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 全文免费阅读 《北宋小人物》作者:易水寒007 历史
全文免费阅读 《北宋小人物》作者:易水寒007 历史

全文免费阅读 《北宋小人物》作者:易水寒007 历史佚名-著

9人在追
小说:北宋小人物 小说:历史 作者:易水寒007 简介:历史的洪流中,涌现了众多璀璨的大人物,大英雄,但在这些…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3 08:18:22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北宋小人物

小说:历史

作者:易水寒007

简介:历史的洪流中,涌现了众多璀璨的大人物,大英雄,但在这些大英雄的光环之下,也有一些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或深或浅地影响着历史的进程……张皓,就是这样一个人,没有显赫的身世背景,没有卓越的战场功绩,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间谍而已。

角色:杨业,杨延玉

北宋小人物

《北宋小人物》第1章 杨业被俘免费阅读

朔州西南。

黄昏时分。

一队三十余人的人马从朔州方向疾驰而来,为首是一老者,金盔金甲,盔甲上蒙着一层灰土和血迹,虎目银须,满脸疲惫,掌中紫金刀,已被血迹掩盖了锋芒。

眼见前方有一片茂密树林,为首老者紫金刀指向树林,沿着通向树林的小道,率先纵马驰入。

“父亲……”老者身后穿戴银盔银甲的中年将军轻呼,似是提醒老者。

待中年将军和其他人进入树林,老者已翻身下马,站在一棵枝叶繁茂的树下,掌中紫金刀戳立地上。

小道在灌木丛中蜿蜒曲折,经过大树伸向远方,距离大树十余步下方是一个陡坡,被半人高的草木覆盖,稍不留神,就可能栽倒下去。

众人齐刷刷下马,一个个疲惫至极,直接躺靠在树周围。

老者走到陡坡边,面对朔州方向,转头目光顺着树下小道的方向遥望西南方向,喟然长叹:“想我杨业,恐无机会再回雁门关了!”

自称杨业的老者是随西路军潘美北伐的杨业杨无敌,本来东西北三路大军高歌猛进,不料东路军曹彬意外溃退,西路潘美的压力骤增,前期潘美克朔州,下应州,破云州,但很快三座城池陷落辽人之手。

杨业献计分兵应州,诱辽军向东,然后以一千强弩手扼守石竭谷口,阻击辽军,以保证大宋民众安全南撤。监军王侁没有采纳杨业的建议,逼迫杨业出雁门关,直趋朔州出战。

本来商定采用诱敌深入的策略,杨业诱敌陈家谷,潘美、王侁策应。但没想到,等杨业顺利诱敌到陈家谷,潘美、王侁已违约先跑了。杨业等人被包围在陈家谷,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父亲,何必如此悲叹,纵使没有潘美、王侁二贼接应,我们不是也突围出来了吗?”中年将军悲愤之中仍傲然回答道。

“延玉,你看我们……”杨业手指树下,凄然说道。

杨延玉默然。陈家谷一战,宋军五万之众陷于辽军萧达凛十万埋伏之中,拼死突围出来,就剩这么多了。

“我,张重生,愿至死追随将军!”树下站起一人,朗声应道。

那个自称张重生的士卒,虎目短须,方形脸上血迹犹在,眉眼之间,气势依旧逼人。

他缓缓站起,以手刀做拐杖,走到杨业身边,单膝跪地。

杨业满脸忧戚,眼含热泪,将张重生一把拉起:“重生,你追随我十余年,征战四方,不曾获得一官半职,老夫有愧于你,今辽贼势大,追兵将至……”

“将军,古来沙场征战,几人能回?虽未能封妻荫子,但追随将军,虽死无憾!当初如若不是将军肯收留我,恐世上早没有我张重生了!”张重生说着,早已泪流满面。

杨业仰面长叹。天上流云翻滚,夜色降临,树上惊起又飞回窥伺的秃鹫,忽然振翅向南疾飞而去,空气里隐约有一种不祥的味道。

“他来了!”杨业苦笑一声。

“谁?”张重生和杨延玉同声问道。

“萧达凛!”杨业喃喃自语,“他是为我而来!”。

张重生心里陡然一颤。辽国北院枢密使耶律斜轸手下的得力战将,彰德军节度使萧达凛!正是他在陈家谷设伏,将杨业五万之众几乎斩杀殆尽!

“将军,我等去引开他,你和公子撤离!”张重生握紧手刀,坚定地往树林外走去。

“回来!”杨业低声喝令道。

张重生站定,回头,悲愤地看着杨业。

“萧达凛,意在我。朔州之战,陈家谷设伏,以他十万之众破我五万之军,他若取我性命,如探囊取物!他想逼我投诚,当然,他可能还有其他的企图……”杨业忽然停下来,意味深长地看了杨延玉一眼。

“萧达凛,想图谋得逞,我紫金刀不是吃素的!”杨业语气铿锵有力,震人心魄。

杨业走到张重生身边,拉住他,从怀中摸出一柄牛皮封套的匕首,递给张重生,很郑重地说道:“此物追随老夫多年。今天送给你,权当对你十余年不离不弃的感念!你家中还有两个孩子,你要活着回去!败军之将,即使回到雁门关……”

杨业又一声长叹!

