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 ›› 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激荡1982》作者:江南宅仙 都市
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激荡1982》作者:江南宅仙 都市

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激荡1982》作者:江南宅仙 都市佚名-著

5人在追
小说:重生:激荡1982 小说:都市 作者:江南宅仙 简介:朱云青意外回到1982,开局成为一个穷乡僻壤的新郎…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1 14:19:49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重生:激荡1982

小说:都市

作者:江南宅仙

简介:朱云青意外回到1982,开局成为一个穷乡僻壤的新郎。他想逃婚,逃离这个一穷二白的年代。然而,他深切体会到亲人对他的期待,最终决定重头来过。他凭借前世的人生阅历,发现了这个时代独特的魅力,到处都是宝藏和机会。他捻亮青云之志,不负青春不负韶华,从现在开始,重启这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角色:朱云青,赵小梅

重生:激荡1982

《重生:激荡1982》第1章 开局成为新郎官免费阅读

东江市,帝豪大酒店V8包厢,七八只茅台酒瓶胡乱堆在墙角。

坐在首席的,是东海省都市农庄集团公司的老总朱云青,才38的年纪,攒下身家十亿。

下面的陪客都是东江市有些规模的休闲农庄的老板,动了加盟合作的心思。

朱云青酷喜驴肉,老板们特地派人飞到冀北,采买最青壮的驴。

可怜这只驴,中午还在发情,晚上就变成了全驴宴。

诸位老板如此费心,朱云青也是兴致高昂,至少已经喝下去一斤半白酒。

突然——

嗬!嗬!

完了,完了,怎么喘不过气?

嗬——嗬——

几个老板慌忙上来使劲拍打朱云青的后背。

朱云青面色乌紫,大嘴洞开,眼球暴突,脑袋仿佛被门死死夹着,感觉天地开始旋转,耳边传来各种各样的低语,空气中肆虐着奇怪的波动,灵魂似乎要独自逃出生天。

这是要死了吗?

被一块驴肉噎死?

……

另一个时空。

咝!

“谁在掐我人中,下手这么狠!”

朱云青悠悠转醒,眼皮掀开,神色非常恼怒。

但是,在他瞥见周围环境的一刹那,脑袋像被大锤击中,瞬间宕机了。

一只白炽灯泡从屋顶吊下来,散发着昏黄的光,满眼都是石灰墙面,黄泥地面。房间的角落里,一组崭新的红色橱柜,几只红色的大木箱,努力调和着惨淡的色调。

迎面的灯柜之上,赫然一对深红色的暖瓶,瓶身上印着鸳鸯图案,铝制的瓶盖上贴着红纸剪成的喜字。

谁结婚?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睡在这张硬邦邦的床上?

朱云青脑子里一阵剧痛,前世和现世的两种记忆纷至沓来。

上一刻,他还应约和几个老板喝酒谈生意,这一刻,他居然变身穷乡僻壤同名同姓的文盲小赌棍,。今天,正是20岁的小赌棍的大喜之日。

“你刚才吓到我了,我也不好意思出去叫人。”一个女声幽幽传来。

朱云青挣起身子,把头撑过老式木床的雕花护板,看清蹲在床前踏步上的女人的脸,他知道,这位便是小赌棍的新婚妻子赵小梅。

赵小梅才19岁,清水芙蓉一般。

“你以后不能再喝这么多,会送命的!”她小声地劝着。

即便10瓦的灯泡光线再暗,朱云青也能发现她的眼中带着泪,神色一软,柔声道,“你爹输了钱,把你抵给了我,要是你不愿意,现在就回去吧,我绝不拦你,再说,我们也没有扯证。”

赵小梅脸色一黯,眼泪簌簌直掉。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酒席都办过了,红心公社十里八村谁不知道我是你媳妇?我不管你是猫啊狗的,都不会嫌弃,只求你以后别再赌,正正经经的找个事情做,我保证给你生儿子!”

她说到最后,死死盯着他的眼睛,完全是一副豁出去的语气。

朱云青从内心感叹,这个女人的心眼真的不错,是个搭伙过日子的好老婆。但是,这又与我何干,我要离开这个破地方,我要回去,继续做我的老总!

赵小梅手上取了一条湿毛巾,预备替他擦脸,就在此时,屋外传来“嘭”的一声巨响。

“朱云青!狗日的滚出来!”

惊叫声此起彼伏,夹杂着酒瓶子的滚动,碗碟磕碰,桌凳撞击,各种纷乱的声音。

朱云青撩腿下床,在房门口愣了一秒,立柱上的一本日历正翻到:1982年5月20日。

篱笆院子里,一只猪尿泡大的100瓦灯泡被竹竿挑着,发出耀眼的强光。本来,酒席才散不久,娘和弟弟妹妹们正在收拾,村里周大爷两口子也在一边打着帮手。未曾想到,昔日的几个赌友此刻打上门来了。

为首的瘦猴是个30多岁的老光棍,被派出所不知道抓过多少次,是个吃过牢饭的老油子。

瘦猴见朱云青现了身,脸上浮出阴笑,也不拿正眼觑他,两只眼睛冒着光,朝着跟在朱云青身后的赵小梅身上死抠。

“狗日的,你倒是快活,还有心思睡女人。还钱!149块,少一分也不行!”

所有人都惊呆了。

149块?

朱云青的娘,在村办棉纺厂干活,一个月工资才13块,那时候猪肉才1块钱一斤,今天晚上3桌酒席总共才花了40几块钱!

朱云青环看四周,瘦猴满脸淫笑,娘和妹妹们泪流满面,岁数最小的弟弟两眼喷火瞪着他,宽大的中山装一直垂到膝盖,单薄的胸膛一起一伏。

周大爷他们则是不停地唉声叹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朱云青一声不吭,面色复杂,这个狗日的,把全家人的日子祸害成这样,不行,这家人是个坑,绝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回去!

扑通!

娘朝瘦猴跪下了!

弟弟和妹妹们飞跑过来,要拉她起来,泪眼中射出的仇恨,似匕首,如投枪,要把朱云青捅死。

“猴啊,都是红旗大队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这半年为小青讨老婆,家里早就一分钱都没有了,办酒的钱还都是借的。你就看婶子的面上,宽限他一段时间吧,婶子手头一旦有钱,马上就还你。”

娘豁出老脸,在为他背锅。

瘦猴看都不看她一眼。

一团火红从朱云青身边飘过,赵小梅向娘疾步走过去,塑料鞋拖拍打着她的脚板底,发出啪啪的声音。

她使劲地把娘拉起来,“娘,把凤凰自行车给他抵债吧,我不要了!”

朱云青长出一口气,仰头看天,这女人真不错,连自己最贵重的嫁妆都愿意拿出来,狗日的何德何能!

“要啥自行车,谁稀罕哪,要不,你来替他抵债,给我当一天老婆换5块钱,一个月后再回来找你男人。”瘦猴涎着脸道。

所有人再次惊呆。

娘本来已经起身,闻言朝着自己的儿子扑通一瘫,“朱云青,你造的什么孽啊,多少家产被你败光,三年前活活气死你爹,今天还有人打起了你老婆的主意,你还是不是人,你还给不给我们活路,娘求求你,别再赌了……”

啪!

朱云青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只“泗洪特酿”白酒瓶,脸色阴沉似水,向瘦猴走过去。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