门,那时候的楚司寒不仅病的奄奄一息,当日还是他的生辰。

楚司寒离开楼家之后再遇到了什么,楼兰月就不知道了,再次见到他,迎娶自己的楚司寒竟然已经是这南枣国的异姓王爷了,除却一身让人触目惊心的伤疤以外,楼兰月真无法形容对于楚司寒久别重逢的心情。

杀伐果断,冷血无情的他开始了对楼家的报复,那时候的他已经六亲不认,生人勿进,开始对一切伤害过他的人进行报复。

他斩了楼家九族,也断了她楼兰月的一切希望,甚至是他自己的子嗣,为的只是报仇……

而楼兰月却也知道他就算报复了那些人,他也从未开心过,心中的郁结也没有舒展过,她也知道,那时候他的心性已经过分扭曲了。

“乖宝,乖宝……”

楼林氏这几声呼唤将楼兰月从怔愣中回过神来,她看向楼林氏,又环顾了四周。

正好瞧见楼承拿着手腕粗的木棍走向了楚司寒,楚司寒吓得瞪大了眼睛看着楼承,疯狂的摇着头。

他跪了下来,乞求。

“不是我,不要打,叔父,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推的小月亮。”

楚司寒的声音透着苍白,当时瞧见的不止一两个,这话说出来,要让楼承如何相信。

楼承没有搭理楚司寒,抬了手里的棍子挥向楚司寒。

一下……两下……三下……

楚司寒还在乞求楼承不要再打了,也不肯承认人就是他推下水的,这让楼承越发的厌恶这种说谎的孩子。

楼兰月陶瓷般的小脸,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此刻眼泪装满了眼眶,惹人心怜。

她着急的摇了摇楼林氏,又伸手指了指楚司寒那边,摇着头,像是在否认。

楼兰月忽然才记起来,此时的她还只会喊娘亲,旁的话一概不会说。

楼林氏不明白她的意思,只以为她是在害怕楼承拿棍子打楚司寒的样子。

她将楼兰月抱在怀中轻声哄着。

楼兰月推开她,挣扎着下了地。

四岁半的孩子,挣扎起来,她一个妇人却也是难以抱的住,更何况平日里,她很少会抱人,也不怎么做重活。

那些都是楼承和楚司寒在做,她看着楼兰月从她身上下来,咿呀咿呀的跑向了楼承和楚司寒那边。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