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悬疑 ›› 全文免费阅读 《灵魂异常处理事务局》作者:破幻 悬疑
全文免费阅读 《灵魂异常处理事务局》作者:破幻 悬疑

全文免费阅读 《灵魂异常处理事务局》作者:破幻 悬疑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灵魂异常处理事务局 小说:悬疑 作者:破幻 简介:单游脑中突然惊现一段恐怖记忆,踏上寻找真相之路。  结…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3 04:13:21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灵魂异常处理事务局

小说:悬疑

作者:破幻

简介:单游脑中突然惊现一段恐怖记忆,踏上寻找真相之路。  结果遇上了吊死鬼?  被虐的差点翘辫子时,一个神秘组织找上了他,强行让加入组织。  不加入?那就要原地等死?  从此经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隐匿的神秘生物、地狱鬼怪、长相恐怖的妖怪、神话中存在的大能······  一切人类幻想的诡异之物接踵而至·····  而我单游将猎杀这些异常,不死不休!

角色:胖子,蓝芒

灵魂异常处理事务局

《灵魂异常处理事务局》第1章 回忆免费阅读

“哐当,哐当,呜~~~”

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穿行于群山之中,嘶鸣的喇叭声惊得鸟兽四散。

在火车的某节车厢中坐满乘客,交谈声,呼噜声以及坐在身旁身形肥硕的老哥刷着某音的外放声全都在车厢中回荡。

那刷着某音老哥的靠窗位置上坐着一位穿着略显土气稚气刚脱的少年,少年手臂撑在车窗的边缘上,托着下巴看着眼前转眼即过的景色有些愣神。

种种思绪在脑中萦绕,困惑、疑虑,不解各种情绪相互交织,而这些情绪的出现是在少年年满十八岁那天。

那天与往前没有两样,刚在山上劳作一天,,回到家中时被桌上的美食所吸引。

“妈,今天什么日子,伙食这么好!”

少年有些纳闷,对于家里的情况少年很是了解,贫苦两字深深刻在那破败不堪年久失修的土瓦房上,少年父亲去的早,家中只有他和他的母亲以及一条垂垂老矣的大黄狗。

“小游啊,你长大了,你十八岁了,说什么也要庆祝一下。”

掀起厨房的布帘一位皮肤有些黑,面容憔悴的中年妇女,面带笑容的从厨房中走出。

“妈,你说我今天满十八岁了?”

少年原本带着笑意的脸庞突然变得有些呆滞,就在他听闻自己今天成年时脑中多出了一些东西,残破的记忆碎片在脑中交织,最为不解的是一个地址犹如附骨之蛆般生生印在脑海。

倾盆的大雨,与雨混合的残肢鲜血,挡在身前的瘦弱的男人身影,以及前方浑身长着棕色长毛的身高足足有三米的人形怪物。

“轰隆~~~”

一声炸雷划过漆黑的天空,短暂的将黑夜驱散,那三米的人形怪物缓缓抬起右臂向前猛的一挥,一声“砰”的巨响夹杂着骨骼碎裂的嘎吱声,眼前身躯如被卡车撞上般倒飞而去,又是一声“砰”后男人的身躯狠狠的砸在山石之间,如同被踩踏变形的破旧娃娃般跌落,四肢扭曲鲜血从何口中狂涌,那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被妇女抱着的单游,神情带着不舍与绝望。

记忆断成,脑中一片空白,随后空白的思维缓缓又形成了一幅画面。

视线有些模糊,不知是雨模糊了双眼还是泪水混淆了视线。原本在眼前的棕毛怪物已在十几米开外躺在地上,身周有一阵阵蓝芒如同水波般泛起涟漪。

倒地的怪物身上布满血迹嘶吼一声,甩了甩发晕的脑袋,双手双脚半趴在地随后做出蓄力状从地上弹射而起,嘴巴大张在雷光的反射下那锋利的獠牙露出寒光,由远至近不断放大。

记忆再次破碎,化为斑斑碎片飞散,忽的又是一聚,一副新的图像在眼前呈现。

一个狼头人身浑身银白,与那怪物一般体型的身影出现在了单游的前方,而那棕毛怪物已化为一滩尸块横尸在五米开外。

狼头怪物抬手按在了单游头上,锋利的利爪哪怕只是轻轻一触,一道血痕在稚嫩的脸颊上留下,鲜血顺着额头向下滑落。

狼头怪物冲着远处点头,空无一物的一颗大树下突然出现一个斜靠树干的黑袍身影,在兜帽的笼罩下只能看见一张嘴,嘴中露出一片洁白对着狼头怪物一笑点头。

“啪”

