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种田 ›› 全文免费阅读 《戏精农女上位史》作者:独偶 种田
全文免费阅读 《戏精农女上位史》作者:独偶 种田

全文免费阅读 《戏精农女上位史》作者:独偶 种田佚名-著

8人在追
小说:戏精农女上位史 小说:种田 作者:独偶 简介:她钊令作为百业集创始人,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会工作失误,冒险…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1 20:24:11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戏精农女上位史

小说:种田

作者:独偶

简介:她钊令作为百业集创始人,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会工作失误,冒险遇车祸,魂穿成幼童,爹死母无能,还有两个拖油瓶弟妹?好吧!这都不是事儿,可又来个疯子老公,不过短短十天竟然让她又成了寡妇?这还让不让人活?好,天若亡我,我便和天斗!人若阻我,我必杀之!没成想,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竟派美男搭救?呀!还是个专情妖孽的凤凰男?那我若是不上位拿下,且不辜负了这良辰美景?(奇遇,萌宠,不是单纯种田文)

角色:张员外,倪三月

戏精农女上位史

《戏精农女上位史》第1章 夫君是只红公鸡免费阅读

001 与公鸡拜堂的新娘

正值寒冬,南蛮之地苍凉的上空阴云密布,渐有覆雪之势。

狂风阵阵,冷入骨髓,云城长街之上,却是人群熙攘。

唢呐声声,鞭炮阵阵,任是这寒冬腊月的呼啸,也抵挡不住的热闹。

远处,一队长长的迎亲队伍,正迎风徐徐前行,鲜红耀目的色泽,却让人觉得并没一丝喜庆,倒像是魔鬼的车马,承载着这张家的嚣张跋扈与冷酷残忍。

传闻张家独子自小患了奇症,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且暴戾异常,有人曾因斜目视其一眼,便被挖去双眼。

这还是轻者,张家独子年仅十八,先后已经娶过五房,皆在新婚夜死于非命,这其中原由……

而如今迎娶的这第六位,听闻还未到及笄之年,这谁家的父母会忍心将一个孩童嫁入这魔鬼般的张家府邸?

不过是,仗势欺人罢了!

“哎……也不知是谁家的女娃,这么可怜。”人群中,不知是谁小声唏嘘着。

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安静充当看客的行人一下子议论起来。

“听说没?今日这新娘子,才十岁呢!”

“十岁?这么小……真真是造孽哟……”

“别看那小女娃十岁,胆子可大了呐!”一人接过话瓢:“三日前,那小女娃怒骂张员外,可替大伙儿出了不少恶气呢!”

“此事我也有所耳闻,说是那女娃买了一块肉,转身就遇到员外家丁收取保护费,小女娃看不过上去理论了几句,正巧张员外就在附近,这才招惹了自己一身骚!”

“是啊!也不知道这女娃,还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谁说不是呢!这张家在云城欺民霸女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又有丽洲知府眷顾着,如今怕是已经不知道天家是谁了!”

“谁让咱们云城山高皇帝远的,咱们平民百姓呀,除了忍气吞声,还能咋办?”

“嘘———小声些,瞧,张家那作威作福的管家出来了,小心明儿个就强抢了你家闺女!”

迎亲的队伍停在张府门口,人群复又安静下来……

宾客盈门,新人就位,众人又是一片哗然与唏嘘议论。

但见新娘手中红绸的另一端,是一只浑身喜气被捆绑了双脚的大红公鸡。

哪家的姑娘?受得了这样的轻视与侮辱?知情人倒是知道张家这是娶儿媳妇,不知情的,还以为张家这是给牲口娶亲捏!

“咳咳……众位,只因我家少爷身体不适……让各位见笑了!”管家抬手,解释,正巧门外一个家丁慌慌张张跑来贴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大伙儿却已然明了管家先前所言之意。

众人心中叹息,面上却是喜笑颜开,祝福之词不绝于耳。

张员外坐于高堂之上,抚着花白的胡须笑看着堂内“新人”,任是这小丫头片子机灵,这不还是妥协了?

