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鬼医王妃求下嫁
鬼医王妃求下嫁

鬼医王妃求下嫁柳焕颜-著

8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乱葬岗 京城将军府,风雪之下,一名打扮妖艳的女子竭力挥打着掌中的鞭子。“贱人!枉你还是什么大…
更新到:第7章 柳焕颜可没死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03 14:12:14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乱葬岗 更新时间:2021-09-03 14:12:14
第2章 刹那鬼医 更新时间:2021-09-03 14:12:14
第3章 回京 更新时间:2021-09-03 14:12:14
第4章 故人 更新时间:2021-09-03 14:12:14
第5章 熟豆蔻 更新时间:2021-09-03 14:12:14
第6章 柳姓不医 更新时间:2021-09-03 14:12:14
第7章 柳焕颜可没死 更新时间:2021-09-03 14:12:14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乱葬岗

京城将军府,风雪之下,一名打扮妖艳的女子竭力挥打着掌中的鞭子。
“贱人!枉你还是什么大家闺秀出身,却是养出了那般下贱的女儿,怀了不知是谁的野种,简直不知廉耻!”
雪地中的瘦弱女人被抽的浑身是血,却未道出半字求饶,意志仍是十分鉴定:“我的颜儿,从未做错任何事……”
“娘!”
柳焕颜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按在一旁,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为正妻的母亲竟然被父亲的宠妾用毒鞭抽打!
武朝重视礼教,断然不会放任宠妾灭妻的风气盛行,可柳焕颜的父亲身为边关将领,常年不在京中,这府里的事,自然也就不容外人知晓了。
柳焕颜吃力地从婆子手下挣脱逃出,一把攥住那长鞭,忍着掌心的痛意:“我怀的不是野种,他是我与太子的孩子。

姨娘顾氏讥讽一笑,不急不忙地想从柳焕颜手中夺回长鞭:“你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东西,也配怀上太子的孩子?你还真以为那日见到的是太子?”
柳焕颜迟疑的一怔,那日是庶妹柳鸢儿邀她一同前往画坊轩采购饰物,柳鸢儿伤了脚踝,便带着她一起去客栈歇了歇脚。
但柳焕颜不过是喝了一盏客栈小二送来的茶水,便觉得头重脚轻,站不稳脚,根本记不清那日发生了什么,只依稀记得那撕裂般的痛觉,以及出现在自己眼前气度不凡的男子。
故而柳鸢儿提及是太子酒后乱了分寸,她也勉强信下。
但听顾氏的意思,这其中似乎是有什么隐情……
柳焕颜质问道:“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
柳鸢儿的手中比划着一只银灿灿的匕首,笑意十分阴冷:“我的傻姐姐,我这不是怕你在闺中沉闷得久了,专程找了几个壮汉来犒劳犒劳你么?谁知道你竟驳了妹妹我的好意,不知是走进了哪个野男人的房间,竟然还怀了他的野种!还将军府嫡女呢,真是下贱!”
“你说什么?你怎么能这么做!你……”
柳焕颜震惊地叫道,但她还未说完,在暗处伺机埋伏已久的壮士家丁步步逼近,抄起长棍狠狠地敲在了她的脑后!
柳焕颜应声跌倒在雪地之中,扬起染血的雪粒。
见柳焕颜的意识逐渐模糊,顾氏勾唇一笑,竟是一脚狠狠地踩在了柳焕颜隆起的小腹上!
口中狠狠的咒骂着:“八个月!八个月!你这小野种怀了八个月又怎么样?还不是活不过今日!”
柳焕颜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喊声,腿间涌出阵阵腥红的热流,染红了身下的雪地……
“别打,我的颜儿……”
裴夫人艰难而吃力地爬到柳焕颜身前,想要为女儿挡住顾氏的毒打,却是被顾氏一脚踢翻在地,撞在花丛边的石头上,鲜血直流,竟是直接咽了气。
兀然,一名手提药箱的医者怔怔地出现在院门边,不知所措地注视着眼前的血腥场面。
僵持片刻,医者悻悻开口:“这位姑娘,托我来为早产的大小姐接生……”
一旁的丫鬟冬雪自幼侍奉顾氏与柳焕颜,一见形势不对,便赶紧跑出府去请了大夫过来,生怕出现意外。
顾氏嗤笑一声,眼神示意婆子将冬雪擒住,抿唇笑说:“这位先生说笑了,我们将军府的小姐,怎么可能未嫁有孕,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只是一名奴才与马夫有染,劳先生走这一趟了,您去领诊金罢。

瞥着奄奄一息的柳焕颜,医者吸了一口寒气。
纵然于心不忍,这高门巨族的事也不是他所能插手的。
柳焕颜哭得心肺生疼,却没有力气去扶起裴夫人。
柳鸢儿握在手中的匕首终于起了作用,她那生满脓包暗疮的丑陋面容步步靠近柳焕颜,匕首在日光的映照下熠熠生光。
她的笑容痴狂,将刀尖抵在了柳焕颜的脸上,一寸一寸地、小心地割下了柳焕颜的脸皮,剧烈的疼痛令柳焕颜几乎当场昏死过去。
柳焕颜意识昏迷之际,模糊的视线只看到柳鸢儿心满意足地拿着什么血淋淋的东西,盈盈笑道:“太好了,太好了,有了这个,我就能嫁给太子了!姐姐,反正你都是要死的人了,能帮到我最后一次,也算是你的福分了!”
意识彻底消散,柳焕颜终于忍受不住,昏死过去。
阴暗漆黑的乱葬岗中。
一伙身着锦衣之人途经此处,被断断续续的声息吓了一跳!
为首的高大男子跳下马背,一双幽蓝色的眼眸看着眼前鲜血淋漓的女子。
求生的意志渐渐唤醒了柳焕颜的神智,虚弱的低语道:“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男人未语,命随行的医师为她接生,抱出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奶团子。
侍卫向他提议:“主子,您不是刚好要寻个孩子?今日遇见,也是一场机缘,这女人多半是活不下去了,总不能让孩子也死在这儿。

男人似乎是默许了他的提议,将一颗镇命的药丸喂到了柳焕颜的口中:“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你自己的命。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

类似小说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