一声响指过后,周围的事物开始模糊,剧烈的耳鸣声尖锐的轰炸大脑,脑中某些记忆被抹去的同时一句话传入脑海。

“你十八岁后到京城光明街44号,你将知道一切。”

记忆戛然而止,单游也再次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这已经不知是单游的第几次回忆,他一直在思索其中的点点滴滴,但任凭他如何去想也想不通其中的关键。

想不通索性不再去想,闭眼想要小憩一会,这阵子想这些事情单游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现在他需要的是休息。

就在他半睡半醒间,心中突然开始预警,一种不妙的感觉顿时让单游清醒了过来。下意识的抓紧扶手,随后“轰”得一声天翻地转,火车似乎撞上了什么不可阻挡的东西,开始侧翻。

车厢内惊呼声,惨叫声、利器刺破肌肤声,以及重物碰撞声响成一片。

在此刻单游除了紧紧抓住扶手之外别无他法,在车厢翻转中不知被多少物品砸中,突然之间感觉后脑一疼,意识陷入一片混沌,眼睛一闭昏死过去。

在车厢最后滑行几米之后终于停止。

··· ···

“滋滋”的电流声伴随着忽暗忽明的灯光闪烁,低沉的呻吟声时而响起。

“滴答,滴答……”

原本是车厢底部的位置与车顶发生了换位,鲜红的液体从其滴落,一滴一滴的恰好滴在单游的脸上,在这微弱的刺激下,昏迷的单游睫毛颤了颤,幽幽转醒过来。

在睁眼的刹那,正好看见最后一丝蓝芒在空气中消散,来不及多想忍着浑身的剧痛,缓缓地爬起身,抹了把脸上温热黏浊的液体鼻中充斥着一股铁锈的气味,这气味单游不说熟悉但也绝不陌生,抬手一看鲜红一片。

果然是血!

“滴”

又一滴血液滴在单游的头顶,下意识的在衣服上擦拭掉手上的血迹抬头望去,一具中年男子的尸体死死的被钉在上面,血迹正是从贯穿他的铁柱尖上滴落。

尸体单游见过,甚至比这更凄惨的也见过,生活在大山中的他亲眼目睹过,从山上跌落后被野兽残食的支离破碎的尸体。

但如此近距离观察一具新死的尸体,还是第一次,甚至连血液都还是温热的。

单游吓的一个踉跄跌坐在地,在这时他才仔细的看清了四周,一幅犹如地狱的场景深深刺激着单游的感官。

血液淌了一地,一具具的躯体横七竖八的躺在车厢四处,有些还在微微的颤动而有些则是一动不动。

人人都带有不同程度的伤势,诡异扭曲的躯干在哪哀嚎出声,肠穿肚烂流了一滩内脏进气多出气少眼看活不成的,以及脑袋被开瓢直接一命呜呼的……等等。

眼前的画面化为深深的恐惧不断刺激单游,恐惧让他嘴唇颤抖,脑中混乱一片,就在单游慌乱无措时背后传来一道男声。

“那个,小哥你没事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单游一个激灵,急忙转头看去,一个圆滚滚的男人出现在他眼前。这个男人单游有些熟悉,稍一回想,便想起这不就是坐在他旁边刷着某音的哪位老哥吗?

“我没事,大叔你咋样?”单游回道。

“别大叔大叔的叫,我才二十说不定还没你大呢?”一边说一边指了指他那不自然弯曲的左手,接着说道:“就伤了一只手,对比他们来说我运气算爆表了。”

胖子看了看四周打了一个哆嗦,又说道:“还有我叫张然,像我这样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白面小生,你叫我大叔?有木有搞错? ”

看着这张满脸胡茬,肥胖油腻的脸,但这还不算什么,最离谱的是这胖子长得异常的着急,偏还硬说自己才二十?但不管怎么看都应该是三十好几的人,并且还如此自恋,单游脑门上一阵黑线。

如此失礼的话单游当然不会说出来,但有一个问题他非常的重视,盯着胖子的脸严肃的问道:“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而就在这时,张然也收起了嘻哈的神情,对着单游也问道:“巧了,我也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