正此时,管家上前来递给他一样物件,耳语几句,张员外立刻笑逐颜开,道:“快去请。”

说着,自己也跟着迎出了门厅。

众人正在纳闷之时,张员外与管家殷勤的迎来了一人。

来人一身月华色长袍,面上温润,立时仿有天人之姿,坐则若有卧龙盘旋。

明明是和善的眉眼,却偏偏不敢让人直视,莫名的气势压得人想要逃离。

眼尖的人立马瞧出,这位坐于高堂取代了张员外的年轻男子,便是西锦城城主,沐王宣落黎,当今的六皇子。

原本热闹的正厅顿时鸦雀无声。

这堂,到底还拜不拜了?

倪三月眉头微皱,趁着众人忽视她的存在之际,微微掀起盖头一角,环视四周境况。

抬眼,便对上高堂之上徐徐入座的少年,一双看似和善实则深不可测的黑眸,正巧不巧,落在了她身上。

三月心里咯噔一声,垂下眼睑,悄悄松了手,任眼前只剩一片刺目的红影斑驳。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竟让人觉得莫名心虚。

“众位不必拘礼,宣某只是偶然路过贵地。”宣落黎并未受那不经意一瞥间所见之事的打扰,执杯的手,优雅贵气:“听闻员外府今日有喜,进来讨杯酒喝。”

“城主请!”有人附和着。

如此境地,这少女眼中竟毫无波澜,倒叫人意外。

宣落黎举杯一饮而尽,注视着一身嫁衣的小女孩儿站得乖巧,示意司礼继续先前的礼仪。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司仪高呼一声,倪三月便行一礼,跪拜间那只公鸡便“咯噔”一声,许是扯到了绑在它腿上的红绸,却让原本喜庆的场面莫名的染了丝诡异。

“夫妻对拜!”随着司仪一声高呼,倪三月再次起身,毫不犹疑,对着大公鸡的方向,行下一个跪礼。

众人唏嘘不已,虽知这其中原由,但与一只公鸡行夫妻之礼,却是前所未闻。

而这女子,似乎还挺乐意的?莫非传言不实?这女童家是收了张家厚礼?这父母得多狠心呐!

当真是……有钱能使磨推鬼啊!

“礼成!送入洞房!”

倪三月听到这儿,面上淡然,徐徐扯下自己头上的红盖头,弯腰抱起椅子上的大红公鸡,勾唇一笑:“夫君,我们走。”

她这举动,不过是告诉众人,她今日拜堂的对象,是一只公鸡,那他日,可就不算他张家新媳。

“噗——”不知是谁带头笑出了声,众人便似炸开了锅,压低了声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高堂之上的员外郎面上挂不住,又碍于贵客在此,便摆了摆手,示意丫鬟赶紧将少夫人带走。

倪三月仰头挺胸,微微郃首,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跟着丫鬟婆子缓缓踏出正厅去。

众人哑然,目送着一身红衣却无半分喜感,亦无半分忧伤的女娃出了正厅。

这滑天下之大稽的事儿,这小女孩儿,竟然如此镇定自若?若非厚颜无耻,便定然是个傻子了!

还真是造化弄人呐,看着不过十岁的模样,尚且稚嫩的脸,漂亮的凤目中,仿若有星光璀璨,却是个傻子!

可见,传闻中的机灵勇敢,不过是不知者无畏罢了!

不过那冷然沉静得不起一丝波澜的眸底,倒是让人为之一敬。

不知是谁家倒了这霉,从此,便把那么小的闺女,埋进了这水深火热的张家。

大冷的天,似乎也是一片悲戚。

风雪漫天,掩了门楣上的大红绫罗,似是要掩了这一场没了笑声的闹剧。

——

作者有话说: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