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江沂泠,金老九 《民国重生:今天偏执七爷病娇了吗》作者:豆枯草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江沂泠,金老九 《民国重生:今天偏执七爷病娇了吗》作者:豆枯草 最新章节列表

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江沂泠,金老九 《民国重生:今天偏执七爷病娇了吗》作者:豆枯草 最新章节列表佚名-著

6人在追
小说:民国重生:今天偏执七爷病娇了吗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豆枯草 简介:(甜宠➕偏执病娇➕双大佬➕多重马甲➕…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0 11:19:48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民国重生:今天偏执七爷病娇了吗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豆枯草

简介:(甜宠➕偏执病娇➕双大佬➕多重马甲➕虐渣爽文) 她前世落个家破人亡,这一世她卷土重来,本以为是只小奶猫,奈何频频摘甲,亮瞎狗眼。机关算尽,她能够保得住自己的命,却保不住自己的心。 他如月食下的狼,遇到她便会偏执狂躁,却又因为她,甘愿做她身边的一只温顺的猫,为爱病娇。 “泠儿,现在换我做你的猫,可合你意?” “那就要看看你乖不乖了,来,叫一声听听。” 穆七爷嘴角上扬,真迷人~

角色:江沂泠,金老九

民国重生:今天偏执七爷病娇了吗

《民国重生:今天偏执七爷病娇了吗》第1章 品尝美味免费阅读

“快跑!江沂泠,别回头!”

江沂泠脑中在恳求自己离开,可脚却不听使唤。

她举着枪,对准眼前那个男人。他脸上那一道狰狞的刀疤,沿着他的额头一直延伸到嘴角,他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像是在游乐园才能见到的小丑。

“江沂泠,跑?你跑啊!”手下人将金老九的头一掰,他顺势将斧头对准金老九的脖子,最后一口烟吸入肺里,旋即将烟头踩灭,“看看是你的腿快,还是我的斧头快。”

江沂泠全身颤抖,她方才被人用利器击中头部,眼睛被鲜血染透,眼前逐渐模糊,她用力将血抹去。

“我、我会杀了你!”江沂泠声音颤抖,喉咙嘶哑,声音却歇斯底里。

男人冷笑一声,“还敢嘴硬。”

他话音刚落,手上的斧头应声落下,锋利的刀刃映照着昏暗的灯光,将江沂泠双眼刺痛。

“不!”

她扣动扳机,子弹却打歪了!

男人瞳孔猛地一沉,斧头下一秒落在江晓骏的腿上,血喷溅开,染红了她身上的警服。

“不!”江沂泠嘴张大,她以为自己发出了声音,却半字未出。

她双目赤红,阴鸷能滴出血,声音也狠厉如猛鬼:“我如果下了地狱,定要成为永世厉鬼,将你们一点点啃食干净,啊……”

话音未落,有人从笼子里放出了一只庞然大物,它冲着江沂泠疾驰,随后张开血盆大口。

最后她眼前白光间隙一掠,死得毫无声息。

她的灵魂似是要经受九九八十一道磨难,每一个劫都需要渡,是劫也是解。

“吉时已到!”耳边有人欢呼,有人庆贺。

“恭喜督军院内再添一房姨太太。”

“督军这是双喜临门啊,听说您一举拿下了黔军,得到了统长大人的赏识,以后不仅是沛州,就连在北定您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了。”

“恭喜督军,今后您可是南方大军的领头人,还请您多担待。”

“礼成!送入洞房!”