张重生明白,此次北伐,本来可以高奏凯歌,击败辽人,却不想潘美王侁背信弃义,即使回到雁门关,难逃责罚,杨将军一世英名将成为耻辱!张重生正想再说什么,杨业眼神闪动,张重生忽觉后背一阵冷风袭来,躲闪不及,一头栽倒在草丛中。

杨业看了一眼站在张重生身后的杨延玉,不说话,俯身将匕首塞入张重生的身前的铠甲中放好,转身,向树下坐骑白马走去。

其他士卒早已起身,站在树下正准备跟着张重生出树林,一时面面相觑,一阵慌乱。

杨业示意他们镇定。杨延玉跟上来,低声问道:“那柄……”杨业回头严厉地盯着杨延玉,杨延玉赶紧闭上嘴,他知道父亲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

杨业艰难翻身上马,杨延玉和其他士卒也翻身上马,跟在杨业后面。杨业绰刀在手,掉转马头,用刀指向树林西南方向,低声喝令道:“走!”

话音刚落,杨业坐下白马长嘶一声,前蹄高高扬起,翻倒在地,三枚利箭直挺挺射入白马后臀!

杨延玉大惊,翻身下马,俯身,正想将摔落马下的杨业扶起,又几枚利箭呼啸而来齐齐射中后背!杨延玉如刺猬一般,来不及哼一声便向前轰然倒地!

杨业翻身坐起,想拿起摔落白马身边的紫金刀和头盔,他感觉右臂一阵剧痛袭来,定睛一看,一支利箭赫然穿透铠甲正中右臂!

他用左手抓住箭柄,牙关咬紧,猛然拔出利箭!鲜血瞬间染红了右臂铠甲!杨业左手抓住紫金刀刀柄,站起身,看到仆倒在身边身中数箭的杨延玉,不由得怒吼一声:“辽贼!”

回头,几名士卒已然中箭倒地不起!其余数十名士卒早已下马,拔出手刀退至杨业周围,面无惧色!

几十名手持弓箭朴刀的辽兵已窜到杨业身前,杨业将紫金刀换到右手,推开身前士卒,纵身向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紫金刀向上撩起,磕开朴刀弓箭,抡圆横扫,几名辽兵惨叫倒地!

众士卒正想上前,又十几枚利箭破空而来。

杨业右腿深中一箭,紫金刀差点脱手!

杨业再看身边,士卒如刺猬一般齐齐倒下!

此时,一骑黄骠马已飞驰身边!

“杨将军,幸会!”马上人收起掌中钢茅,纵身下马,抱拳拱手行礼。

来者年纪30开外,头戴凤翅兜鍪,身着兽脸圆护,皮毛内衬,脚蹬铁足背长靴。

杨业看见此人,立马怒目圆睁,须发尽张,俯身拔出大腿上的利箭,一股鲜血溅出。杨业面不改色,大骂道:“萧达凛,匹夫!”

黄骠马上之人正是萧达凛,彰德军节度使。萧达凛仰天大笑道:“杨将军,真乃神人也!切不可动怒!”

此时杨业身边已围拢百名手持弓箭朴刀的辽军士兵,杨业想抬手挥刀,大腿和右臂的疼痛让他不禁一个趔趄,辽军士卒一拥而上,夺过紫金刀,几条绳索把杨业绑了个结结实实。

萧达凛快步上前,推开士卒,解开杨业身上的绳索,呵斥道:“狗奴才,怎可如此对待杨将军!”辽军士卒赶紧闪退一旁。

杨业冷眼看着萧达凛,朗声道:“萧达凛,我既然已经败了,任凭你处置!想要我投诚,休想!”

“将军此言差矣!今我大辽,国力强盛,这么多年来,燕云十六州不还是在我们手上吗?将军今遭此一难,难道不清楚是……”萧达凛凑近一步,低声对杨业说着什么。

“果真是他,王侁小人!”杨业顿足高声怒骂道。

萧达凛忽然想起什么,环顾四周,喝令道:“看看还有没有活口!”

那些辽军士卒如梦方醒,操起朴刀,对着那些早已气绝而亡的宋军士兵尸体,一通乱戳。

杨业心中一凛,看着不远处杨延玉的尸身,长叹一声。萧达凛一直盯着杨业,见杨业目光投向一扑倒在地的尸首长叹,诧异地问道:“此人是……”

“爱子杨延玉!”杨业悲痛欲绝。

萧达凛又惊又喜,喜的是今天将辽人最头疼的杨无敌活捉,惊的是还将其爱子杨延玉射杀!

据闻杨延玉身上有杨业亲传一柄龙鳞匕首。当年魏太子曹丕造了三件宝刀,其一理似坚冰,名曰“清刚”,其二曜似朝阳,名曰“扬文”,其三状似龙文,名曰“龙鳞”。“龙鳞”匕首,吹毛断发,锋利异常,寒气逼人,令人望而生畏!萧达凛目光闪动,快步奔向杨延玉尸身旁,伸手探了探杨延玉鼻息,长叹一声:“罢了,在下之罪深矣!”

萧达凛右手将杨延玉尸身扶起,左手早已将杨延玉胸前盔甲内一物摸出,快速放入自己的长靴内。

萧达凛的一举一动,杨业都看在眼里,当他看到萧达凛将一件东西塞到长靴里,杨业脸色一变,身体一个踉跄,险些摔倒,随即又恢复了正常。他用余光扫视了一眼张重生仆倒在地的草丛,那里空荡荡的!仿佛没有那个人的存在!

几个辽军士卒推搡着杨业,将他架到马上,另几个士卒在萧达凛的催促下将杨延玉的尸体抬到另一匹马上。

萧达凛一声呼哨,喝令回营。

杨业在马上再一次回头,那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仰面朝天,是的,没有张重生……

这一年,大宋雍熙三年八月十七。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报道,请多多关照!谢谢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