江沂泠全身如枯朽,她耳朵能够听到,但眼睛却看不见。

旋即她被人抱起。

下一刻她落入温暖的被褥中,鼻尖有花香,似能沁人心脾,可味道又很刺鼻,多闻几遍就会头晕。

江沂泠头上红盖被人掀起一角,她眼睛无法睁开,压根不知来人是谁。

“来,张嘴。”是一个女人,手指有薄茧,用力的掰开她的嘴,往她嘴里塞东西。

江沂泠动了动牙齿,拼命的将牙关咬紧。

“哟,这小贱人,还敢反抗。”她另一只手也开始用力,捏住她的下颌。

江沂泠身子无力,很快就被她轻易掰开。

似是一朵花,舌尖能感觉到花瓣的清香,她拼命的塞入她嘴里。

随后又喂她喝了几口水。

花瓣变成液体沿着食道进到胃里。

很快就她胃部灼烧,身上发热,额头的汗水如黄豆一般大小,顺着鬓角流下。

女人没停留过久,看她吞下后便离开房间。

江沂泠胃里灼烧厉害,她呼吸急促,全身发热。

“不苦也不甜,不知是舌尖无味还是这花本身就无味。”江沂泠心中开始分析对策。

约莫过了十分钟,大门被重新踹开。

来人先是打量了几分屋内的情况,旋即他走到床前。

江沂泠能感受到来人周身散发着煞气,他呼吸开始还稍微能够把控住,均匀绵长。可片刻后,他像是失控般,栖身而上,压住了江沂泠的身子。

他呼吸近在咫尺,贴着江沂泠的脖颈往上,淡淡烟草味和血腥味融合,清冽又刺鼻。

“葵精草!”男人声音浑厚,语气更是惊诧。

江沂泠只觉得全身如过电,她想要挣扎,奈何仍是无法动弹。

“你是谁派来的?”男人问。

江沂泠半句话说不出,故而只是沉默。

“不说?”男人声音更冷,“那就死!”

说罢,他快速掏出腰间的配枪,将枪口对准江沂泠的额头。

江沂泠汗毛直立,她背后已经湿透,小腹跟着隐隐作痛。

从前只有她拿着枪对准别人,何时被人这样抵着额头,却半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就在江沂泠以为自己将会脑浆四溅时,那人却倏然转变了方向。

他胸口起伏得厉害,呼吸更是急促到大口喘气。

他喉间发紧,磁性低哑的嗓音贴着她的耳膜直直钻进脑子里:“我觉得我可以办了你之后在审问你。”

这话深深的刺激着江沂泠,她双眸猛地一睁,手快速夺过他的枪。

旋即不到一秒,冰冷的枪口已经调转对准了男人的额头。

江沂泠也看清来人的模样。

他眉目带着刚毅,剑眉微挑,鼻挺薄唇,下颌线条紧绷,似是隐忍却又嗤笑江沂泠的模样。

江沂泠不敢分神,眼神带着怒焰。

“滚下去!”她吩咐道。

男人开始先是一怔,很快就恢复神志,他微眯双眼。

冷笑道:“很好,我喜欢活的猎物,吃起来有劲。”

他似是没看见脑门上的枪,手上的力道加重,扣住了江沂泠的腰,下一秒她身上的衣服被他扯破。

江沂泠听到了裂帛的声音,旋即衣服上的银扣如铃铛落地,清脆悦耳。

她肌若凝脂,滑腻似酥,唇红齿白,落入男人眼里竟是如此娇媚。

“你!”江沂泠大惊失色,连忙扣动扳机。

可她没想到,竟然是空枪。

“呵,怎么?你以为你杀得了我。”男人抓住她的皓腕,速度极快,江沂泠根本没反应过来,她手上的枪被他夺回,他一甩,将枪甩到了五米开外。

江沂泠速度也很快,她挣扎想要爬起来。

可又被男人推了回去,旋即不由得她多想。

男人干燥又炙热的唇吻上她的唇,带着毫无章法的狂暴,似是能将她拆之入腹。

江沂泠脑子嗡嗡作响,拼死挣扎,却徒劳无功。

男人身体如熊熊烈火,似是能将江沂泠也给点燃。

“夺了我的枪,就用身体偿还。”男人攀上她的脖颈,他在寻一个最佳的着陆点。

“你、你敢乱来!”江沂泠力气不及对方三分之一,根本无力反抗。

男人眸光灼灼,嘴上丝毫不放松一刻,手上的力道也跟着加重。

“乱来?有人将你送给了我,我只是在例行的品尝美味佳肴而已。”他不再多言,下一步进行到底。

屋内气氛旖旎,昏黄的灯光将二人的剪影印在窗户上,外面看不清里面,里面透不出外面,甚好。

——

作者有话说: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